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但再次试探约伯(全身长毒疮)

1)神说的话

(伯2:3)耶和华问撒但说:“你曾用心察看我的仆人约伯没有?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你虽激动我攻击他,无故地毁灭他,他仍然持守他的纯正。”

(伯2:6)耶和华对撒但说:“他在你手中,只要存留他的性命。”

2)撒但说的话

(伯2:4-5)撒但回答耶和华说:“人以皮代皮,情愿舍去一切所有的保全性命。你且伸手伤他的骨头和他的肉,他必当面弃掉你。”

3)约伯如何对待试炼

(伯2:9-10)他的妻子对他说:“你仍然持守你的纯正吗?你弃掉神,死了吧!”约伯却对她说:“你说话像愚顽的妇人一样。嗳!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在这一切的事上,约伯并不以口犯罪。

(伯3:3)愿我生的那日和说怀了男胎的那夜都灭没。

约伯宝爱神的道超过了一切

经文中这样记述神与撒但的对话:(伯2:3)耶和华问撒但说:“你曾用心察看我的仆人约伯没有?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你虽激动我攻击他,无故地毁灭他,他仍然持守他的纯正。”在这段对话中神重复地问了撒但一个同样的问题,这个问题让我们看到耶和华神对约伯在第一次的试炼中所表现与所活出的给予肯定的评价,这个评价与对约伯未经受撒但的试探之前的评价是一模一样的。这就是说,在试探临到之前,约伯是神眼中的完全人,因而神维护他和他的家,也赐福给他,他是神眼中配受神祝福的人;在试探之后,约伯并没有因着失去家产与儿女而以口犯罪,反而仍然称颂耶和华的名,他的实际表现让神为他喝彩,给了他一个满分。因为在约伯的眼中,所有的家产和儿女没有一样能让他因此而弃掉神,就是说,神在他心中的位置是任何一样家产与儿女都不能取代的。约伯在初受试探的过程中,让神看到了他对神的宝爱与对“敬畏神,远离恶事”的道的宝爱超过了一切,只不过此次的试炼让约伯有了一次从耶和华神得赏赐,又被耶和华神夺走所有家产与儿女的经历罢了。

对约伯来说,这是一次洗刷他心灵的真实体验,也是充实他人生的一次生命的洗礼,更是检验他自身对神的顺服与敬畏的一次丰盛的筵席。这次的试探,让约伯的身价从一个富翁变成了一个身无分文的人,同时也让他经受了撒但对人的残害。他没有因着自己身无分文而恨恶撒但,但他却因着撒但如此恶劣的行径而看到了撒但的丑陋、卑鄙,也看到了撒但对神的仇视和撒但对神的背叛,因此更加激发他要永远持守住“敬畏神,远离恶事”的道。他誓言:决不会因着任何的外界因素,比如家产或儿女、亲人而弃掉神、背离神的道,也决不会做撒但的奴隶、做家产的奴隶、做任何人的奴隶,除了耶和华神之外没有人能做他的主、他的神,这是约伯的心声。而在试探的另一面,约伯同样也有收获,那就是在神给他的试炼中约伯的所得也颇为丰富。

在过去几十年的人生中,约伯看到了耶和华的作为,得到了耶和华神对他的赐福,这些赐福让他倍感不安,也倍感亏欠,因为他认为他并未为神做什么,却承受神如此大祝福,享受神如此多恩典,所以他在心里常常祈祷,希望能够还报,同时也希望能有机会见证神的作为、神的伟大,希望神能检验他的顺服,更能洁净他的信,直到神认可他的顺服与他的信。而如今这次试炼的临到,约伯自认是神垂听了他的祈祷,他极其宝爱这样的机会,所以他也丝毫不敢怠慢,因为他有生以来的最大愿望可以得着实现了。这个机会的到来意味着他的顺服与对神的敬畏可以得到检验,同时也能得到洁净,更意味着他能有机会得到神的称许,从而让他能更近距离地来到神面前。约伯有这样的信心与追求,让他在此次的试炼中得以更加完全,也让他在此次的试炼中变得更加明白神的心意,同时他也更加感谢神的赐福与恩待,更加在心里称颂神的作为,也更加敬畏神、仰望神,渴慕神的可爱、伟大与圣洁。此时的约伯虽然仍然是神眼中的“敬畏神,远离恶事”的人,但就约伯的经历与体验而言,约伯此人的信心与认识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与跨越:他的信心加增了,他的顺服有了落脚点,他对神的敬畏有了更深一步的长进。虽然这次的试炼让约伯的心灵、生命焕然一新,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而满足,也没有因此而放慢他前行的脚步,他数算着在这次试炼中自己所得的收获,也在省察着自身的不足与缺欠,与此同时,他也在默默地祈祷,等待着下一次的试炼临到,因为他企盼自己的信与顺服还有他对神的敬畏能够在神的再次试炼中得到升华。

