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但与耶和华神的对话

(伯1:6-11)有一天,神的众子来侍立在耶和华面前,撒但也来在其中。耶和华问撒但说:“你从哪里来?”撒但回答说:“我从地上走来走去,往返而来。”耶和华问撒但说:“你曾用心察看我的仆人约伯没有?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撒但回答耶和华说:“约伯敬畏神,岂是无故呢?你岂不是四面圈上篱笆围护他和他的家,并他一切所有的吗?他手所做的都蒙你赐福;他的家产也在地上增多。你且伸手毁他一切所有的,他必当面弃掉你。”

(伯2:1-5)又有一天,神的众子来侍立在耶和华面前,撒但也来在其中。耶和华问撒但说:“你从哪里来?”撒但回答说:“我从地上走来走去,往返而来。”耶和华问撒但说:“你曾用心察看我的仆人约伯没有?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你虽激动我攻击他,无故地毁灭他,他仍然持守他的纯正。”撒但回答耶和华说:“人以皮代皮,情愿舍去一切所有的保全性命。你且伸手伤他的骨头和他的肉,他必当面弃掉你。”

这两段话是神与撒但的对话,在这两段话中记载了神说了什么、撒但说了什么。神说的话多不多?(不多。)不多,很简单。我们能不能从神简单的话当中看见神的圣洁呢?有的人会说“这不容易”。那我们从撒但的回答当中能不能看见撒但的丑恶呢?(能。)那我们就先看耶和华神问了撒但一句什么样的话?(“你从哪里来?”)这话直不直接?(直接。)有没有隐含的意思啊?(没有。)就是一句问话,没有任何的存心与掺杂。如果我问你们:“你从哪里来呀?”你们会怎么回答呢?很难回答吗?你们会不会说“我走来走去,往返而来”呢?(不会。)你们不会这么回答,那当你们看到撒但这样回答神的话,你们是什么样的感觉呢?(感觉撒但很荒唐,很诡诈。)有这样的感觉?你说我的感觉是什么?我每次看到这句话我就感觉恶心,你们恶不恶心?(恶心。)为什么恶心呢?因为这话不是话啊!它回答神的问话了吗?(没有。)为什么呢?它这话不是回答,没结果,是吧!不是针对神的问话的回答。你说“我从地上走来走去,往返而来”这一句话你听明白什么了?听明白了吗?那到底从哪儿来呀?撒但从哪儿来的你们得着答案了吗?(没有。)这就是撒但诡计的“高明”之处,让谁也听不出来它说的是什么。你听完这句话都听不出来它说的是什么它就回答完了,它可能还认为它回答得很完美,那你感觉怎么样呢?恶不恶心呢?(恶心。)恶心吧!现在开始恶心这句话了。撒但说话它不直说,让你摸不着头脑,摸不着根源,它是带着存心、带着诡计说话,就是受它的实质、它的本性的支配,撒但这话不是它考虑多长时间说的,它是自然流露的。你一问它从哪儿来,它就用这一堆话答对你,“它到底从哪儿来的呢?”让你感觉百思不得其解,总也不知道它从哪儿来。你们中间有没有人这样说话啊?(有。)这是什么样的说话方式呢?(模棱两可,不给一个准确的答案。)该用什么样的词来形容这样的说话方式呢?声东击西,混淆视听,是吧!有些人说话就是这样,你问他:“你昨天去哪儿了?我昨天看见你了。”他也不直接回答你说昨天去哪儿了,他说“昨天一天啊,可累了!”他回答你的话了吗?那不是你要的答案,是不是啊?这就是人说话技巧的“高明”之处,你总也摸不着他的意思,摸不着他说话的根源、存心,你不知道他的心,因为他自己心里有故事,这就是阴险。你们是不是也常常这么说话呀?(是。)那你们的目的是什么?是不是有时候为了保全自己的利益,有时候为了保全自己的地位、自己的形象、自己私生活的秘密、自己的脸面?反正都与利益分不开,都与利益挂钩,是不是啊?这是不是本性啊?(是。)那凡是有这样本性的人是不是与撒但就是近亲哪?可以这么说,是吧!总的来说这是让人很反感、很厌恶的表现,你们现在也觉得恶心了,是不是?(是。)这就代表撒但的诡诈邪恶。

