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的意大利避难申请举步维艰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的意大利避难申请举步维艰

克莉丝汀娜·卡尔瓦尼博士(Cristina Calvani)的毕业论文是国际上第一篇关于全能神教会难民的学位论文。日前,她与《寒冬》杂志一起探讨了全能神教会难民在意大利的法律境况,以及他们为什么总是难以获得政治庇护的原因。

马西莫·英特罗维吉(Massimo Introvigne)

2018年10月29日,克莉丝汀娜·卡尔瓦尼成功通过了论文答辩——《中国宗教庇护申请者在意大利:全能神教会个案研究》,从意大利佩鲁贾大学(University of Perugia)社会人类学专业博士毕业。卡尔瓦尼这篇相当于M.A.级别的毕业论文(达到这个级别的毕业生在意大利可以合法使用”博士”这个头衔)是国际上首次对全能神教会难民遇到的种种困难进行学术探讨。她的这份研究影响的不仅仅是意大利,因为来自中国的全能神教会难民在其他很多国家也常常遇到同样的问题。

意大利对庇护申请人的审理程序从所谓的”热点系统”和”寻求庇护和难民保护系统”(System of Protection for Asylum Seekers and Refugees)开始,虽然因为新的法律即将生效,现状将有所改变,这个程序很快就要成为过去,但可不可以请你解释一下审理程序是如何运作的?它为什么会受到批评?

意大利的难民收容受理程序分为两个级别。一级收容从庇护申请人踏上意大利领土的那一刻起立即执行。难民被带到一个叫”热点”的特定接待中心。热点系统是为面临重大移民潮的欧洲国家提供支援并缓解其压力而制定的。在热点接待中心,难民被很快确定身分、登记、采集指纹,并进行健康检查,同时,难民还会被告知他们享有的权利,当然也包括他们可以申请国际保护的权利。

二级收容的受理程序名为(或曾经名为)寻求庇护和难民保护系统(SPRAR),包括为难民提供的一系列设施,例如吃、住、法律咨询、语言与文化班、社交与就业引导,以帮助他们尽快自食其力。

不幸的是,热点系统和SPRAR系统常常无法完全发挥作用,这主要是因为掌握这些工作所需要的相关语言技能的人员太短缺。例如,这些中心没有做好接待乘机抵达意大利的中国人的准备。因为没有资金,本应由SPRAR的接待中心承担的工作转到非政府组织身上,但有时候申请庇护的人太多,非政府组织也应付不过来,这样的事常有发生。而且您刚才提到的新法案将进一步弱化SPRAR的作用,到时只有已经获得国际保护的人才可享受SPRAR提供的服务,而其他人则被送往普通的移民”接待中心”。

在你的毕业论文中,你提到了来自中国的庇护申请人所面临的翻译问题。这个问题严重到什么程度?

为了完成毕业论文,我作了一些采访,其中对非政府组织”A Buon Diritto”工作人员的采访中,他们谈到了在向中国庇护申请人提供帮助时遇到的诸多问题,而语言和沟通无疑是其中最关键的问题。他们给我举了一个具体事例,比如因为中文不好,,他们不得不使用谷歌翻译器。我们都知道谷歌翻译器翻译出来的东西并不是很可靠,翻译的结果常让人哭笑不得。比如,在英语和意大利语中,”asylum(政治庇护)”也有”mental hospital(精神病院)”的意思,谷歌就根据词义将其翻译成了精神病院。最后,全能神教会一位难民所说的”由于宗教信仰的缘故,我来意大利寻求庇护”被谷歌翻译成了”我来意大利找一家宗教精神病院”,确实非常滑稽,但同时,这也是意大利在处理中国人的宗教难民申请方面存在的不足中很令人担忧的一个问题。中国人来意大利申请宗教庇护是一个新现象,他们的到来之所以令意大利收容的各方面工作都措手不及,语言问题是主要原因。

你提到来意大利申请政治庇护的中国人越来越多,这种趋势很明显吗?

中国人在意大利申请宗教庇护是最近才出现的。不过,这股难民潮从2015年出现开始,人数就不断攀升。据联合国难民署(联合国的难民机构)《全球趋势报告》估计,寻求庇护的中国人总的来说从2010到2015年增长了5倍。尽管这一现象无法解释,但自2011至2016年,在意大利获得难民身分的中国人人数也有所增加,这清楚地表明意大利已承认这一事实。然而,最近的统计数据与这一趋势形成了巨大反差:在过去两年中,意大利领土委员会(Commissioni Territoriali,意大利负责审理国际保护的政府机构)拒绝了88%的中国人难民申请,这意味着每十个申请庇护的中国人当中只有一个获得某种形式的保护,结果申请庇护的中国人越来越少,可能是因为屡屡被拒,他们已经心灰意冷,宁愿非法滞留在意大利,也不再想申请庇护。事实上,2017年官方统计数据将中国人列入”其他”类别,仿佛他们是可有可无的一项。最近统计的这些数据确实很重要:在我采访过的律师当中,有些人已经注意到意大利领土委员会存在明显不足,并且认为委员会不愿深入探讨这些问题才是他们屡屡拒批庇护申请的主要原因;有些人认为某些方针政策才是真正的原因,因为政府人员普遍认为意大利已经有太多难民了。

相比从其他国家逃到意大利的难民而言,为什么意大利当局在受理中国人的庇护申请时会更加力不从心一些?