神察看人的一言一行与人的心思意念,约伯的心思达到了耶和华神的耳中,神垂听了他的祈祷,就这样,神对约伯的又一次试炼如期而至。

约伯在极度的痛苦中真实地体会到了神对人的顾念

在耶和华神对撒但的问话之后,撒但便暗自高兴,因为它知道它将又一次获准去攻击神眼中的完全人,对它来说这是一次多么难得的机会啊!它想乘此机会彻底摧垮约伯的信心,让他失去对神的信,因而不再敬畏神,不再称颂耶和华的名,这样它就有机可乘,随时随地都可以将约伯玩弄于它的股掌之中。撒但虽然将它的邪恶意图隐藏得滴水不漏,但它的恶毒本性却难以遏制,这个真相在它回答耶和华神的话中便可见端倪,经文中这样记载:(伯2:4-5)撒但回答耶和华说:“人以皮代皮,情愿舍去一切所有的保全性命。你且伸手伤他的骨头和他的肉,他必当面弃掉你。”撒但的此番对话让人不禁对撒但的恶毒有了实质性的认识与感想,听了撒但的此番谬论之后,相信所有喜爱真理、恨恶邪恶的人都会更加恨恶撒但的卑鄙与无耻,也会对撒但释放的谬理邪说感到厌恶、恶心,与此同时也为约伯献上深深的祈祷与祝愿,祈祷正直的人可以得到完全,祝愿敬畏神远离恶的人能永远胜过撒但的试探,活在光中,活在神的引导、祝福之中,也祝愿约伯的义行能永远地鞭策、激励着每一个追求“敬畏神,远离恶事”之道的人。虽然人都能在撒但的此番言论中看到撒但的恶毒用意,但神却很轻松地答应了撒但的“请求”,只不过又给了它一个条件:(伯2:6)他在你手中,只要存留他的性命。因着这一次撒但要求伸手伤害约伯的骨头和肉,所以神便说“只要存留他的性命”。这话的意思就是将约伯的肉体交与撒但,只保留他的性命,不能夺走他的性命,除此以外撒但可以用任何方式与手段对待约伯。

得到神的许可之后,撒但便仓皇来到约伯前,伸手伤他的皮,使他浑身长毒疮,约伯便感到了皮上的疼痛,他称颂耶和华神的奇妙与圣洁,撒但见状气焰更加嚣张。因为它感受到了残害人的快乐,它便伸手去抓约伯的肉,使他的毒疮溃烂,顿时约伯感到了血肉的无比疼痛与痛苦,便不由自主地双手揉捏浑身的皮肉,似乎这样可以减轻肉体的疼痛带来的对心灵的撞击。他意识到神在他的身边看着他,他努力让自己刚强起来,便又一次俯身下跪:你鉴察人的内心,察看人的苦情,人的软弱你为何还要顾念呢?耶和华神的名是应当称颂的。撒但虽见约伯疼痛难堪的样子,却未见约伯弃掉耶和华神的名,它便急促地伸手去伤害约伯的骨头,恨不得将约伯碎尸万段,顷刻间,约伯便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痛苦,似乎皮肉从骨头上被撕裂下来,又似乎骨头被一点一点地敲碎,这万箭穿心般的疼痛让他感觉生不如死……他的承受能力达到了极限……他想呐喊,他想撕扯身上的皮肉以减轻疼痛,但他却忍住了喊声,也并未撕扯身上的皮肉,因为他不想让撒但看见他的软弱,他便再次俯身下跪,而此时他却感受不到耶和华神的存在。他知道耶和华神常常在他的前面,在他的后面,也在他的左右,但从来不在他的疼痛的时候观看他疼痛的样子,而是掩面、隐藏,因为神造人的意义并不是让人受痛苦。此时的约伯流泪了,他强忍身体的疼痛,但却再也忍不住自己对神的感谢:人不堪一击,人软弱无力,人幼小无知,你何要如此顾念与怜惜呢?你虽击打我,却要自己受痛苦,人有何值得你顾念与牵挂的呢?约伯的祈祷达到了神的耳中,神默不作声,只是在静静地观看……撒但用尽招数也未见成果,便悄悄地退去了,但神对约伯的试炼并未因此而划上句号,因为神在约伯身上显明的大能还未公开,所以约伯的故事并未随着撒但的退却而结束,更精彩的片段随着各个人物的出现在继续上演着。

约伯敬畏神远离恶事的另一方面表现是凡事称颂神的名

当约伯饱受撒但摧残却仍不弃掉耶和华神的名的时候,他的妻子第一个站出来充当人看得见的撒但的角色攻击约伯,原文是这样的:(伯2:9)他的妻子对他说:“你仍然持守你的纯正吗?你弃掉神,死了吧!”

这是撒但充当人的角色说的一番话,这话里带着攻击、控告,也带着引诱、试探与毁谤。撒但攻击约伯的肉体不成,又来直接攻击约伯的纯正,想借此来让约伯放弃他的纯正,弃掉神,不再继续存活下去,撒但也想借着这样的话引诱约伯:如果弃掉耶和华的名,他就不用忍受这一切痛苦,他就可以从这肉体的痛苦中解脱出来了。面对妻子的劝说,约伯如此斥责道:“(伯2:10)你说话像愚顽的妇人一样。嗳!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这话是约伯长久以来的认识,只不过约伯对此话认识的真实性在此时得到了证实。

当他的妻子劝他说:“你弃掉神死了吧!”意思是你的神都这么对待你了,你为何还不弃掉他呢?你还活着干什么呢?你的神对你如此不公平,你还总说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你称颂他的名他怎么让你受祸呢?你赶紧弃掉神的名吧,不要再跟随他了,这样你的祸患就没有了。这时候神所要看到的约伯的见证又产生了。这个见证是一般人没有的,是我们在圣经的任何故事当中都没有看到的,但是在约伯说这些话以先神早已经看到了,只不过神想借着这个机会让约伯证实给世人看神是对的。面对妻子的一番劝说,约伯不但没有丢掉他的纯正,也没有弃掉神,反而对妻子说:“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这话的分量重不重?在这里只有一个事实能证实这话的分量是重的,这话的分量就在于它是神心中称许的,是神所要的,是神想要听到的话,是神所盼望看到的结果,这也是约伯的见证中的精髓。在这里约伯的“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得到了证实。约伯的可贵就在于他受了试探,以至于他满身毒疮的时候,在他最痛苦的时候,在他的妻子、他的亲人都劝他的同时,他依然能说出这样的话,就是在他心里认为无论临到什么样的试探,临到多大的患难、痛苦,哪怕是死亡临到,他都不会弃绝神,不会丢掉“敬畏神,远离恶事”的道。可见神在他心中的地位是最重的,也可见在他的心中神是他的唯一。所以我们才能看到经文中对他这样的评述:在这一切的事上,约伯并不以口犯罪。他不但不以口犯罪,而且心里也不埋怨神,他不说伤神心的话,也不做得罪神的事,他不但在嘴上称颂神的名,而且在心里也称颂神的名,他的心口是一致的,这是神所看到的真实的约伯,这也正是神所宝爱约伯的原因。

