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剥夺信仰自由是​​对全世界的挑战

中国剥夺信仰自由是​​对全世界的挑战
亚伦·罗德斯(Aaron Rhodes)

中国剥夺信仰自由是​​对全世界的挑战,人权的概念建立在天赋人权原则的基础上。然而,中国官方的人权原则却称人权是社会赋予个人的权利。

2018年6月27日人权无国界(Human Rights Without Frontiers)和欧洲议会议员托马斯·德克斯基(Tomáš Zdechovský)在欧洲议会共同组织了一场主题为“宗教信仰自由与庇护权”的会议,此文是该会议上的一篇演讲报告。

作为人权活动家,我认为中国剥夺宗教自由的行为,包括迫害全能神教会成员,以及其剥夺其他基本人权的行为是当今世界的首要问题。这些问题不仅对个人自由有重大影响而且也影响到自由本身的概念。

首先,这些问题在侵扰着我们的数百万弟兄姊妹。中国人口已逾14亿,比北美洲、南美洲、澳大利亚、新西兰以及西欧的人口加起来还要多。

然而,这样的天文数字却成了庞大的受害人群的数目。人权无国界一直在关注世界各国的良心犯,据该组织称,中国囚禁的各宗教信徒人数在世界上居首位。专家们指出因信奉或践行宗教而被捕入狱的人数已达文革以来最高点。

其中包括大量属于地下家庭教会的福音派新教基督徒和五旬节派新教基督徒。在中国,一半以上的基督教新教徒属于这样独立的家庭教会。这些团体受到的压力急剧增大。政府强行要求他们登记入册并迫使他们屈服,不服从的通常被列为邪教。现在,他们均面临安保人员更加严密的审查,财产随时被查抄,此外,牧师还受到人身攻击甚至被抓捕。

与此同时,中国新教基督徒的人数在以惊人的速度增长,堪称宗教觉醒。自1979年以来,中国新教基督徒以每年约10%的速度增长,按照这个速度,十二年内中国将成为世界上基督徒人数最多的国家。

中国数百万新教基督徒从不以政治团体或政治对手自居,也从未有过任何类似行为。但是,在要求人民绝对效忠的独裁主义或者极权主义国家中,任何宗教团体都被国家当局视为威胁。并且近些年来,中国政府不断加强对人民的控制和干预。

中共当局利用中国社会和哲学传统的特性为其独裁主义和大民族主义辩解。宗教对这个无神论武装政权来讲是一种威胁,当局甚至严厉斥责想要庆祝波斯新年诺鲁兹节的公民。

最迫切的问题是,当日益发展壮大的基督教新教与日渐加强控制个人权利和自由的国家政策发生冲突时,后果将会如何。该政策已经严重到借监控每位公民的私人阅读和交流习惯来对各人的忠诚度备案。中国的审查员完全是家长制作风,他们甚至查禁电子游戏《模拟市民》,原因是该游戏中含有同性关系的内容。

中国的天主教徒已超过1000多万。而中共政府与梵蒂冈签署的令人生疑的新协议将使这些信徒进一步屈服于政府的控制。

中国地方政府禁止斋月禁食并焚毁《古兰经》。据基督教非营利机构对华援助协会称,当局意图在新疆彻底取缔伊斯兰教。

在这件事上,中共政权正在有意挑起与穆斯林之间毫无必要的冲突,这只能助长其声称要打击的伊斯兰教极端主义。维吾尔族人是新疆地区的原住民,事实上,他们十八世纪以后才接受中国的控制。

而如今,维族人还不足新疆地区人口的一半。当局利用控管技术对他们进行歧视性特征分析,并且限制他们旅行。最令人担忧的是,维族穆斯林被强行押至所谓的“再教育营”。据不完全估算,约有一百万人被关押在这些教育转化营中且遭受酷刑折磨,其中包括被强制吃猪肉或者饮酒。

当然,我们还必须提到1999年以来法轮功大法学员所遭受的暴力镇压。政府设立了专门的部门,该部门目标明确,就是要彻底取缔他们。而且,许多学员被抓捕或强行押至监狱或劳教所之后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中国违背宗教自由和其他人权,却声称自己以提高国内人民生活水平的政策捍卫人权。众所周知,中国文化特别强调集体责任,不如西方国家社会那样讲究个人主义。但是,这不能作为侵犯个人权利的借口,何况个人权利和对集体的忠诚并无冲突。

毫不夸张地说,中国政府根本就不接受人权的理念。中国政府在维护个人的天赋人权方面不作为,而这些权利本身比国家更重要,超越政府或立法机构所制定的法律并对这些法律起约束作用。

人权的概念建立在天赋人权原则的基础上。然而,中国官方的人权原则却称人权是社会赋予个人的权利。如果“社会”(实际上指国家)能赋予权利,那么那些权利也能被剥夺,这样的话,人权就和其他的法律没有任何区别了。

在中国压迫性政策下深受苦害的人都知道事实并非如此。他们深知人权存在且神圣不可侵犯,因为他们失去了这些权利。作为理解人权的人,他们不仅需要我们的保护,也需要被接纳到我们这个多元化的自由社会里,至少直到中国停止违反国际人权准则并真正开始努力共建各国自由、彼此和平相处、人人可以自由思想和信仰的美好世界。

新闻来源:寒冬

2 thoughts on “中国剥夺信仰自由是​​对全世界的挑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