【专题报道】找寻希望——《追风筝的人》作者、联合国难民署亲善大使胡塞尼探访地中海移民和难民

三年前的九月,叙利亚小男孩阿兰·库尔迪躺在土耳其海滩上的一张照片,让全世界伤心落泪。三年后,著名美籍阿富汗裔作家、联合国难民署亲善大使卡勒德·胡塞尼(Khaled Hosseini),带着以小阿兰为灵感的新书《海的祈祷》(Sea Prayer)走访了黎巴嫩和西西里,认真倾听地中海移民和难民的不幸经历。请听联合国新闻钱思文的报道。

胡塞尼出生于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父亲是一位外交官。15岁时,全家来到美国申请庇护。他以祖国阿富汗为背景所创作的小说《追风筝的人》、《灿烂千阳》和《群山回唱》畅销全球,影响巨大,他本人也于2006年获得联合国人道主义奖,并于同年开始担任联合国难民署的亲善大使。

【专题报道】找寻希望——《追风筝的人》作者、联合国难民署亲善大使胡塞尼探访地中海移民和难民
难民署图片/Paul Wu   2018年7月,联合国难民署亲善大使,著名小说《追风筝的人》作者胡塞尼来到意大利西西里,与部分横渡地中海来到欧洲的难民见面。

在黎巴嫩的一处非正式定居点内,胡塞尼见到了来自叙利亚的难民诺拉和她的两个年幼的孩子。为了给家人创造一份更好的生活,诺拉的丈夫默罕默德踏上了从土耳其前往希腊的危险航程,诺拉想要和他一起走,但是默罕默德却不同意。

诺拉:“我说我们是一家人,不管是生是死都要在一起,但我丈夫不同意,他说万一要是发生不测,眼睁睁地看着我们在他面前淹死,他受不了。他说,我自己去,如果真主保佑,我能安全抵达欧洲,那我们就祈求真主能让我们早日家人团圆,假如我真的死在路上,那也是主的旨意。”

胡塞尼表示,冒着生命危险横渡地中海,并不是一个轻松的决定。

【专题报道】找寻希望——《追风筝的人》作者、联合国难民署亲善大使胡塞尼探访地中海移民和难民
难民署图片/Andrew McConnell  13岁的玛娜坐在一辆卡车上,前往位于黎巴嫩贝卡谷地法伊达难民安置点的马铃薯田劳作。玛娜于2011年逃离了位于叙利亚伊德利卜的家。

胡塞尼:“他们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因为作为一个叙利亚难民,在黎巴嫩的生活十分艰难,经济相当拮据,大多数人都在苦苦挣扎,每天的生活费只有不到四美元。获得医疗服务非常困难,孩子所能得到的教育机会也极其有限,行动自由受到限制,这样的生活让人们失去了他们应有的尊严,让每一天的日子都异常煎熬,前往欧洲的决定,正是在这样严峻的情况之下才做出来的。”

他们都是普普通通的人,和你我一样,有希望、有梦想、有期待。我们永远不能忘记,在每一个冰冷的数字背后,都有一个人的故事,都有一个值得尊重,值得铭记的人的故事——《追风筝的人》作者、联合国难民署亲善大使胡塞尼

胡塞尼前去看望的另一位叙利亚难民比珊,在丈夫带着九岁的大儿子奥姆兰从土耳其乘船前往希腊的时候,小儿子努拉丁还在她的肚子里。如今已经两岁半的努拉丁,只在电脑屏幕上见过父亲的样子。

比珊:“他们真是九死一生。离开这里,是为了寻求更好的生活。大家都知道这一去路途艰险又漫长。我的孩子非常害怕,一直紧紧抱着他的爸爸,尽管爸爸还想要安慰他,指给他看大海有多美,告诉他就说就算有危险,只要游泳就行了。可是他们要在海上航行四个小时,这是非常危险的,万一发生什么问题,谁也没法在海里一直游上四个小时。只要一想到我的孩子,还有那么多的人在海上漂泊,我就觉得他们真的是死里逃生。”

眼下比珊和努拉丁正在等待,盼着能够通过家庭团聚项目,前往欧洲与丈夫和大儿子会合。他们离开之后的这两年零七个月,对比珊而言宛如噩梦一般,她无法忍受与丈夫和儿子分离的生活。