人对约伯的诸多误解

因着约伯所受的这些苦,不是神差派使者作的,也不是神亲手作的,而是撒但——神的仇敌亲手作的,可见约伯所受痛苦的程度有多深。但是约伯在此时此刻把他平时心里对神的认识、他平时的行事原则与对神的态度全部发表出来了,这是真实的。如果约伯没有临到试探的时候,神没有试炼他的时候,他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这话,你会说约伯这个人很虚伪,因为神赐给他好多财产,他当然称颂耶和华的名了。如果约伯在试炼之前说“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这话,你会说约伯这个人很爱讲大话,他常常从神手里得到赐福,他才不弃掉神的名,如果从神受祸,他肯定会弃掉神的名。但是当约伯处在一个任何人都不想要、不想看见、不想临到,也害怕临到,甚至神都不忍心看的一个境地的时候,约伯依然能持守他的纯正: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对于约伯此时的表现,那些喜爱高谈阔论、喜爱讲字句道理的人都捂口了,那些口里称颂神的名却从来不接受从神来的试炼的人被约伯持守的纯正定了罪,那些从来就不相信“人能持守住神的道”的人因约伯的见证而受了审判。面对约伯在试炼中的表现与约伯说的话,有的人感到不解,有的人感到嫉妒,有的人感到疑惑,有的人甚至表现出漠视的态度,对约伯的见证以鼻嗤之,因为他们不但看到了约伯在试炼中所受的痛苦,看到了约伯所说的话,更看到了约伯在试炼临到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人性的“软弱”。这个“软弱”是他们所认为的约伯所谓的完全中的不完全,同时这个“软弱”也成了“神眼中的完全人”的瑕疵。就是说,因着人都认为完全人就是完美的人,就是没有瑕疵、没有污点的人,这样的人没有软弱,没有疼痛的知觉,没有伤心难过的情绪,没有恨、没有任何外表过激的行为,所以绝大多数的人并不以为约伯是真正的完全人。因为他在试炼中的诸多行为不能得到人的“认可”,例如:当约伯丢掉财产与失去儿女的时候,约伯并未像人想象的为丢掉财产与失去儿女而嚎啕大哭,他的这一“失态”让人认为他很冷血,因为他没有眼泪、没有亲情,这是最初约伯给人留下的“坏印象”。接下来约伯一系列的行为更是令人费解:“撕裂外袍”被人解读为对神不敬,“剃了头”被人误认为对神有亵渎之意、顶撞之意。除了约伯所说的“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这句话以外,人在约伯身上并未发现任何的神所称许的义,所以,绝大多数的人对约伯此人的评价只是停留在对他的不解、误解、怀疑、定罪与道理上的认可这个范围里,并没有人能真正理解与领会耶和华神口中所说的“约伯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这话。

在人对约伯有了以上的印象的基础上,人对约伯的义还有更进一步的怀疑,因为约伯所做的与在经上记述他的表现并不是像人想象的惊天地、泣鬼神一样的让人感动涕零,他不但没有任何的“壮举”,反而“坐在炉灰中拿瓦片刮身体”。这一幕又惊呆了世人,也让世人对约伯的义产生了疑惑甚至产生否定的态度,因为约伯在刮身体的同时并未向神祷告,也未向神许诺,更未见他痛哭流涕。这时候人所看到的只有约伯的软弱,没有其他,因而即便人听了约伯说“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这话,人也都无动于衷,或者莫衷一是,仍然不能从约伯的话中看到约伯的义。约伯在经受试炼的痛苦中给人的印象基本都是不卑不亢,人看不到他行为的背后所发生在他内心深处的故事,也看不到他心里对神的敬畏与他持守的“远离恶事”的道的原则。他的不卑不亢让人认为他的完全正直只不过是一句空话,他对神的敬畏也只不过是一个传说,而他外表所流露出来的“软弱”却让人对他印象深刻,也让人对神所定义的完全正直的人“刮目相看”,甚或有了“新的理解”。当约伯开口咒诅自己生日的时候,我所说的“刮目相看”与“新的理解”就在此得到了证实。

虽然他受痛苦的程度无人能想象、体会到,但他没有说出一句“大逆不道”的话,只是用他自己的方式来减轻身体的痛苦,他说了一句这样的话,原文记述道:(伯3:3)愿我生的那日和说怀了男胎的那夜都灭没。这句话也可能没人把它当成一句很重要的话,也可能有的人留意了。在你们看,这句话有没有抵挡神的意味啊?这句话有没有埋怨神的意思呢?我知道你们很多人对约伯说的这句话有想法,认为既然约伯完全正直,就不应该有任何软弱、难过的表现,反之应该“积极”面对来自撒但的任何攻击,甚至笑脸相迎撒但的试探,对于撒但带给他肉体的任何痛苦,他都应毫无反应,不应表达自己内心任何的感受才对,甚至应该求神让这些试炼来得更猛烈些吧!这才是一个真正的铮铮铁骨的“敬畏神远离恶”之人应该表现与具备的。约伯在极度痛苦中只是咒诅自己的生日,并不埋怨神,更没有抵挡神的意思,这事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很难,因为从古到今没有一个人曾经经受约伯这样的试探,没有一个人经受约伯这样的遭遇。为什么没有一个人能经受约伯这样的试探呢?因为在神那儿看,没有一个人能够承担得起这样一份责任、这样一个托付,没有一个人能做到约伯所能做到的,更没有一个人能够像约伯一样在临到这样的痛苦的时候除了咒诅自己的生日以外,仍然不弃掉神的名,仍然称颂耶和华神的名。这是不是任何人都做不到的呢?我们现在说约伯这些事是不是在赞扬约伯的行为呢?作为一个义人,作为一个能够这样为神作见证的人,作为一个能让撒但抱头逃窜不再在神面前控告的人,赞扬他一下有什么不可吗?难道你们的要求标准比神的还高吗?难道你们临到试炼的时候比约伯做得还好吗?神都称许了,你们还有什么异议呢?

