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议会2018年10月4日有关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大规模任意拘留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问题的决议

欧洲议会2018年10月4日有关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大规模任意拘留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问题的决议
DILIFFCC BY-SA 3.0

欧洲议会
2014-2019

通过的议案
临时版

P8_TA-PROV(2018)0377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人被大规模任意拘留

欧洲议会2018年10月4日有关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大规模任意拘留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问题的决议(2018/2863(RSP))

欧洲议会

– 考虑到议会先前关于中国情况的诸多决议,特别是2009年11月26日就中国问题的决议:少数民族人士的权利以及死刑的运用¹, 2011年3月10日就喀什(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局势和文化遗产的决议²,2017年7月6日关于诺贝尔奖得主刘晓波和李明哲案的决议³,2016年12月15日关于色达喇荣佛学院和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案的决议⁴,以及2018年9月12日关于欧盟—中国关系的决议⁵,

– 考虑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6条规定所有公民享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以及第4条规定维护「少数民族」的权利,

– 考虑到2003年启动的欧盟-中国战略伙伴关系以及2016年6月22日欧盟委员会和欧盟对外事务部(EEAS)向欧洲议会和欧洲理事会提交的题为《欧盟对华新战略要素》的联合通报(JOIN(2016)0030),

– 考虑到2018年7月9日至10日在北京举行的第36次欧盟—中国人权对话,

– 考虑到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于2018年9月10日在第39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发言,表示她对「再教育营」问题深感不安,并要求中国政府允许独立调查员进入该地区,

– 考虑到联合国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WGEID)于2018年5月向中国政府寄出的近期一般性指控信,信中工作组对局势持续恶化以及维吾尔人被任意拘留人数增加的问题表示非常担忧,

– 考虑到1966年12月16日制定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 考虑到1948年制定的《世界人权宣言》,

– 考虑到欧洲议会的议事规则第135(5)和第123(4)条,

A.鉴于欧盟承诺在其对外事务中坚持促进和尊重普世人权、民主法治的价值观,中国也表示愿意在自身发展和国际合作中坚持这些价值观,因而促进及尊重普世人权、民主和法治在欧盟和中国的长期关系中应始终处于核心地位;

B.鉴于自从习近平担任国家主席以来,中国的人权状况进一步恶化,政府加大对和平异议、言论自由、宗教自由以及法治的敌意行为;

C.鉴于居住着约1100万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人的新疆形势急剧恶化,因为对新疆的绝对控制已被提升为最高优先级,而在新疆定期发生的恐怖主义袭击事件或所谓的与新疆相关的维吾尔族人的恐怖袭击事件也造成了许多新的问题;

D.鉴于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引用统计数据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可能有数万甚至百万维吾尔族人因「打击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的名义而被关押,但他们并没有被起诉任何罪行也从未经过法庭审判;鉴于这将是当今世界对少数民族人口的最大规模监禁;

E.鉴于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也表示,有充分证据表明,新疆地区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以穆斯林为主体的少数民族均遭到任意拘留、酷刑折磨,其宗教活动和文化受到极其严重的限制,此外,数码监控系统已无处不在,通过面部识别摄像头、手机扫瞄、DNA采集以及大量到处侵扰的警察,他们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受到了监控;

F.鉴于有报告称,被拘留者的关押环境条件恶劣,他们遭受到政治灌输,如强制性的爱国主义课程,并被迫谴责其本人的种族和宗教认同;鉴于最近有报告指出羁押中有人死亡包括自杀;

G.鉴于报告显示因父母双方或仅仅一方被任意关押在拘留营中,成千上万名儿童与父母分离,现被关押在拥挤不堪的孤儿院;

H.鉴于2018年8月13日在日内瓦举行的联合国听证会上,联合国专家指控中国在新疆西部地区的「再教育」营里关押维吾尔族穆斯林,中国代表团当时否认了这一指控,然而,有各方面证据证明新疆在建设和改造「再教育」营;

I.鉴于一些外国记者被施压,不许报道维吾尔族人权和使用拘留营等敏感问题,他们有时会被拒绝续签记者证;

J.鉴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是世界上对人口监视最严密的地方;鉴于新疆省级政府又新招募了数万名保安人员;

K.鉴于中共通过「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IJOP)收集新疆居民的信息,该平台还存储每个居民的消费习惯、银行活动、健康状况和DNA资料;鉴于新疆地区的穆斯林被强制要求在手机上安装间谍软件,并且不安装此应用程序被定为违法行为;

L.鉴于第一手证词和可信的学术研究表明中国有意针对与海外人士有联系的维吾尔人和有宗教信仰的维吾尔人;