律师和非政府组织的工作人员在面对来自中国的寻求庇护者时会遇到更多难处,特别是2015年之前,也就是当局注意到第一波中国宗教难民潮涌进意大利之前,虽然有些中国人已在意大利获得了保护,但是负责受理庇护申请的相关部门对中国仍然知之甚少。事实上,对于亚洲难民,这些部门只知道巴基斯坦难民和阿富汗难民,并把他们看作是亚洲难民的代表,而且对这两个国家的文化、政治和社会背景也非常了解,但对全能神教会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幸好有学者对中国和全能神教会进行研究,现在情况已有所改观,但仍存在许多问题和误解。

对于因遭受宗教迫害而来到意大利寻求庇护的中国难民,非政府组织能起什么作用?

非政府组织在提供信息咨询服务和援助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我刚提过的非政府组织A Buon Diritto就是一个例子。这个协会总部设在罗马,在罗马市周边设立了几个信息咨询点,每天都有难民和移民上门求助,其中不乏寻求庇护的中国人。非政府组织常组织各种必要的活动,包括提供有用的信息(如关于获得国际保护的流程)和提供免费法律援助。他们还会提供心理辅导,以帮助人们克服过去的经历留给他们的心理创伤,这对于律师来说也很重要,可使得他们更加了解难民的遭遇进而帮助他们获得想要的国际保护。

从我统计的数据看,截至2018年10月底,全能神教会成员在意大利寻求庇护的有724人,仅次于美国和韩国。根据你准备学位论文期间所作的研究来看,是什么导致他们离开中国来到意大利的呢?

许多中国人因为他们的信仰的缘故在中国遭到迫害,所以逃离中国,来到海外寻求保护。全能神教会的难民普遍属于这种情况。全能神教会是一个基督教新兴宗教团体,被中国政府列入”邪教”名单。 《寒冬》的各位读者肯定知道,中国政府把它所定的”邪教”说成是危害社会和治安的”邪恶异教团体”并在中国将其禁止、取缔。虽然中国的现行体制公开承认宗教自由,保障宗教自由,但实际上中国政府却残忍地对待全能神教会信徒:信徒称,他们遭到迫害、逮捕和酷刑折磨。

为了逃避残酷的镇压,能自由地信神,这些难民甚至不惜离开家人。他们选择来意大利是因为意大利旅游签证相对容易过签。当然,要获得签证,首先得有护照。有的人因为警察不知道他们是全能神教会成员,所以可以拿到护照;有的人则使用化名,以前被抓捕的时候用一个名字,办护照的时候用另外一个名字。理论上,中国的指纹数据库和生物数据库应该可以防止出现这种情况,而实际运作起来并不那么完善。有的人想办法不走合法程序办理护照,因为众所周知,中国的腐败现象十分猖獗,愿意拿钱帮忙办理护照的工作人员比比皆是。

你能否解释一下,在意大利,庇护和”辅助性保护”有何区别?你在毕业论文中说全能神教会的成员起码应该获得辅助性保护,为什么?

在意大利,难民保护有三个类别:难民身分、辅助性保护和人道主义保护。其中人道主义保护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类别,已经被上个月通过的新法律废止。

第一类是难民身分,属于最高类别的保护,有效期为五年,保障难民在教育、就业及健康援助方面享有与意大利公民同等的权利。如果领土委员会裁决庇护申请者无法被认定为难民身分,但承认其活在恐惧中,如果被遣送回国则会面临被判重刑(包括死刑)或遭受酷刑的风险,可给予其辅助性保护。所有被认定属于”特别、临时、容易遭到伤害”等情况的人都可以获得人道主义保护,包括一些来自中国的全能神教会成员。不过,以后将不会再有人道主义保护了。

在我的采访中,不少律师很肯定地表示,全能神教会成员起码应该获得辅助性保护,因为一直以来,他们都发自内心地担心受到威胁并恐惧受到迫害,他们往往表现出对其他中国人的不信任,因为害怕别人向中国政府举报自己。这种恐惧感完全符合获得辅助性保护的条件。当然,针对全能神教会在中国遭受迫害的这种情况,律师首先考虑为教会成员申请难民身分。

每个寻求庇护的难民都要与领土委员会进行面谈。那么领土委员会是由哪些人组成?他们又是如何开展工作的?