约伯因着不想让神为他伤痛而咒诅自己的生日

我常常说神看人的内心,人看人的外表;神因着察看人的内心而了解人的实质,而人却因为观人的外表而定义人的实质。当约伯开口诅咒自己生日的时候,他的这一举动惊呆了所有的属灵人物,包括约伯的三个朋友。人是从神来的,人理当感谢神所赋予的生命、肉体,包括人的生日,而不应咒诅,这是常人能领会与想到的。对于任何一个跟随神的人来说,这个领会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是任何时候都不能更改的真理,而约伯却“违反常规”——咒诅自己的生日,他的这一举动在常人来看是闯入了禁区,不但不能得到人的谅解与同情,而且也不能得到神的饶恕。与此同时,更多的人对约伯的“义”产生了怀疑,因为似乎约伯因着神对他的恩宠而产生了“放纵”,让他竟敢如此胆大妄为,不但不在此感谢神对他有生之年的祝福与看顾,反而咒诅自己出生的那日都灭没,这不是对神的抵挡又是什么呢?这些外表的现象给了人定罪约伯此举的证据,但谁能知道此时约伯真正的心思到底是什么呢?又有谁知道约伯之所以这样做的理由是什么呢?这里的内情与缘由只有神知道,也只有约伯本人知道。

当撒但伸手伤害约伯的骨头的时候,约伯置身在魔掌之中,他无法摆脱,无力反抗,他的身体、灵魂承受着超强的巨痛,这个“巨痛”让他深深地感受到了活在肉体之中的人的渺小、无力与柔弱,同时他也深深地领会理解了神为什么顾念与看顾人类的心情。在魔掌之中他体会到了肉体凡胎之人在此时竟然如此无助与软弱,当他俯身下跪向神祈祷之时,他似乎感受到了神在掩面、在隐藏,因为神将他完全交在了撒但的手中,与此同时,神为他而流泪,更为他而痛心,神因着他的痛而痛,也因着他的伤而伤……约伯感受到了神的伤痛,也感受到了神的不忍……他再也不想让神为他而伤痛了,再也不想让神为他而流泪了,他更不想看到神为他而受痛苦。此时的约伯只想挣脱这肉体凡胎,不再忍受这肉体给他带来的疼痛,因为这样神就不再为他的疼痛而受痛苦了,但是他做不到,他不但要忍受肉体的疼痛,更要忍受“不想让神担忧”所带来的痛苦。这双重的疼痛,一份来自肉体,一份来自心灵,让约伯承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的痛苦,也让他感觉到了肉体凡胎之人的极限是那么地让人无奈与无助。在此情形之下,他渴慕神的心愈发强烈,恨恶撒但的心也随之变得更加强烈,此时的约伯宁愿自己没有投胎人世,宁愿自己不存在,也不愿看到神为他而掉眼泪,为他而痛苦。他开始深恶自己的肉体,开始厌烦自己,厌烦自己出生的日子,甚至厌烦与自己有关的一切。他不愿再提起他的生日与和他出生有关的一切,所以他便开口咒诅自己的生日:(伯3:3-4)愿我生的那日和说怀了男胎的那夜都灭没。愿那日变为黑暗,愿神不从上面寻找它,愿亮光不照于其上。约伯的话中带着对自己的恨恶:愿我生的那日和说怀了男胎的那夜都灭没。也带着对神因着他而受痛苦的自责与亏欠:愿那日变为黑暗,愿神不从上面寻找它,愿亮光不照于其上。这两段话将约伯当时的心情表达到了极致,也将约伯此人的完全正直完整地呈现给每一个人,同时正如约伯所愿的约伯的信与顺服还有他对神的敬畏在此时得到了真正的升华,当然,这个“升华”正是神预期要达到的果效。

