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与暴力杂志》:麦当劳命案并非全能神教会所为

享有盛誉的学术期刊《宗教与暴力杂志》的一份特刊驳斥了新兴宗教团体本身具有暴力性的观念,并指出2014年麦当劳餐厅女子被殴致死案不应归咎于全能神教会

《宗教与暴力杂志》:麦当劳命案并非全能神教会所为
张帆(Wikipedia

作者:马可·莱斯宾蒂(Marco Respinti)

新兴宗教(或称”邪教”)是否本身就带有暴力,或者是否比主流宗教更具暴力性呢?对于这个问题,迄今已有很多学术文献进行了探讨,而声誉卓著的学术期刊《宗教与暴力杂志》新近出版的特刊(其中有些文章可通过付费墙在线预览)可谓提供了完整的答案。该刊第6.3期由新兴宗教研究中心(CESNUR)主任、《寒冬》主编马西莫·英特罗维吉(Massimo Introvigne)做特邀编辑。本期的序言对新兴宗教(学者通常避免使用“邪教”一词,因其带有论断性和贬义性)与暴力的关系进行了分类说明。

序言中论述说,毫无疑问,新兴宗教团体要为某些暴力犯罪负责。首先,新兴宗教团体可能针对其成员实施暴力。例如,瑞典学者丽丝洛特·弗瑞斯克(Liselotte Frisk)在本期中讨论了瑞典新兴宗教团体“努特比费拉德菲亚”(Knutby Filadelfia)的案例。“2004年,该教派的一名女性成员被杀,一名男性成员身受重伤,另一名女性成员因多种罪行被判刑,其中一位牧师被认定犯有煽动他人罪。”

其次,新兴宗教团体可能对批评人士或离去的前成员施暴。该期刊提到了不同的例子,就在该期杂志出版几天后,印度新兴宗教团体”真神宫”(Dera Dacha Sauda)的领袖辛格(Gourmeet Ram Rahim)指使人杀害一名揭发该团体内犯罪活动的记者,被判罪名成立。第三,新兴宗教团体可能谋杀其他敌对宗教团体成员。阅读中国法庭作出的判决固然需要持谨慎态度,但该期刊仍提到2006年的一项法庭判决:中国新兴宗教”三班仆人”派包括创始人徐文库(1946-2006)在内的三名领袖因杀害20人被判处死刑并被处决;大多数被害者属于另一个新兴宗教团体—— 全能神教会。第四,新兴宗教团体可能对整个国家或社会采取暴力行动,例如1995年日本奥姆真理教制造的著名的恐怖袭击事件。

然而,该期刊认为,没有证据表明新兴宗教比传统主流宗教具有更普遍、更严重的暴力性。伊斯兰教恐怖袭击分子比新兴宗教恐怖袭击分子更多;卷入恋童案丑闻的天主教神父人数(即便该数字偶被夸大)比新兴宗教领袖和成员卷入人数更多。

有意思的是,该期刊还列出了针对新兴宗教的暴力事件的种类。有的新兴宗教团体成员被意见不同的教友杀害,针对新兴宗教的暴力袭击也可能是由反邪教行动导致的。例如,有些袭击山达基教徒或教会总部的人士提到,他们是因为观看了女演员利亚·雷米尼(Leah Remini)的反山达基电视节目而产生了对该教派的仇恨。2019年1月3日,一名少年闯入澳大利亚雪梨山达基教会总部,要”救”其母脱离该教会活动,并持刀行凶,导致山达基教徒一人死亡,一人重伤。该少年有可能受到了反山达基教的电视节目和反邪教行动的刺激。虽然新兴宗教团体的成员也遭到了敌对宗教分子的杀害,但因受政府迫害而死亡的人数最多,这一点,中国的法轮功和全能神教会的相关案例记载得相当详实。

该序言指出,最后还有一类是错误地归因于某新兴宗教团体而实际另有真凶的罪行。公元64年,尼禄皇帝(37-68)诬称基督徒纵火焚毁了罗马大部分地区(其实可能是他自行纵火,不过有些历史学家不同意此观点),自那以后人类历史上类似的政府行为绵绵不绝。该期刊中还列出了其他虚假指控的例子,其中一起著名案件涉及全能神教会。2014年,在山东招远麦当劳餐厅一名女售货员被殴致死,中国当局将此案嫁祸于该教会。

西方学者撰写的几篇文章均证实此案凶手属于另一个宗教团体。该团体虽然也用”全能神”来指代其两位女性领袖张帆(1984-2015)和吕迎春,视其为”一位神两个身体”,但这个团体与全能神教会毫无关系。全能神教会有不同的教义,认定另一个人为道成肉身的”全能神”。然而,中共利用此案为其持续迫害全能神教会开脱罪责,其铺天盖地的假新闻宣传大获成功,全世界约有两万家媒体重复中共的报道称全能神教会应当对该命案负责。

新兴宗教研究中心对此案之前已作过分析,但在《宗教与暴力杂志》的这期特刊中,马西莫·英特罗维吉又作了分析:中共重申全能神教会应当对此案负责,硬要把死的说成活的,因为张帆虽已被处决,但其妹张航和另一个”众长子”吕迎春尚在狱中。中共声称张航、吕迎春二人已成功接受了”再教育”,成了模范囚犯。中共媒体发布了二人的悔过书和采访报道,用以说明全能神教会要对麦当劳命案负责任。在中共监狱中接受过”再教育”的囚犯所说的话或许值得怀疑,但英特罗维吉分析了二人的声明之后,认为这些材料为西方学者的看法更加提供了佐证,证明全能神教会与该案毫无关系。

吕迎春和张航经过几年的”再教育”后,中共从她们身上得到的最有价值的证词是,二人均阅读过全能神教会的书籍。即便这是事实,也并不能证明二人是全能神教会的成员,因为事实上在中国境内发放了数以百万计的全能神教会书籍,许多教外人士也读过这些书。另一方面,二犯都毫不含糊地一再说明,其团体的核心教义就是张帆和吕迎春是神道成肉身。这一说法显然与全能神教会的教义水火不容,有尊严的全能神教会信徒都会认为她们这样的说法是触犯神、亵渎神的。

英特罗维吉得出的结论是,除了有关麦当劳命案的假新闻之外,中共没有多少理由来为其迫害全能神教会开脱罪责,反而因着迫害全能神教会而越来越受到国际机构和非政府组织的谴责。这也更加支持了该特刊的核心观点:虽然有的新兴宗教团体确有犯罪行为,但新兴宗教并不比其他宗教更具犯罪、暴力倾向,反而新兴宗教同样经常受到暴力侵害,包括遭受身体暴力和假新闻的道德暴力。

来源:寒冬 / 作者:马可·莱斯宾蒂(Marco Respinti)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