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府逼迫和酷刑折磨全能神教会成员

中共政府逼迫和酷刑折磨全能神教会成员
华盛顿部长会议关于中国的边会嘉宾

美国国务院在华盛顿举行了推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在2018年7月23日关于中国的边会上,姜桂梅女士讲述了她的见证。

姜桂梅

全能神教会成员

我叫姜桂梅,化名真情,今年38岁,1997年加入全能神教会。因着信仰我被中共政府警方抓捕,之后我遭到长达一个半月的酷刑折磨,并被劳教两年。 2010年获释后,中共政府仍继续调查、搜捕我,因此我被迫逃亡长达数年。下面是我的经历。

因信仰被抓捕、遭酷刑

2008年7月31日,因为信全能神,我和两个姊妹在作教会工作时被中国黑龙江省鸡西市公安局警察抓捕。警察告诉我,我已经被他们监控、跟踪半年了。他们说,信全能神就是犯法,我是国家重点打击和抓捕的对象。

到了公安局,两个男警逼我说出教会钱财和其他弟兄姊妹的下落。我不吭声,他们就猛扇我耳光,用拳头捶我的头和脸,拽我的头发让我在地上转圈,用力踢我使我痛得趴在地上,残忍地按压我的食指和中指之间的指压点。他们甚至强迫我「开飞机」,就是半蹲着身子,两手臂向前平伸,一旦我不能保持那个姿势,他们就会对我痛打一番。就这样从中午一直折磨我到晚上八点,我被打得头脑麻木,嘴唇肿胀、裂开,浑身肿胀,疼痛难忍。警察继续逼问,见我还是不说,其中一名警察像疯了一样,抄起一拖把,用木柄朝我全身一顿乱打。他还用木柄使劲打我的头以至于木柄被打断成三节,我被打得昏死过去。之后,警察用凉水把我浇醒,又用笤帚柄抽打我已肿胀的胳膊,直到凌晨两点多,他们打累了才停手。我趴在地上,不能动弹。我感觉很软弱,不知道第二天还会面对什么样非人的折磨,恐惧感阵阵袭来,我只能在心里不停地向全能神祷告。

第二天上午,我想去上厕所,但是我的腿失去了知觉,根本动不了。我只能用双手扶着墙支撑自己,然后一点一点地挪动。当我到厕所的时候,摸一下自己的头顶,感觉到有软软的东西,头骨里淤积的液体顺着我的额头和脸部流下来。我看到自己浑身黑紫,左腿的腿后腱高高鼓起,胳膊和大腿上也硬得像石头一样,我感到很疼痛,都不敢去碰。我意识到自己受伤很重。当天下午,一个警察用高压电警棍电击我,并且对我不停地拳打脚踢,我浑身又麻又痛,趴在地上几乎无法动弹,空气中弥漫着头发被烧焦的气味。警察边用力踢打我边吼叫着说:”国家有令,信全能神的人打死白死!今天是我们共产党掌权,我们就要往死里整你们!”他们一直折磨我到凌晨。那时,我心里只有一个信念:全能神若不允许我死,就是只剩一口气我也能活下去。

8月2日,两名警察用一个黑色罩子将我的头罩住,然后将我拖进一辆警车。他们把我带到深山上一栋二层小楼里,在那里我见到跟我同一天被抓的其他几个姊妹,我们被关在不同的房间里,警察一天三班倒24小时监视着我们。

8月3日晚上,警察开始审讯我,他们用电警棍电击我,并且轮番对我拳打脚踢,折磨我半个晚上。期间,我也听到隔壁传来姊妹们被酷刑折磨的尖叫声,她们的尖叫声持续了整个晚上。

我的心都碎了

8月4日,我听说一个姊妹差点死了,因着忍受不了酷刑折磨,她割破自己的手腕想一死了之。当我听到她的情况时我的心都碎了,我就祷告全能神,恳求神帮助她,加给她力量。那天晚上,两个警察轮流殴打我好几个小时,又用粗布条把我的手铐绑在高高的暖气管上,我的整个身体几乎悬挂在半空中,手铐上的锯齿扎进肉里,双手的血管憋胀得像要爆裂开一样,我疼得浑身冒汗。警察一会儿把布条松一点,一会儿又拉上去,手铐的锯齿一次一次地扎进肉里,就这样被吊了好几个小时,结果我的两只手腕上都被扎出血淋淋的口子,太残酷,太没有人性了。之后,他们把我放下来,一个警察又硬把一瓶芥末油灌进我嘴里,我呛得快要窒息了,这样没有人性的酷刑折磨一直持续到凌晨2点。

8月5日,我被送往看守所,因浑身受伤,我走路都困难。警察还每隔一两天就来提审我一次,继续毒打我,用腰带扣夹我的手指,并把拇指放到我的锁骨下面,其他手指放到我的锁骨上面,用手指使劲抠我的锁骨。他们想尽办法逼我出卖教会和弟兄姊妹、逼我放弃信仰。我每天都生活在难以想像的压力和恐惧中。每当听到我所在监室的铁门响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地浑身发抖。在看守所的52天比5天的酷刑折磨更为难熬。

被判劳教两年

9月中旬的一天,鸡西市公安局给我扣上“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没有走任何法律程序就直接判处我两年劳教。他们口头通知了我的家人。那个时候我的家人才知道我被中共政府抓捕。

2008年9月,我被押送到黑龙江省女子劳教所里。那里的警察告诉犯人我是信全能神的,常常指使犯人打骂我。我每天被迫高强度劳动十几个小时,晚上还得值三个小时的夜班。在那里要想平安地度过每一天真的是不容易。我只能在被窝里流着泪向全能神祷告,思念全能神的爱。正是从全能神获得的力量才使我坚持活了下来。

2010年5月,我被释放出狱。警察要求我定期去当地派出所报到,如果发现我还信全能神,抓住还要判重刑。为了能够继续信神,我被迫离家逃亡,在中国各处躲藏。

逃到美国继续信神

2016年,因为全能神奇妙的安排,我逃到美国。生活在美国,我不再担心因信全能神而被中国警察抓捕,我可以告诉任何人我是信全能神的。美国的自由使我有信心见证全能神奇妙的作为,我很开心,也很感恩!我真诚地希望有更多的正义之士都来密切关注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在过去、今天受到迫害的事实。我真诚地希望那些有能力的人能够帮助他们,保护他们,并为他们提供信仰自由。谢谢!

图文来源:寒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