约伯战胜了撒但成了神眼中真正的人

约伯初受试炼的时候,他被剥夺了所有的财产与儿女,他没有因此而倒下,没有因此而说一句得罪神的话。他胜过了撒但的试探,胜过了财产与儿女,胜过了失去所有身外之物的试炼,也就是他能顺服神对他的剥夺,而且因此献上感谢赞美,这是约伯在撒但的第一轮试探中所表现的,也是约伯在神的第一次试炼中所作的见证。在第二次的试炼中,撒但伸手苦害约伯本人,约伯虽然体尝了前所未有的疼痛,但他的见证却是让人惊心动魄,他以他的刚强、信心与对神的顺服还有他对神的敬畏又一次打败了撒但,而他的表现与他的见证也又一次得到了神的认可与悦纳。在这次的试探中,约伯用他的实际表现来向撒但宣告:肉体的疼痛不能改变他对神的信与顺服,也不能夺去他依恋与敬畏神的心,他不会因着面临死亡而弃掉神,也不会丢掉自己的完全正直。约伯的坚毅让撒但变得怯懦,他的信心让撒但惧怕、丧胆,他与撒但决一死战的气势让撒但痛心疾首,约伯的完全正直让撒但在他身上再无从下手,从此便放弃对约伯的攻击,也放弃了在耶和华神面前对约伯的控告,这就意味着约伯胜过了世界,胜过了肉体,胜过了撒但,也胜过了死亡,他是完完全全的属神的人了。约伯在这两次的试炼中站住了见证,他的完全正直得以实际活出,他敬畏神远离恶事的生存法则的范围也得以拓展。经历了这两次的试炼,约伯的人生有了更丰富的阅历,这“阅历”让他变得更加成熟、老练,让他变得更加刚强、更加有信心,也让他更加坚信自己所持守的纯正的正确性与它的价值。耶和华神对他的试炼让他深深地体会、感受到了神对人的顾念之情,也让他感受到了神爱的宝贵,从此在他对神的敬畏中多了对神的体贴与爱。耶和华神的试炼不但没有将约伯拒之千里之外,反而让约伯的心与神更近了。当约伯所承受的肉体的疼痛达到顶峰的时候,约伯所感受到的来自耶和华神的眷顾让他不由自主地咒诅自己的生日,这个表现不是他早已计划好的,而是他发自内心的一种对神的体贴与宝爱的自然流露,他的这个“自然流露”是来自于他对神的体贴与宝爱。也就是说,因着他恨恶自己,因着他不忍心也舍不得让神受痛苦,所以他对神的体贴与宝爱达到了忘我的地步。此时的约伯将自己对神多年以来的仰慕、渴望、依恋都升华到了体贴与宝爱的地步,同时也将他对神的信、顺服与敬畏升华到了体贴与宝爱的地步。他不容许自己做丝毫的伤害神的事,不容许自己有任何让神伤痛的表现,也不容许因着自己的原因给神带去任何的难过、伤心甚至不愉快。在神的眼中,约伯虽然还是先前的那个约伯,但他的信、他的顺服与他对神的敬畏让神得到了完全的满足与享受,此时的约伯达到了神所预期要达到的完全,他成了神眼中名副其实的“完全正直”的人。他的义行让他胜过了撒但,让他为神站住了见证,也让他得以完全,让他的生命价值得以升华,得以超脱,也让他成了第一例不再被撒但攻击、试探的人。他因着义而被撒但控告,又因着义被撒但试探,因着义被交在撒但手中,因着义胜过撒但、打败撒但、站住见证,从此,约伯便成了第一个不会再被交给撒但的人,他真正地来到了神的宝座前,活在了光中,活在了没有撒但窥视与没有撒但残害的神的祝福之下……他成了神眼中的真正的人,他自由了……

关于约伯本人

在了解了约伯经历试炼的全过程之后,相信绝大多数的人对与约伯本人有关的信息开始产生兴趣,尤其对约伯是如何得到神的称许的“秘诀”更为关心,今天就让我们在这儿聊聊关于约伯这个人吧!

从约伯的日常生活中看到约伯的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

要聊约伯本人,那就从神口中对约伯的评价“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开始说起。

我们先来了解约伯的完全正直。

这里说的“完全正直”你们怎么理解?是不是认为约伯很完美、很刚正?当然这是字面上的解释与理解,要想真正地了解约伯本人,不能脱离现实生活,只在字面上、书本上、道理上是找不到任何答案的。我们先来看约伯这个人的日常生活起居是怎样的,就是看他在生活中的正常表现是什么,通过这些来了解约伯的生存原则与他的人生目标,也了解约伯此人的人性品质与他的追求。现在我们来看圣经中《约伯记》一章三节最后一句话:这人在东方人中就为至大。这话是说约伯的地位与身份在当时是很高的,在这里并没有告诉给人,他在东方人中就为至大是因着他的家产之多还是因着他的“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总之,约伯的地位、身份是受人青睐的,这是圣经给出的人对约伯的第一印象:约伯是个完全人,是个“敬畏神,远离恶事”的人;他拥有庞大的家产,也拥有尊贵的地位。对于拥有这样生活环境与条件的一个正常的人来说,他的日常饮食、生活品质与他各方面的私人生活是绝大多数人所瞩目的,所以我们必须接着读圣经以下的经文:(伯1:4-5)他的儿子按着日子,各在自己家里设摆筵宴,就打发人去请了他们的三个姐妹来,与他们一同吃喝。筵宴的日子过了,约伯打发人去叫他们自洁。他清早起来,按着他们众人的数目献燔祭。因为他说:“恐怕我儿子犯了罪,心中弃掉神。”约伯常常这样行。这段经文记述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约伯的儿女们常常设摆筵宴,一同吃喝;第二件事是约伯常常献燔祭,因为他常常为他的儿女们担心,唯恐他们犯罪,心中弃掉神。这两件事是两类人的不同生活内容的记述,一件是约伯的儿女们这类人因着生活富足而经常宴乐,生活奢靡,他们沉醉于酒足饭饱的生活之中,享受着丰富的物质带来的优越的生活品质。他们过着这样的日子,所以他们不免常常犯罪,常常得罪神,但他们却并不自洁,也不为此而献燔祭。可见,这些人的心中并没有神的地位,他们不思念神的恩典,也不害怕得罪神,更不害怕心中弃掉神。当然,有关约伯儿女们的详情并不是我们关心的内容,我们要讲的重点部分是约伯在临到这些事的时候是如何做的,那就是在这段经文中记述的另外一件事情,这件事涉及到约伯本人的人性实质与他的日常生活。在经文中记述道约伯的儿女们筵宴的时候,约伯并不在其中,而是只有约伯的儿女们常常一同吃喝。就是说,约伯并不设摆筵宴,也不与他的儿女们一同宴乐,大吃大喝,他虽然富足,拥有各样家产,并有许多仆婢,但他的生活并不奢华,他没有因着富足而沉迷于优越的生活环境之中,没有因着富足而贪恋肉体的享受,也没有因着富足而忘了献燔祭,更没有因着富足而渐渐地在心中远离神。可见,约伯此人生活检点,他并没有因着神对他的赐福而变得贪婪、喜爱享受,讲究生活品质,而且他做事谦逊,为人不张扬,在神面前小心谨慎,常常思念神的恩典、神的祝福,也时时存着敬畏神的心。在他的日常生活中,他常常清早起来为他的儿女们献燔祭,这就是说,约伯不但自己敬畏神,也希望儿女们能与他一样敬畏神,不做得罪神的事。就是在约伯的心里,丰富的物资并没有占据他的内心,也没有取代神在他心里的地位,他日常所行的不管是为他的儿女们,还是为了他自己,都与“敬畏神,远离恶事”有关。他对耶和华神的敬畏不是只停留在嘴上,而是付诸实行,表现在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之中。约伯这样的实际表现让我们看到了约伯此人的诚实,看到了约伯喜爱正义、喜爱正面事物的实质。他常常“打发人叫他的儿女们自洁”的意思是他并不同意也不赞许他儿女们的行为,而是在心里厌烦,在心里定他们的罪。他认定儿女们的行为是耶和华神所不喜悦的,所以,他常常让儿女们到耶和华神面前认罪。约伯的这一行为又让我们看到了约伯人性的另一面,那就是他从不与那些常常犯罪、得罪神的人同行,而是远离、躲避他们。尽管这些人是约伯的儿女,但他并没有因着与他们的血缘关系而丢掉他做人的原则,也没有因着情感而姑息他们的罪行,而是劝导他们认罪,获得耶和华神的宽容,也警告他们不要因着贪恋享受而弃掉神。约伯对待人的原则与他敬畏神远离恶事的原则是分不开的,他喜爱神所悦纳的,恨恶神所厌烦的,喜爱心中敬畏神之人,恨恶行恶事、行得罪神之事的人,他的爱憎表现在他的日常生活之中,这就是神眼中看到的约伯的正直,当然,这也是我们要了解的关于约伯在日常生活中待人接物的真实人性的流露与活出。

