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方济各:中国的主教由我来任命

教宗方济各:中国的主教由我来任命
Alfredo Borba – CC BY-SA 4.0

教宗接受记者提问时,他声明他会对和中国签署的协议负责,任命主教他有最终决定权。

9月25日,教宗方济各从爱沙尼亚飞回罗马,在飞机上他回答了一个有关中国的问题。这次的采访有助于人理解教宗方济各写给中国和世界天主教教友们的信,敦促双方在签订协议后进行调解与合作。

有记者问:”三天前,梵蒂冈和中国签署了一份协议。您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协议的其他内容吗?为什么一些天主教徒,特别是陈日君枢机指责您向中国政府出卖了教会?”

教宗方济各给出详细答覆,值得全篇引用:

“这是一个持续多年的进程,一个梵蒂冈委员会和中国委员会就主教任命问题的对话。梵蒂冈团队非常努力,我想点几个人的名字:克劳迪奥·玛利亚·切利(Monsignor Claudio Maria Celli )大主教耐心地与中国对话了多年,还有葛拉齐奥西(Gianfranco Rota Graziosi)蒙席,这位七十二岁谦逊的教廷官员想到堂区作本堂司铎,却为推动这一进程留在了教廷。还有圣座国务卿帕罗林( Parolin)枢机,他是一位十分虔诚的人,做事一丝不苟:他钻研所有的对话文件,甚至连分号、逗点、提示都不放过。这让我非常放心。具备这样素质的团队向前推动了对话。一般情况下,达成和平协议,双方都要失去一些东西。这是规律,是对双方而言的。我们向前走两步、退一步,向前走两步、退一步。然后,几个月我们双方都没有对话。随之,中国的时候到了,天主的时候也到。凡事慢慢地来,这是中国人的智慧。我们一个接一个地研究处于困境的主教们。我在书案前阅读了他们每个人的卷宗。我负责签字。至于协议,草稿反馈给我,我提出了我的想法,然后大家讨论,取得了进展。我想到了会有人反对,也想到那些受难的天主教友们:的确,他们还要受难。签订协议的过程中总是有痛苦,但他们的信心很大。他们给我写信,传来消息告诉我圣座说的、伯多禄说的就是耶稣说的。今天这些人仍然保持着殉道者般的信心。他们的信心很大。我在协议上签了字,我在全权代表的信上签了字。我是负责人,其他人已为此工作了十几年了。这不是即兴之作,而是一段真正的历程。在这里我想说一件简单的轶事,也是一个历史事实:当前教廷大使的著名文件(前圣座驻美国大使维加诺阁下攻击教宗方济各)发表时,世界各国主教都给我写信,告诉我他们支持我,他们为我祈祷。中国忠诚的教友们给我写信,信是’传统天主教’的主教和’爱国’天主教的主教共同签名的,连同他们的众教友们。对我来说,这是来自于天主。

然后,我们不要忘记,在拉丁美洲,三百五十年的时间里是葡萄牙和西班牙国王任命主教。我们不要忘记奥匈帝国的例子。感谢天主,其他的时代不会重演这样的悲剧。现在达成一致的是关于候选人的商讨,但由罗马任命,由教宗任命,这是清楚的。让我们为那些不明白这一点而受苦的人或者曾经长期处于’地下生活’而受苦的人祈祷。 ”

这里有三点值得注意。首先,教宗声称他对该协议负责任,他没有被狡猾的外交官”误导”。其次,他没有透露该秘密协议的内容,但坚持声明他对任命中国主教有最后的决定权。第三,他告诉评论家圣座与世俗政府就主教任命进行谈判的协议不是”前所未有的”,其实历史上有一些先例。

文章来源:寒冬 / 马西莫·英特罗维吉(MASSIMO INTROVIGN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