再看下一段,撒但又回答耶和华一句话,它说:“约伯敬畏神,岂是无故呢?”它开始攻击耶和华对约伯的评价了,这个攻击是带有敌意的。“你岂不是四面圈上篱笆围护他和他的家,并他一切所有的吗?”这是撒但对耶和华在约伯身上作事的一个认识、评价,它是这么评价的,它说:“他手所做的都蒙你赐福;他的家产也在地上增多。你且伸手毁他一切所有的,他必当面弃掉你。”撒但向来说话模棱两可,但是在这儿它说了一句肯定的话,这句肯定的话是对耶和华神、是对神自己的一个攻击、亵渎与对抗,它这堆话你们听了怎么样?有没有反感?(有。)能不能看见它的存心?首先,它否认耶和华对约伯的评价——敬畏神远离恶,然后,它对约伯所说所做的对耶和华的敬畏提出了否认。这是不是它在控告啊?撒但在控告,在否认,在怀疑耶和华所作的、所说的,它就是不相信,说“你说是那么回事,我怎么没看见呢?你那么赐福给他,他能不敬畏你吗?”这是不是对神所作的一个否认呢?控告,否认,亵渎,这话带不带有攻击性啊?这话是不是撒但心里所想的一个真实的表达呢?(是。)这些话可不是刚才“我从地上走来走去,往返而来”那句话的实情了,跟那句话完全不一样了,通过这一句话,撒但把它心里所想的对神的态度、对约伯敬畏神的恨恶完全表现出来了,这个时候它的恶毒、它的邪恶本性完全暴露出来了。它恨恶敬畏神的人,恨恶远离恶的人,更恨恶耶和华赐福给人,它想借着这个机会来毁坏神一手带领大的约伯,想毁了他,就说“你说约伯是敬畏你、远离恶,我看不然”。它用各种方式来激怒耶和华,来试探耶和华,也用各种方式让耶和华神把约伯交在它手中,让它任意摆弄,让它任意残害,也让它任意对待,它想趁这个机会灭掉神眼中的这个义人、完全人。那它有这样的心是不是一时的冲动呢?不是,而是由来已久的。神作工作,神看顾一个人,鉴察一个人,撒但就尾随其后;神看中谁,它也去看,它也尾随其后;神想得着这个人,它就极力地阻挠,用各种邪恶的方式试探、搅扰、摧毁神作的工作,达到它不可告人的目的。它的目的是什么?它不想让神得着任何人,它想得着神要得着的人,让它占有,被它控制,被它掌管来敬拜它,与它一同行恶,这是不是撒但的险恶用心哪?平时你们常常说撒但多么邪恶、多么坏,你们看见了吗?人只看见人多坏了,没看见真的实实际际的撒但多坏,但是在约伯的这个事上有没有看见?(看见了。)这就把撒但的丑恶嘴脸与它的实质看得清清楚楚了。撒但与神争战,尾随神后,它的目的就是想拆毁所有神要作的工作,占有、控制神要得着的人,它想把神要得的人全部灭了,如果不灭的话,归它所有,被它所用,这就是它的目的。而神是怎么作的呢?在这一段话里,神只是说了一句简单的话,没有神怎么作事的更多的记载,但是我们看到了更多的撒但做事与说话的记载。在下面这一段经文里,耶和华问撒但说:“你从哪里来?”撒但的回答是什么?(还是那样。“我从地上走来走去,往返而来。”)还是那一句,你说这话怎么成了它的座右铭、代表作了呢?这撒但可不可恶啊?这恶心的话说一遍就行了,它怎么来来回回总是这一句呢?这就证实了一件事情,撒但这个本性它是不改的,它的丑恶面目那不是它自己能装得住的,神问它它都这么说,更何况它对待人呢!它不怕神,它不敬畏神,它也不服神,所以它敢肆无忌惮地在神面前这么放肆,用同样的话敷衍神的问话,用同样的回答来应对神的问话,它试图用这样的回答来迷惑神,这就是撒但的丑陋面目。它不相信神的全能,不相信神的权柄,更不甘心顺服在神的权下,它一直与神对抗,一直攻击神所作的,试图摧毁神所作的,这就是它的邪恶目的。

摘自《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