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天主教处境依旧艰难

神父被捕﹑教堂被封的消息频出,表明中梵协议后,中国当局并不准备放松对地下天主教会的迫害。

9月22日,中梵签署临时协议,然而这并未让政府管控的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与地下天主教会这对宿敌冰释前嫌。相反,双方似乎均抗拒中国天主教会的统一前景。

长久以来,中共政府一直拒绝承认梵蒂冈所任命的中国主教,同时,地下天主教会也质疑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的合法性,因其不符合梵蒂冈方面的宗教法律的规定。

9月22日签署中梵协议后,梵蒂冈已承认了此前曾遭教廷绝罚的七位爱国会的主教,其中的郭金才主教已受邀参加罗马的世界主教会议。

中梵协议内容仍对外保密,所以,反过来,中共是否会认可从未加入爱国会的地下天主教会的主教,又是否会以逼迫他们加入爱国会作为前提,情况仍不明朗。在这种情况下,对于那些拒绝加入爱国会的地下天主教主教又会发生什么,也仍未可知。签署协议是以地下天主教会和爱国会的逐渐共融为目标,然而,道阻且长,结果远未得到保障。

同时,根据《寒冬》收到的消息,中梵协议签署后,当局对未得到政府认可的天主教会教职人员和信徒的持续迫害反而愈演愈烈,这令本就无法和平共处的地下天主教会和爱国会关系雪上加霜。

9月23日,仅协议签署的次日,十几名便衣警察突然闯进位于中国东南沿海福建省省会福州教区的龙田天主堂,当时,教堂内正在举行弥撒,林景恩神父被警察当众抓走。尽管林神父在数小时后即被释放,但据国保局一内部人员称,国保局早已部署要抓捕林神父。福建当局就是在等中梵签署协议,以免抓捕行动给中方带来麻烦。

地下天主教处境依旧艰难
福州圣多明我主教座堂内部(LuHungnguongCC BY-SA 3.0

龙田天主堂隶属于罗马天主教福州教区,1998年被当局定为「非法组织」。自今年年初,该教会就屡次遭到当局的骚扰﹑威胁。同时,该地区的多个聚会所已遭强拆或查封,教职人员被监视﹑拘留。

据知情人透露,当地国保局不断以「危害社会治安」为名传唤约谈福州市福清地区9位神父。除了其他问题,神父们均被询问到对中梵协议的看法。

另一位福州市的神父从2000年10月以来就未能出国旅行。他犯了什么罪?约20年前游访梵蒂冈时曾与教宗合影。

今年8月,该神父申请办理港澳通行证准备去香港,然而却被市国保支队告知其已被中国公安部列入黑名单,禁止其出境。该神父透露,中共不仅严禁地下天主教神职人员与国外天主教团体的接触,还强迫地下主教、神父加入中国天主教爱国会。

10月7日,福州市长乐区警察强行要求一修缮中的地下天主教堂立即停工。该教堂年久失修,随时都有坍塌的危险,但因当局拒绝审批重建教堂的申请,信徒只好着手修缮。

当局威胁信徒,谁重建教堂就将其抓捕判重刑,还责令村干部监督防止重建。现在,信徒聚会只好挤在破旧的老屋。

同一天,统战部工作人员闯进福州市晋安区海燕地下天主教堂,以「教堂无证属非法」为由,责令信徒和神父加入官方天主教会。之后,政府官员已先后三次到该教堂进行检查。

当局通过思想宣传活动进一步加强对地下教会的打击力度。据国家宗教局报道,10月8日至11日,中国中部的湖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在省会武汉市举办全省天主教教职人员培训班,来自省内80余位神父、修女、教友代表参加培训。

湖北省民宗委副主任熊华启在会上发言,称湖北省是「中国第一个自选自圣主教的地方」,在签署中梵协议后,「梵蒂冈插手干扰我国天主教事务的企图没有改变」, 「今后手段更加隐蔽,更加多样化」,并批评天主教界人士在宗教房产方面原则立场不清。

地下宗教团体一直以来都因拒绝政府介入其教务工作而遭到中国当局迫害。 1955年,因拒绝加入政府批准的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包括龚品梅枢机(1901-2000)在内的30多名神父及300多名教徒在上海被抓捕。龚品梅枢机因抵制中共政府对天主教的控制而被定为「反革命」。三十年后,1985年他被假释,但仍被当局软禁看管,直到1988年他因看病被获准前往美国,其后一直居美直至病逝。

文章来源:寒冬 / 林一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