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CC听证会:宗教人士在中国受打压 呼吁“特习会”谈人权

CECC听证会:宗教人士在中国受打压 呼吁“特习会”谈人权
CECC共同主席、众议员史密斯2018年11月28日接受美国之音采访(VOA)

华盛顿 — 美国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11月28日就中国的宗教自由情况举行听证会。委员会领导人对维吾尔族穆斯林、藏传佛教徒、法轮功修炼者等宗教群体在中国的处境表示关切。

CECC两位共同主席,参议员马可·鲁比奥与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共同主持了这场听证会。鲁比奥参议员表示,由中国共产党掌控的中国政府长期以来针对没有登记注册的基督教教会维吾尔族穆斯林、藏传佛教徒、法轮功修炼者以及其他宗教信徒实施严厉的政策。鲁比奥说,CECC保持着一个政治犯数据库,自这个数据库创建以来,已经发现有大约6千多个案例涉及个人因宗教原因被拘押的情况,目前有750多个仍在进行当中的案例(active cases)。

鲁比奥参议员表示,许多观察人士认为中国当今许多人面临着严重的打压浪潮。

“维吾尔族穆斯林被围捕并被扣押在营地里;藏族僧侣和尼姑被迫参加政治再教育的学习会;法轮功修炼者据报道被送往法律教育中心进行教化;教会被关闭、十字架被拆除,基督徒被骚扰并被关押。这些是习近平治下中国的日常现实,这另许多观察人士将当前的打压浪潮形容为自‘文化大革命’以来最严重的情况。”

聚焦新疆再教育营

这场听证会着重提到了新疆设立所谓的“再教育营”的问题。联合国一个专家小组认为,在新疆有多达100万名维吾尔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被关押在拘留中心,接受所谓的“再教育”。

以证人身份出席这场听证会的29岁维吾尔族女子米娜(Mihrigul Tursun)通过翻译说,她曾三次被中国当局关押,其中包括被关押在一个所谓的“政治再教育”营中。

米娜通过翻译说, 她在2015年被中国政府逮捕,她的孩子被带走。此后由于她的孩子生重病,米娜获得“假释”,她被告知她可以和她生病的孩子们在一起,直到他们的健康情况有所好转。但她的一个孩子随后在一家当地医院死亡。

米娜在证词中说,她在被关押期间遭到折磨、殴打和长时间连续审问。米娜说,她宁愿去死也不愿经历那些折磨。

她请求美国政府对维吾尔人提供保护。

米娜在证词中说:“请保护在美国的维吾尔人不受中国政府的威胁。请帮助世界各地那些一旦被迫返回中国就会被送入拘禁营的维吾尔难民。请采取行动拯救那些正在受到折磨的民众。”

对中共官员的制裁可能面临北京的报复

出席听证会的另一位证人,位于德国柏林的智库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访问学者、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国际网络政策中心(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s International Cyber Policy Centre)客座研究员萨曼莎·霍夫曼向美国决策人提出了一些相关建议。

霍夫曼说:“首先,为应对中共迫害宗教团体所做出的强有力的回应必须触及问题的核心。例如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等直接在新疆实施中共的所谓安全化政策的个人应该立即被制裁。然而制裁不应该终止于地方或区域政策的层面,因为这一问题实际的源头是一个显然由中央指示的更广泛的国家安全战略。”

霍夫曼还表示,那些参与建设中国“警察国家”的中国和国际企业也应被制裁。此外她认为西方国家的政府还应采取措施保护海外的中国民众不受中共各种形式的侵犯。

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日前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说,如果美国就有关侵犯人权的指称制裁其在新疆地区的高层官员,中方将“相应地”(in proportion)采取报复措施。他将中国在新疆的行动与美国军队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打击“伊斯兰国”做比较,表示中国抗击国际恐怖主义的努力被以“双重标准”看待。

崔天凯大使对路透社说:“你能想象如果一些负责对‘伊斯兰国’作战的美国官员被制裁吗?”

CECC共同主席、国会众议员史密斯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这是一个“完全错误”的比较。

史密斯议员说:“这是完全错误的比较。他们是否是恐怖分子这点非常重要。那些恐怖分子在实施犯罪前会被逮捕并被制服,如果他们实施了像我们在‘911’时看到的恐怖主义行为,他们会被追究责任。我们当时系统地追捕那些罪犯。也就是说,中国政府正在使用恐怖主义为借口。如果他们真的是恐怖分子,中国方面理应追捕他们。但用打击恐怖主义来进行大规模的监禁、恐吓并且根据《防范与惩罚种族灭绝罪行公约》(The Convention on the Prevention and Punishment of the Crime of Genocide)的定义,他们试图完全或某种程度上地伤害民众,这样的行为就是在进行种族灭绝。他们对维吾尔族穆斯林正在做的在当代几乎没有先例。”

鲁比奥参议员表示,中国可能的报复行为不会影响美国的外交政策和美国在人权问题上的承诺。

他说:“我们的底线是,我们不能允许我们自己的外交政策或在人权问题上的承诺由是否会遭到报复来决定。对我来说没问题。我的意思是,他们要报复对我来说没问题。这不应阻止我们做正确的事情并且呼吁大家关注这个问题。”

史密斯议员说,他与鲁比奥参议员分别在众、参两院推出了《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其中包括向总统呼吁动用《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并且制裁侵犯人权的个人。

当被问及这项法案能否在本届国会会期结束前获得通过时,史密斯议员表示,他们将努力推动这项法案获得通过。

他说:“我们会努力。如果我们今年完不成,我们明年会继续开会推动这项法案通过。”

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本月初就中国人权纪录举行的审议会上,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批评西方国家对大批新疆穆斯林被关押的指控是“罔顾事实”。他说所谓的“再教育营”是基于“反恐斗争”的需要而建立的。

乐玉成还警告说,“任何国家都不能垄断民主和人权的定义和标准,更不能将自己的标准强加于人。”

特习会谈人权?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本周末将在20国集团峰会期间举行会晤。美中两国的经贸争端预计将是双方领导人会谈的一个重点议题。史密斯议员对美国之音说,他希望特朗普总统能主动地向习近平提出人权方面的问题。

他说:“我不仅希望特朗普总统提及人权问题,我希望他非常非常主动地提出这些问题。奥巴马总统八年执政期间面对中国问题时都软弱且优柔寡断地扭头看向别处。我不想也有人对现在这位总统说同样的事情。他在贸易问题上很强硬,对总统来说,现在是对侵犯人权的问题非常强硬的时候了。有人说这和贸易有什么关联?你觉得我们可以指望那些不尊重他们自己民众的人尊重版权和知识产权吗?”

图文来源:美国之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