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贯道:中国最早的”邪教”

一贯道:中国最早的"邪教"
张天然,他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一贯道的迅猛扩展中起了很大作用(网络图片)

马西莫·英特罗维吉(Massimo Introvigne)

20世纪50年代,中共大规模迫害新兴宗教团体一贯道,此举随后成为90年代以来中共镇压被其定为”邪教”的团体的模板。

20世纪90年代下半叶,中共对法轮功、全能神教会等被其纳入”邪教”(”非正统教义”)名单的团体发起大规模镇压。与此同时,一些学者表示,这是继20世纪50年代打击一贯道的运动之后,中国发生的针对宗教团体的最大规模镇压。

事实上,镇压一贯道的行动在很多方面都为之后镇压宗教的行动提供了范本。因此,尽管一贯道的教义和当今受迫害最严重的团体的信仰截然不同,但研究中国当代宗教的观察家对一贯道却颇感兴趣,现在也出现了一些相关的出色的英文研究,香港学者爱德华·艾恩思(Edward Irons)的研究就是其中之一。

中国新兴救度宗教的历史由来已久,他们认为通过某种特定的仪式敬拜某位神灵就能得到救度。这类新兴宗教中有些吸收了来自较低阶层的支持者,将宗教和社会上对皇权的不满结合起来,并促使了暴乱甚至革命的发生。因此,中国帝制时期对这些团体保持高度警惕,并将其中多数团体统称为「白莲教」进行镇压。一些现代西方学者表示,虽然在中国被称作”白莲教”的佛教团体出现在中世纪时期,但在明朝(1368年-1644年)”白莲教”这个词演变成了一个通用术语,不再是特指某个团体,而是泛指所有被当作”非正统教义”(即”邪教”)而遭禁的团体。清朝(1646年-1912年)沿用了这一术语。出于各种现实原因, “邪教”和”白莲教”在当时被当作同义词使用。

清朝时,中国新兴宗教先天道被控属于”白莲教”并被视为邪教禁止。先天道的起源可追溯至中世纪,但现今崇拜无生老母的先天道则于18世纪成型。据说,无生老母创造了一切有生命的万物,并接连派释迦牟尼佛等先知下凡救世并将人带回天堂。和中国其他非基督教新兴宗教团体相同,先天道在很大程度上依赖无生老母等各种神灵的讯息,这种信息主要通过自动书写的方式传递。尽管在中国受到迫害,先天道还是发展壮大并传至海外,对越南”高台教”产生显著影响,该宗教是20世纪20年代产生的更大新兴宗教。

先天道第十五代祖师王觉一(1832年-约1886年)对此教派进行了改革,或者可以说创建了一个与先天道类似的支派——末后一着教,但是原先天道里的信徒并未全部加入他改革后的宗教。其后,刘清虚(1886年-1919年期间领天命)接任第十六代祖师,并于1905年将该团体的名字改为一贯道。他将教务传给了第十七代祖师路中一(约1849年-1925年)。 1925年,路中一去世时,接任问题出现争议,后来,当时一个规模相对较小的团体中的大多数信徒接受了张天然的领导(1889年-1947年)。张天然娶了另一派别的首领孙素贞(也称孙慧明,1895年-1975年)为妻,二人同为第十八代祖师。张天然夫妇在保留该教派深奥的教理和入道仪式的同时对仪式进行了简化,将该教派真正地发扬光大。有资料显示,至1947年张天然去世时,一贯道成员人数多达1200万。

一贯道继承了先天道的传统,继续推行对无生老母的绝对崇拜(虽然耶稣和佛祖都被当作无生老母所派来的先知),并且仍旧依赖扶乩,尤其是通过年轻女孩把「圣训」写在沙子上,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分坛和坛主都推崇这种方式。另外,一贯道还大力提倡素食主义。日本侵略者在中国东部建立的中华民国国民政府的一些高官加入了一贯道,但这一事实并没有拉近该宗教与国民党之间的关系,相反国民党在1946年将其定为”邪教”禁止,后来又在台湾重申禁令,直到1987年,一贯道才再次在台湾合法化。

对一贯道镇压更为严重的是中共。尽管出于各种政治原因,中共更喜欢用”反动会道门”来指代一贯道和与之类似的团体,而不是将它们称为”邪教”,但是有时也用”邪教”,而且,中共于1949年掌权之后发动的迫害与后来镇压”邪教”的运动很相似。驻香港学者宗树人指出,正如后来法轮功和全能神教会所遭遇的那样,中共”调动了各种宣传工具攻击(一贯道),从《人民日报》等媒体刊登的毛泽东(1893年-1976年)的社论和演讲到各种海报、连环画、展览、批斗会甚至歌剧表演。’一贯道’这个名字成了反革命教派的同义词,甚至在学校里,孩子们也常用这个词来骂人。”这种迫害「在1953到1954年间达到顶峰,据警方报告,那段时间有82万名领袖和组织者以及1300万名信徒”被抓捕,其中数千人在中共监狱里丧命。这些数据太高了,以致于宗树人等学者怀疑被捕人员中有其他宗教团体的成员,他们甚至可能因被诬告为一贯道成员而遭到处决。

这种迫害在当时收到了成效。一贯道在中国大陆几乎被根除,虽然它在香港、台湾(尽管在台湾受到法律限制)、新加坡、泰国、韩国等地得以幸存并在西方华人散居地建立了分会。如今一贯道已划分为很多独立的分会,因此并不存在可以称得上控制整个一贯道的总部。该宗教团体目前在中国大陆之外约有250万成员。在台湾,许多显赫的商人都是一贯道成员,各地素食餐厅也受到一贯道很大的影响。随着信仰一贯道的台商们在中国大力投资,一贯道在21世纪悄然返回大陆。它有时会被指责为”邪教”,但并未被列入官方的邪教名单。媒体和学者都曾提到一个秘密协商,为一贯道在中国争取一定的合法地位,此协商得到诸多台商的支持,但是随着习近平重新开展对所有宗教的打击,事情的进展愈发艰难。

文章来源:寒冬  /  马西莫·英特罗维吉(Massimo Introvign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