M.鉴于海外维吾尔族人遭到施压被迫返回中国,而这常常受到东道国的支持;鉴于中国驻外使馆拒绝为许多维吾尔人续签护照,导致他们的工作和学习不稳定;

N.鉴于中国政府一贯拒绝联合国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和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以及其他联合国特别程序委员会派遣独立调查人员到新疆的要求;

O.鉴于维吾尔族经济学教授伊力哈木·土赫提于2014年1月被拘留后又于同年9月23日以「分裂国家」罪名被判终身监禁;鉴于他的学生中有七人因涉嫌与土赫提先生合作也遭拘留并被判处三至八年有期徒刑;鉴于伊力哈木·土赫提一直拒绝分裂主义和暴力,并在尊重维吾尔文化的基础上寻求和解;

  1. 深切关注各少数民族,特别是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所遭受的日益恶化的高压统治,并对宪法赋予他们的文化表达和宗教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和平集会与结社自由的权利遭到附加限制的问题深表担忧;要求中国当局尊重这些基本自由;
  2. 呼吁中国政府立即停止大规模任意拘留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成员,关闭所有再教育营和拘留中心,并立即无条件释放被拘留者;对有关再教育营内条件恶劣、施以酷刑和在押人员死亡的大量指控深表关切;提醒中国当局,再教育机构没有法律依据;
  3. 感到震惊的是,据报道,穆罕默德·萨利赫·阿吉(Muhammad Salih Hajim)、阿卜杜勒赫德·买合苏力(Abdulnehed Mehsum)、艾汉‧麦麦提(Ayhan Memet)等维吾尔族老人、学者和社区领袖在拘留营中死亡;
  4. 表示深切关注中国为保证对该地区「全面监控」而实施的一系列措施,在主要城区安装中国的「天网」电子监控系统,在机动车辆中安装全球定位系统(GPS)跟踪器,在检查站、火车站和加油站使用面部识别扫瞄仪,以及新疆警察部队为进一步扩大中国DNA数据库而进行的采血行动;
  5. 强调政府的管控和强制性大量收集公民数据行动主要是针对和影响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和其他少数民族,这违反了国际法中禁止歧视的规定;
  6. 敦促中国政府向有关家庭公布在新疆被强行失踪之人的全部细节,包括其姓名、下落和现状;
  7. 深切关注中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怖主义法》(2015年)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这两个法规对于恐怖主义行为定义过于宽泛;因此,呼吁中国明确区分和平异议和暴力极端主义;
  8. 再次呼吁中国政府立即无条件释放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和其他所有仅仅因和平行使言论自由权而被拘留的人,并呼吁中国在释放他们之前确保他们能不受限制地与家人和自己选择的律师经常见面;此外,呼吁中国根据欧盟于2018年7月9日至10日在北京举行的第36次欧盟-中国人权对话期间提出的要求,释放艾利·马穆特(Eli Mamut),海来提‧尼亚孜(Hailaite Niyazi),买买提江.阿卜杜拉(Memetjan Abdulla),阿卜杜合力力.祖农(Abduhelil Zunun)和阿布都克里木·阿不都外力(Abdukerim Abduweli);
  9. 敦促欧盟委员会副主席即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欧洲对外事务部和欧盟成员国密切注视新疆不断变化的人权动向,包括中国政府加大对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镇压情况,并强烈要求中国政府最高层结束侵犯人权的残暴行为;
  10. 呼吁中国当局允许记者和国际观察员自由、畅通无阻地进入新疆;
  11. 重申欧盟及其成员国从领导层等方面向中国当局提出新疆侵犯人权问题的重要性,这符合欧盟在诸如年度人权对话和即将举行的欧亚首脑会议等对华关系中的承诺,即表达有力、明确和统一的意见;
  12. 表示深切关注中国当局在海外骚扰维吾尔人的报道,中国当局利用拘留其家人等手段,企图迫使他们举报其他维吾尔人,强迫他们返回新疆或对新疆的局势保持沉默;
  13. 支持德国和瑞典考虑到所有维吾尔族、哈萨克族或其他突厥穆斯林回中国将面临任意拘留、酷刑折磨或其他虐待的风险而决定​​中止将其遣返回中国的行动,并呼吁所有其他欧盟成员国也效仿并加速审批面临被强行遣返回中国危险的突厥穆斯林的庇护申请;更呼吁欧盟成员国酌情援引国内法调查中国政府对流散在欧洲的突厥穆斯林群体的恐吓行为;
  14. 提醒中国签署各种国际人权条约后应履行的人权义务,并因此再次强调中国应该履行这些义务;
  15. 委托议会主席将该决议转交给欧盟委员会副主席即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欧洲理事会、欧盟委员会、各成员国政府和议会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文章来源:寒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