与领土委员会的面谈是庇护申请程序中最关键的一步,因为这次面谈决定了庇护申请人能否获得国际保护。

2018年之前,领土委员会由四名成员组成:一名由内政部的当地代表(”Prefetto”)任命的内政部官员、一名警察、一名当地行政当局官员,还有一名是来自联合国难民署。但是领土委员会的这种架构使得它无法对难民的案件进行专业、类比的评估,因为委员会成员在这一方面疏于筹备。事实上,他们经常因为各种各样不正确的动因拒绝为庇护申请人提供国际保护。

从2018年7月起,一项新法律改变了领土委员会的组成结构:委员会仍由四名成员组成,不同的是,现在其中两名成员能胜任此项工作,而且是通过公开竞选后上任,另外两名成员分别来自联合国难民署和意大利内政部。

在我的采访中,律师们都异口同声地抱怨说,之前的领土委员会成员在与庇护申请人面谈时并没有彻底审查这些案件。律师们希望领土委员会的新架构最终能有助于解决这个问题。

为了解全能神教会难民的案件,你采访了哪些人?

我采访了几位对意大利全能神教会难民案件有深入了解的人,包括来自佩鲁贾市(Perugia)和罗马市的几位律师,罗马法院的法官,还有一些非政府组织的专业工作人士。我承认我的毕业论文存在局限性。我曾想采访全能神教会的成员,但未能如愿。我认为,这个问题本身也属于我掌握的原始材料的一部分。我确信,他们对别人缺乏信任感通常是因为害怕有人向中国当局举报、出卖他们。我打算继续调研这些难民,希望以后能有机会采访他们中的一些人。

据我统计,截至2018年10月,在意大利申请庇护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有724人,获得难民身分的只有69人。在你的毕业论文中,关于为什么这么多全能神教会成员的庇护申请都没有获批,你提到了四方面原因。现在我们一个一个讨论,详细说一说领土委员会拒绝这些难民申请的理由,以及你在论文中提出的批评意见,等等。

对佩鲁贾和罗马律师的采访结果表明,领土委员会拒绝全能神教会成员递交的大部分国际保护申请主要有四方面的原因。不过法院后来驳回了几份领土委员会作出的裁决,并授予了难民国际保护。那领土委员会当时为什么拒绝了这些申请呢?

第一个原因,领土委员会认为难民的个人经历不可信。但是,他们是如何得出这个结论的,这点很值得怀疑。领土委员会的裁决基于他们所掌握的所谓的原籍国信息(COI)中关于全能神教会的信息。许多领土委员会只参考由难民署管理的难民文献数据库Refworld里原籍国信息的相关内容。正常情况下,这是一个很好的数据库。但很不幸,正如学者们所证明的那样,在Refworld中那些关于全能神教会的信息已经过时,有些原籍国信息纯粹是照搬中共的宣传内容。

第二个原因,领土委员会经常强调,全能神教会的难民不了解自己的宗教信仰。我觉得这里存在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领土委员会再次把难民的回答与原籍国信息作比较,但原籍国信息全是对全能神教会教义的曲解。第二个问题,领土委员会成员受到自身源于西方人心态的宗教理念的影响,同时,许多意大利人只熟悉罗马天主教这一个宗教的事实也会制约委员会成员的想法。该教会相信全能神在我们这个时代来到人间,道成肉身成为一名女性,这样的神学理论对于一些领土委员会成员来说很难理解。

领土委员会说到的第三个原因涉及到寻求庇护的中国人获得的旅行证件。有些领土委员会认为,一直被中共警察追捕、控制的全能神教会成员能轻易取得护照,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这个拒批理由我们已经探讨过。

第四个原因,有些领土委员会认为,这些寻求庇护的中国人回到中国不会有特别大的危险。凡是对全能神教会有所研究的学者都不赞同这个观点。这些寻求庇护的人一旦回到中国,他们将遭到逮捕,甚至将面临更糟的情况。我们只能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某些领土委员会之所以拒绝这些庇护申请,是因为其成员疏于筹备,对审查工作常常很敷衍,从来没有深入探讨过相关的问题。

律师和非政府组织可以做些什么,从而提高全能神教会的难民在意大利获得庇护的机率呢?

首先,所有参与庇护申请程序工作的人都要熟悉有关全能神教会的学术文献,这会有所帮助。实际上,这些文献已经在发挥作用了。迄今为止,全能神教会成员在意大利的庇护申请确实只有9.5%获批,但其中大部分成功案件都是最近律师开始在他们代理的案件中运用最新学术文献之后才胜诉的。

我的采访同时还证明,这些寻求庇护者在抵达意大利时还需要专业医疗人员帮助他们鉴别酷刑伤痕,需要心理医生帮助他们鉴别因在中国遭受的迫害以及逃离中国过程中造成的心理创伤,还需要经验丰富的人类学家帮助他们适应中意两国之间巨大的文化差异。只有这样,律师和非政府组织才能提高庇护申请人注重自身遭遇的意识,这是获得国际保护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

来源:寒冬 / 马西莫·英特罗维吉 (Massimo Introvign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