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它真的是宗教吗?”

"但它真的是宗教吗?"

马西莫·英特罗维吉

2018年9月13日,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简称 “欧安组织”)在华沙举行了人权实施会议(Human Dimension Implementation Meeting)。在一场题为”欧安组织地区信仰自由、无歧视、有包容——是传说还是现实?”的边会上,马西莫·英特罗维吉(Massimo Introvigne)发表讲话,阐述了中国等极权主义政权国家,是如何通过宣称少数派宗教不是真正的宗教,进而加以迫害。

“宗教自由”到底是个传说还是现实?如果我们问问每一个欧安组织的成员国”你们国家是否有宗教自由?”想必答覆只有一个:”有。”事实上,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对此问题的回答都会是这样,就连中国的宪法都宣称有宗教自由。

如果接下来问:”那为什么你们国家要取缔、迫害一些少数派宗教?”得到的回覆会是”其实他们不是少数派宗教,他们压根儿就不是宗教团体,而是犯罪组织、极端组织或进行颠覆活动的组织,跟宗教一点边儿都不沾”。

中国刑法第三百条将参与“邪教”组织定为犯罪行为。中国当局还会定期公布”邪教”组织名单,其中包括法轮功、全能神教会以及其他许多宗教团体。

有必要强调的是,中共和中国的法庭认为”邪教”不属于宗教,而是搞颠覆活动的团体或犯罪团体。西方人士批判中国在宗教自由方面存在的问题,都会被中共当局视为无稽之谈,他们会予以反驳,称中国宪法保护宗教自由,但”邪教”根本不属于宗教。

其实,这种态度由来已久,并非是中国独有的。每当有人提出异议说镇压”邪教”违反了宗教自由的时候,反对”邪教”的人都会这么回应:”邪教”不属于宗教。回想在二十世纪晚期的膜拜战争中,反邪教阵营就坚持这一立场。

早在十九世纪即膜拜战争爆发前一百年,这种立场就已存在。那时,天主教徒在美国受到歧视与迫害,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但与此同时,美国的爱国故事中将美国描绘成一个以肯定宗教自由为基础而产生的国家。一些反天主教的革命家如查理斯·帕须尔·祈理魁(Charles P. Chiniquy, 1809—1899, 前加拿大天主教神父,后成为一名长老教会的牧师)坚称天主教不是宗教,而是一个搞颠覆活动的政治组织,一个商业帝国,一个提倡不道德勾当的犯罪集团。只有宣称天主教不是”真正的”宗教,美国就可以堂而皇之地既在国内反对、歧视天主教又能维持住其宗教自由的国家形象。

不过,这种态度还可以追溯到更远。历史学家告诉我们,罗马帝国曾将基督教定为违背道德、搞颠覆活动的组织,根本不属于宗教,继而名正言顺地对基督徒展开迫害。

俄罗斯推出”极端主义”这个类别,进而对划入该类别的组织进行取缔(如对待耶和华见证人派)、骚扰(如对待山达基派)。同样,俄罗斯也称这些”极端主义”组织不属于宗教。然而,俄罗斯法院对”极端主义”组织和”真正的”宗教的界定有些模糊。他们认定极端主义组织的特征如下:1)提倡排他主义,即称只有自己的派别或信仰是真正的或正确的;2)分裂家庭,即夫妻二人若只有一方加入或退出”极端”组织常常会导致婚姻破裂;3)不能善待退教人员;4)对钱财过分注重。很显然,主流教派也同样遭到这样的指责。俄罗斯正教会就称,其他宗教绝大多数是假的、是异端;在各种宗教中,夫妻双方因信仰不同而分道扬镳的比比皆是;直到第二次梵蒂冈大公会议之前,天主教会一直将“离道反教”的退教人员划定为”需要远离的人”(拉丁语:vitandi),另外,在意大利的法律中还曾一度规定,前牧师不许在任何学校或大学担任教师;世俗人文主义者发现,所有宗教都存在对钱财的过分关注,而且批评家们发现俄罗斯正教会也存在这种现象。

称一个团体并非是”真正”的宗教,这是罗马帝国和十九世纪的美国制造的掩人耳目的手段罢了。当代反邪教主义称一些团体为“邪教”,俄罗斯将一部分团体划入”极端主义组织”,中国给一些团体扣上”邪教”的帽子也是如出一辙。到底是谁来定哪种宗教是“真正”的宗教,哪种是在假冒宗教呢?正如社会学家拉里·格雷尔(Larry Greil)在1996年所言,”宗教并非是某些现象的特性,而是利益团体之间争夺的一种文化资源”。无论是在民主社会还是极权社会,竞争的方式各有不同,但最终不是通过科学的方式来解决,而是通过权力。公元二至三世纪,罗马法学家乌尔比安(Ulpianus,170—223)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君主意旨,即具法律效力。”(拉丁语:Quod principi placuit, legis habet vigorem)这句话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和俄罗斯依旧得到充分体现。在俄罗斯,是由政府来决定哪个团体为“极端主义”。在整个欧安组织成员国地区及其以外的国家,反邪教人士将他们所反感的团体(如山达基派)划出宗教范畴。但当被问到如何界定他们认为的宗教时,他们界定的标准非常模糊。在中国,“现代君主”中国共产党决定哪个团体是邪教,继而使其失去宗教自由及人权。事实上,这些团体的成员被非人性化对待,在中共的口号中,他们其实“像毒瘤一样要彻底铲除”。毒瘤没有权利,而且只能通过暴力铲除。

图文来源:寒冬/马西莫·英特罗维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