约伯在试炼中的人性表现(了解约伯在试炼中的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

以上我们所说的都是约伯未经受试探时在日常生活中所表现出来的人性的方方面面,相信约伯这方方面面的表现让人对约伯的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有了初步的认识与了解,当然也有了初步的肯定。我之所以说“初步”是因为绝大多数的人对约伯此人的人性品质与他对顺服神、敬畏神之道的追求程度还不是真正了解,就是说,绝大多数的人除了在圣经中了解到的约伯所说的“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与“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这两句话中对约伯有点好的印象之外,并没有对约伯有更深刻的了解,所以我们很有必要了解一下约伯在接受神的试炼的时候他的人性活出是怎样的,这样,约伯这个人真正的人性才能完整地呈现给每一个人。

当约伯听说了家产被掳、儿女丧掉性命、仆人被杀这些消息后,约伯的反应是这样的:(伯1:20)约伯便起来,撕裂外袍,剃了头,伏在地上下拜。在这句话中记述了一个这样的事实:约伯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没有惊慌,没有哭泣,也没有斥责报信的仆人,更没有去勘测现场,调查、核实事情的来龙去脉,好落实知道事情发生的原委,他没有为失掉家产而有任何惋惜或痛心的表现,也没有为失掉儿女、亲人而老泪纵横,相反,他撕裂外袍,又剃了头,伏在地上下拜。约伯的这一举动是不同于寻常之人的举动,他的这一举动让太多的人感到迷惑不解,也让太多的人在心里斥责约伯的“冷血”。当一个人的家产在瞬间中化为乌有的时候,正常的人会表现出痛心或绝望,甚至有的人产生了万念俱灰的念头。因为在人的心里家产代表人一生的心血,它是人生存的依靠,是人活下去的希望;人没有了家产就代表人的心血付之东流,也代表人没有了希望,甚至失去了未来,这是任何一个正常人对待家产的态度和家产与一个人的密切关系,也是人眼中的家产对人的重要性。所以,绝大多数的人对约伯对待家产如此冷漠的处理态度都感到不解。今天就让我们通过解读约伯的内心来解开绝大多数人的迷惑吧!

按照常理来讲,神赐给约伯丰富的家产,约伯理当为失掉家产而觉得对不起神,因为他没有看好、照顾好,没有守住神给他的家产,所以,当听到家产被掳之后,约伯的第一反应应该是到现场清点各样东西,然后向神认罪以便获得神的再次赏赐,而约伯并没有这样做,他之所以这样选择,自然有他的想法。在约伯的心中深深地认为他的一切都来源于神的赐福,并不是他劳碌所得,所以,他并不以所得的赐福为资本,而是以尽心尽力地持守自己当守的道为生存的原则。他宝爱、感谢神的赐福,但他并不贪恋或索取更多的赐福,这是他对待家产的态度。他既不为得赐福而做什么,也不为没有或失掉赐福而烦恼、忧伤过;他既不因着神的赐福而欣喜若狂、忘乎所以,也不因着常常享受赐福而忽略了神的道,忘了神的恩。约伯对待家产的态度让人看到约伯此人真实人性的流露:其一,约伯不是贪婪之人,他对物质生活的要求标准是很低的;其二,约伯从来就没有担心也不害怕神会从他手里夺走他的所有,这是他在心里对神的顺服态度,就是无论神什么时候夺走,或神是否夺走他都没有要求,没有怨言,他不问缘由,只求顺服神的安排;其三,约伯从来就不认为他的家产是自己劳碌得来的,而是神赐给的,这是他对神的信,即指约伯的信心。通过以上三条对约伯的概述,约伯此人的人性与他平日里的真实追求是不是就很清楚了呢?约伯能在丢掉家产的时候表现得如此冷静那是与约伯有这样的人性,有这样的追求分不开的。正因为他在平日里的追求才使他有身量有信心在神的试炼中说出“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这样的话。他的这一句话不是一朝一夕得来的,也不是他突发奇想编出来的,而是他多年的人生经历中看到的、收获来的。与所有只求神赐福却害怕、恨恶、埋怨神收取的人相比,约伯的顺服是不是很实际呢?与所有只相信有神却从来都不相信神主宰一切的人相比,约伯是不是很诚实、正直呢?