胡塞尼:“比珊告诉我,假如当时她知道会是这种结局,就根本不会让他们走,她会用双手圈住他们,把他们紧紧地锁在自己的怀抱里,哪怕是一分钟也不让他们离开。比珊问我,这样的情况还要持续多久,为什么她要做一个难民,她还要做多久的难民,什么时候才能回家。我觉得几乎每一个身在黎巴嫩的叙利亚人都在问着相同的问题,如果可以,他们都想重返家园。为了逃避暴力和迫害,为了一个更好的将来,人们把自己的至亲送上橡皮小船,送上渡海之旅,都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活过明天,真是让人触目惊心。”

在意大利的西西里岛,胡塞尼见到了来自利比里亚的18岁少年伊卜拉辛。在努力前往欧洲的途中,他曾经两次被利比亚的武装团体抓捕关押,在逃跑的时候还中了枪,伤口还在流着血的时候,他被送上了驶往欧洲的小船。

伊卜拉辛:“船上至少有130个人,偷渡客把妇女和小孩安排在船头,男孩和男人安排在船尾。因为身体虚弱,我一直在昏睡,直到驶进突尼斯海域的时候才醒过来。其他人告诉我,我们已经离开了利比亚的海域,现在是在突尼斯的领海了。在那一刻,我燃起了一点希望,因为我知道,哪怕是被突尼斯的海军拦下来,他们也会救我的命。船到意大利的时候,我心里想的不只是自己的伤势,而是开始思考未来,我的未来会是什么样,我在意大利的生活会是什么样,我要怎么融入社会,怎么学习,怎么才能像其他人一样,开开心心过正常的生活。就在那个时候,我不再悲伤绝望,晕头转向,我开始意识到,只有掌握知识,变得更加聪明,只有努力学习,尽早融入社会,我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每天醒来,睁开眼睛,就知道自己有机会重新开始,好好生活,所以从那一天开始,我每天早晚都努力学习,用了六个月就学会了意大利语。”

年轻的伊卜拉辛经历了难以想象的艰险,然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又是幸运的。因为有太多太多的人,在横渡地中海前往欧洲的途中不幸丧生。在西西里岛的卡塔尼亚,胡塞尼踏上了一片埋葬着这些遇难者的临时墓地。

胡塞尼:“大多数墓碑上都没有名字,只有一串数字,表示遗体发现的时间,还有一串代码,标明遗体被运上岸的地点,另外就是卡塔尼亚的字母缩写。没有一点痕迹能告诉你这个人是谁,来自哪里,家人在什么地方。只有零星的几处墓碑,被人放上了照片,写上了姓名和出生年月。走在这里真是令人百感交集,这片墓地在提醒着我们,为了寻求尊严,人们踏上的这段旅程有多么危险,多么绝望,为了逃离迫害、战争和贫困,这些踏上绝望之旅的人们,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全球范围内,目前只有不到1%的难民通过正式的途径得到安置。胡塞尼表示,国际社会需要扩大收容难民的空间,增加让人们重新开始生活,重新拥有未来的合法途径。

胡塞尼:“他们都是普普通通的人,和你我一样,和世界上的其他所有人一样,他们也有希望、有梦想、有期待。我们永远不能忘记,在全球数百万流离失所者这样冰冷的数字背后,在每一个这样的数字背后,都有一个人的故事,都有一个值得尊重,值得铭记的人的故事。”

钱思文,纽约联合国总部报道。

注:《海的祈祷》(Sea Prayer)是胡塞尼以阿兰·库尔迪为灵感所创作的作品,也是他献给成千上万为了逃避战火和迫害勇敢启程,却不幸葬身大海的难民的作品。目前这部作品已被翻译成30多种语言,将于今年九月在全球出版。作品的收入将捐赠给胡塞尼基金会和联合国难民署,用以帮助世界各地的难民群体。

由胡塞尼撰写前言的联合国难民署报告《绝望之旅》(Desperate Journeys)也已经在难民署网站上正式发布,报告通过数据和图表,详细地描绘了今年一月到八月期间,地中海移民和难民的境况。

新闻图片/视频来源:联合国网站

One thought on “【专题报道】找寻希望——《追风筝的人》作者、联合国难民署亲善大使胡塞尼探访地中海移民和难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