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压穆斯林模式蔓延至新疆以外地区

镇压穆斯林模式蔓延至新疆以外地区
维吾尔人民(TodenhofCC BY-SA 2.0

甘肃省与新疆同处中国西北地区。据《南华早报》报道,该省平凉市教育局责令平凉阿拉伯语学校于12月17日前关闭。该校自1984年起开始办学,现在当局却称其无办学证而勒令其关闭,令人感到莫名其妙。

这所阿拉伯语学校是一所面向贫困学生的慈善机构,已成立34年,却一朝被要求强行关闭。看来,中共当局不仅在穆斯林聚居的新疆自治区采取戒备森严的反穆斯林安保举措,现也正将该模式复制到其他穆斯林人口稠密的边境地区。

为控制边境地区可能出现的少数民族动荡、分裂主义及”恐怖主义”,中共政府对越来越多的国民施行更严密的监控、更严厉的镇压,最令人发指的安保措施已经开始在新疆实施。

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自2016年8月上任后,负责对新疆原本就具压迫性的监控机制进行了大规模整改。英国《金融时报》援引华盛顿大学人类学家达伦·拜勒(Darren Byler)的话说:”中国对新疆的监控措施,使南疆感觉就像是一座露天监狱一样。”拜勒曾在新疆做过大量实地考察。

就是从那时起,新疆的形势每况愈下。2017年,新疆一些地方当局禁止家长给新生儿取”穆罕默德”之类的伊斯兰教名字。在穆斯林国家留学的维吾尔族穆斯林学生被要求返乡,待其抵达即遭到拘禁。大多数维吾尔族人去年被当局收缴护照,令其无法离开中国,即使在境内出行也受到严格控制。

据《金融时报》报道,新疆地区被全新的安保措施广泛覆盖,7300个警务站和监测站形成网络,在城市地区每500米就设有一个站点,确保安全部队在几秒钟内即可作出反应。据报道,警务站内扬声器播放欢快的歌曲,外面则有武警站岗。

增加警力并非中共当局加强安保的唯一手段,科技在其镇压机器中也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据《金融时报》报道,自2017年以来,新疆当局要求居民下载安装一个名为”净网卫士”的手机应用程序,以”清除手机上的垃圾信息”。

然而,独立安全研究员阿夫拉姆·迈特纳(Avram Meitner)发现,该软件会扫描手机,检查其中有无政府定为非法的文件数字指纹,一经查到便通知当局。当局通过强制要求安装此软件使居民人人自危,进行自查,达到了其监控压制居民的目的。

中共政府采取的另一项”维稳”政策则更为残忍。据联合国专家小组估计,新疆地区大约有100万维吾尔人、哈萨克人和其他少数民族被当局任意羁押在”教育转化营“中。美联社报道称,曾被关押在”教育转化营”的人说他们在营中被迫否认其伊斯兰教信仰,被关押者的子女则被安置在新疆各地的数十家孤儿院里。

中共当局面对国际社会对其非法羁押新疆穆斯林少数民族越来越强烈的抨击,今年10月通过官媒新华社发表了一份报道为其”正名”,粉饰太平说其对穆斯林的大规模羁押是为了帮助”容易受到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教唆和胁迫”的贫困少数民族融入现代文明生活所作的努力。从这份报道可以看出,中共对新疆政策的构想关键在于推动这个地处中亚的少数民族地区的全面汉化。

身为维吾尔族人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在此次接受新华社采访中说,政府向”学员”提供普通话、中国历史和法律方面的培训,借此引导他们远离极端主义, “向往和追求现代文明生活”,并”对未来充满信心”。

但是,人权组织国际特赦称新华社的报道侮辱了被关押者以及因遭打压而失踪的人的家属。国际特赦表示,中共当局无论如何自圆其说也无法掩盖其正在系统性迫害新疆人的事实。英国《独立报》援引国际特赦的话说,中共用来拘押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的这些大规模的”教育转化营”运作方式事实上就和”战时集中营”一样。

令人担忧的是,中共正在将教育转化营结合其他镇压政策的新疆模式扩散至中国的其他地区。

文章来源:寒冬 / 保罗·克雷斯珀(Paul Crespo)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