约伯的理性

约伯的实际经历与他正直、诚实的人性让约伯在丢掉家产与失掉儿女的时候作出了最理性的判断与最理性的选择,他这样理性的选择与他平日的追求和在平日里所认识到的神的作为是分不开的。约伯的诚实让他能够相信万物都在耶和华手中主宰;他的相信让他认识了耶和华神主宰万物的事实;他的认识让他愿意、能够顺服耶和华神的主宰、安排;他的顺服让他能越来越真实地敬畏耶和华神;他的敬畏让他越来越实际地远离恶事;最终,约伯因着敬畏神,远离恶事而变得完全;他的完全让他变得有智慧,也让他成了最有理性的人。

“有理性”怎么理解?字面上解释就是有理智、思想合乎逻辑不谬妄,有合适的言行与判断,有合适的规范的道德标准,但对于约伯的“有理性”就不是这么简单的解释了。这里说约伯是最有理性的人,是与他的人性和他在神面前的表现有关系。因着约伯是诚实的人,所以他能相信也能顺服神的主宰,这就让他收获到了他人收获不到的认识,这些认识让他能更准确地分辨、判断、定义所临到的事,因而也让他能更准确、更明智地选择当做的、当持守的。就是他的言语、行为、行事原则、行事方针很规范、很明确、很具体,而不是盲目、冲动、情绪化。他知道临到什么事如何对待,知道当如何平衡、处理各种复杂事件的关系,也知道当怎样持守住当持守的道,更知道如何对待耶和华神的赏赐与收取,这就是约伯的“理性”。正是因着约伯具备了这样的理性,他才能在丢掉财产、失去儿女的时候说出“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这样的话。

当约伯面临身体剧痛、面临亲友劝阻、面临死亡的时候,约伯实际的表现又将约伯此人真实的一面呈现给每一个人。

约伯的本真:真实、纯朴、不虚伪

我们来看:(伯2:7-8)于是撒但从耶和华面前退去,击打约伯,使他从脚掌到头顶长毒疮。约伯就坐在炉灰中,拿瓦片刮身体。这是约伯身上长毒疮之后如何表现的一段描述。此时约伯坐在炉灰中,忍受着身体的疼痛,没有人给他医治,也没有人帮他减轻身体的疼痛,而是他自己用瓦片刮去毒疮的创面。表面上来看,这只是约伯受苦期间的一个片段,与约伯本人的人性与对神的敬畏搭不上关系,因为约伯在这个期间并未说什么话来表明此时的心情与他的观点,但是约伯的举动与他的表现仍然是他人性的一个真实流露。前面我们在一章中的记述中看到“约伯在东方人中就为至大”,而在二章的这个片段中让我们看到了这个在东方人中为至大的人竟然“坐在炉灰之中,而且自己拿瓦片刮身体”,这一前一后的两个描述是不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呢?这个对比让我们看到了约伯的本真面目:约伯虽然身份、地位显赫,但他从不宝爱,也不在乎他的身份与地位;他不在乎人怎么看待他的身份,也不在乎他的所做所表现能否给他的身份带来什么负面影响;他不贪恋地位之福,也不享受地位、身份给他带来的光环,他只在乎在耶和华神的眼中他的价值与活着的意义是什么。约伯的本真面目就是约伯此人的实质:他不喜爱名利,不为名利活着;他真实、纯朴,不虚伪。

约伯爱憎分明

在约伯与妻子的对话中约伯的另一方面的人性又呈现给大家:(伯2:9-10)他的妻子对他说:“你仍然持守你的纯正吗?你弃掉神,死了吧!”约伯却对她说:“你说话像愚顽的妇人一样。嗳!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约伯妻子看到约伯如此受痛苦,便试图劝说约伯,以便帮助约伯从痛苦中解脱出来,但妻子的“好意”并没有得到约伯的赞许,反而惹怒了约伯,因为她否认约伯对耶和华神的信与顺服,同时也否认了耶和华神的存在,这在约伯是不能容忍的,因为他从来就不容许自己做出抵挡神的事,也不容许自己做出伤神心的事,更何况是他人呢?他怎么能眼看着别人说出亵渎神、对神污辱的话而无动于衷呢?所以,他才称妻子为“愚顽的妇人”。约伯对待妻子的态度带着怒气、恨恶,也带着责备、训斥,这正是他爱憎分明的人性的自然流露,也是他正直人性的真实表现。约伯是有正义感的人,他的正义感让他能恨恶邪恶的风气、潮流,恨恶、定罪、弃绝谬理邪说、奇谈怪论或荒诞之说,也让他在“众叛亲离”的情况下能依然坚守自己的正确原则与立场。

