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佤邦打压基督教,或因中国授意防范西方势力

缅甸佤邦打压基督教,或因中国授意防范西方势力
云南沧源佤族自治县与缅甸佤邦毗邻,城内很多物业为佤邦高层所拥有。(2015年3月6日,美国之音朱诺拍摄)

据缅甸媒体《伊洛瓦底》(Irrawaddy)报道,今年9月份以来,缅北佤邦政府相继拆除了首府邦康城内的一些基督教堂,并拘留了部分宗教人士。分析人士认为,佤邦此举可能是得到了中国方面的授意,旨在防范西方势力对中国边境地区的渗透。

限制基督教

据悉,佤邦政府于9月初发布了一份声明,发动所有军政官员对佤邦境内基督教会人士的活动及其意图进行调查,强调将惩罚任何支持传教活动的地方干部,禁止建立新的基督教堂,禁止基督教会再发展新成员,并要求现有教会的牧师和员工必须是本地人,不能有外国人。

佤邦政府发言人尼让(Nyi Rang)在接受《伊洛瓦底》采访时表示,这一决定旨在防止宗教极端主义势力破坏地区的稳定。佤邦联合党中央委员会是在本月初举行的会议上做出的这项决定,决定还包括:不允许在学校内教授宗教课程,限制佤邦地区的教堂数量,并拆除1992年以后未经官方批准建造的教堂。

尼让表示:“我们地区的法律不允许人们未经许可建立教堂”,那些被拘留的人士是犯有违法行为的宗教极端分子,他们将新入教的信徒限制在教堂内,不允许他们回家。一些基督教团体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视频,谴责佤族人的其它信仰,让佤族民众感到气愤。

中国因素

佤邦位于缅甸东北部,与中国云南省的沧源、西盟两个佤族自治县相毗邻,境内主要民族佤族为中缅边境的跨境民族。佤邦联合党及其所属军队“佤联军”(UWSA)是上世纪80年代末期缅甸共产党瓦解时分离出来的地方势力,是缅北最大的一支少数民族武装,在经济上、政治上都与中国有着紧密的联系,而基本不受缅甸政府的管控。

佤族是长期生存在中缅边境地区阿佤山中的山地民族,其信仰主要为原始宗教,少部分人跟随山下的傣族人信奉了上座部佛教(南传佛教)。上世纪20年代,美国浸信会的传教士开始在缅甸传教,并逐渐通过缅甸向云南传播。在阿佤山地区,美国传教士发明了拉丁化的佤族文字,并用这种文字印刷了《圣经》等基督教书籍。

瑞典媒体人、缅甸问题专家林特纳(Bertil Lintner)在香港《亚洲时报》(Asia Times)上发表了题为“中国为什么害怕缅甸基督徒”的文章。他表示,佤邦政府的举动引发了广泛的讨论和猜测,佤邦政府很可能得到了中国的授意,一方面通过挤压西方非政府组织而巩固中国在缅甸和平进程中的垄断性地位;另一方面,防止西方特工人员假扮成传教士进入中缅边境地区。

曹三强牧师案

林特纳在文章中提醒,佤邦禁止基督教事件与不久前中国判处曹三强(John Cao)牧师非法越境案件在时间上非常巧合。曹牧师居住在美国的北卡罗莱纳州,曾在中国参与地下教会运动,后来常年在缅甸佤邦从事支教和传教活动。2017年3月,他在中缅边境被捕,今年4月以“非法越境”和“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等罪名被云南地方法院判处了7年有期徒刑。

自2013年开始缅北支教活动起,曹牧师在佤邦帮助建立了16所学校,可以容纳2000多名学生。对于曹牧师被捕判刑的事件,中国基督教的网站和论坛上至今仍能找到一些中国和缅甸信众的讨论。相当一部分人表达了对曹牧师勤俭和无私品德的敬佩,有人向居住在美国的曹牧师妻子和两个孩子表示慰问,也有人质疑逮捕曹牧师或许另有原因。

云南与佤邦交界地区的“偷渡”活动十分普通,每天都有大量的两国边民往来,边境地区的百姓普遍认为,只要不涉及毒品或走私等犯罪活动,从小道进出国境根本不算个问题。曹牧师曾经多次往返中缅地区,在佤邦也有良好的口碑,谁也想不到会抓他。

中国防范渗透

林特纳在文章中指出:“中国有理由怀疑阿佤山地区的外国传教士,尤其是那些与美国有关联的人。”他列举了几位在当地传教的教会人士及亲属,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为阻止共产主义运动向缅甸扩散,以及监控金三角地区的毒品走私活动,他们曾与美国中央情报局和美国缉毒署合作。

林特纳表示:“可以肯定的是,在对缅甸和平进程施加影响的竞争中,中国成功地挫败了大多数西方非政府组织和其他西方赞助的组织。很多缅甸问题的观察家认为,现在,中国将宗教团体视为影响力更大的潜在对手。”中国不希望美国的宗教人士在佤邦活动,北京似乎想要将自己对付基督教的手段输出到缅甸境内。

图文来源:美国之音网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