约伯的善良与真诚

既然在约伯的各种表现都能看到约伯此人的人性流露,那么在约伯开口咒诅自己的生日这件事上又能看到约伯怎样的人性呢?这就是以下我要交通的话题。

前面我说过了约伯为什么咒诅自己生日的根源,在这件事上你们看到了什么?如果约伯是一个心地刚硬、是一个没有爱、是一个冷酷无情没有人性的人,他会体贴神的心意吗?他会因着体贴神的心而恨恶自己的生日吗?就是说,如果约伯心地刚硬、没有人性,他会因着神的伤痛而伤心吗?会因着神为他伤痛而咒诅自己的生日吗?答案当然是:断然不会!因着约伯心地善良,他才会体贴神的心;因着约伯体贴神的心,他才会感受到神的伤痛;因着约伯心地善良,他才会因着感受到神的伤痛而更加痛苦;因着约伯感受到了神的伤痛,他才开始恨恶自己的生日,因而咒诅自己的生日。在外人来看,约伯在试炼中的所有表现都可称得上是人学习的楷模,唯独约伯咒诅自己的生日这一事让人对约伯的完全、正直划上了问号或给出了不同的评价。事实上,约伯此举才是约伯此人人性实质的最本真的流露,他的人性实质没有掩饰,没有包装,没有经人加工,他的这一举动让人看到了他内心深处的善良与真诚,他就是一汪泉水,清澈见底,纯净透明。

了解了约伯本人的方方面面之后,相信绝大多数的人对约伯这个人的人性实质有了一个相对准确客观的评价了,同时也对神所说的“完全正直”有了深刻的、进一步的、实际的了解与领会了,希望这些了解与领会能帮助人走上“敬畏神,远离恶事”的道。

神将约伯交与撒但与神作工的宗旨的关系

虽然在此时绝大多数的人认可了约伯的完全正直,也认可了约伯是“敬畏神,远离恶”的人,但人并不因着对约伯的认可而更了解神的心意,许多人在羡慕约伯本人的人性与追求的同时对神提出了这样的疑问:约伯如此完全、正直,如此让人爱慕,为什么神会把他交给撒但让他受如此多的苦呢?相信类似的问题在好多人心里都存在,也就是说,这个疑问是多数人心里的问题。既然这个问题让多数人都感到困惑,那我们就很有必要将这个问题拿出来摆在桌面上解释清楚。

神作的每一件事都很有必要,也都有着非凡的意义,因为他在人身上所作的都涉及他的经营,涉及人类的蒙拯救,当然,神作在约伯身上的工作也不例外,尽管约伯是神眼中的完全正直的人。就是说,神无论怎么作,以什么方式作,以什么为代价,以什么为目标,他所作之事的宗旨是不变的。这个宗旨就是将神的话、神的要求、神对人的心意作到人里面,也就是将所有神所认为的正面事物都按着神的步骤作到人里面,使人能明白神的心、明白了解神的实质,也使人能顺服神的主宰、安排,达到敬畏神、远离恶,这是神所作之事的一方面宗旨;另一方面,因着撒但是神作工中的衬托物、效力品,所以人常常被交与撒但,神以这种方式让人在撒但的试探与攻击中看见撒但的邪恶、丑陋、卑鄙,从而恨恶撒但,对反面事物有所认识,有所分辨,在这个过程中,让人逐步摆脱撒但的控制,摆脱撒但的控告、搅扰与攻击,直到人凭着神的话,凭着对神的认识、顺服,对神的信心与敬畏完全胜过了撒但的攻击,胜过了撒但的控告,人就彻底从撒但的权下得以被解救出来了。人得以被解救意味着撒但宣告失败,意味着一个人不再是撒但口中的食物,不再是撒但要吞吃的对象,而是撒但放弃的对象。因为这样的人正直,对神有信心、有顺服、有敬畏,是与撒但彻底决裂的人,这样的人让撒但蒙羞,让撒但丧胆,也让撒但彻底失败,他跟随神的信心与对神的顺服、敬畏打败了撒但,使撒但对他彻底放手,这样的人才是神真正得着的人,这就是神拯救人的最终目标。每个跟随神的人,如果想要蒙拯救,如果想完全被神得着,就必须面临来自撒但的大大小小的试探与攻击,从这里走出来能完全胜过撒但的人就是蒙拯救的人了。就是说,一个蒙了神拯救的人是一个历经神试炼,历经撒但无数次试探、攻击的人;一个蒙了神拯救的人是一个明白神心意、明白神要求,能顺服神的主宰、安排,在撒但的试探之中不弃掉“敬畏神,远离恶事”之道的人;一个蒙了神拯救的人是一个诚实、善良、爱憎分明、有正义感、有理性能体贴神、宝爱神的一切的人。这样的人没有了撒但的捆绑、窥视、控告、残害,是完全获得自由的人,是完全得以释放、解脱的人,约伯就是这样的自由之人,这也就是神为什么要将约伯交与撒但的意义所在。

约伯虽然身经撒但的残害,但他却得着了永远的自由释放,得着永远都不受撒但败坏、残害与控告,而是能无牵无挂、无忧无虑地活在神的面光之中,活在神对他的赐福之中这样的权利。这个权利没有人能剥夺、没有人能毁坏、没有人能占有,这个权利是约伯自己凭着自己的信心、毅力与对神的顺服与敬畏换来的,他用他的生命作代价赢得了他在地上幸福、快乐地活着,赢得了他作为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在地上天经地义地敬拜造物主而无任何干扰的资格与权利,这也是约伯经受试探之后最大的成果。

在人未蒙拯救以先,人的生活常常被撒但搅扰,甚至被撒但控制。就是说,一个未蒙拯救的人就是一个被撒但囚禁的人,是一个没有自由的人,是一个没获撒但放手、是一个没有资格与权利敬拜神的人,是一个被撒但紧追不舍、穷追猛打的人,这样的人没有幸福可言,没有正常的生存资格可言,更没有尊严可言。只有人自己站出来与撒但争战,以你对神的信心,对神的顺服与对神的敬畏作武器与撒但决一死战,彻底打败撒但,让撒但看见你就躲避,看见你就丧胆,这样撒但便彻底放弃对你的攻击与控告了,此时你便获救成了自由人。如果你只有与撒但彻底决裂的决心,却并不具备打败撒但的有利武器,那你的处境仍是很危险,长久下去,当你被撒但折磨得精疲力竭却仍不能作出见证,仍不能完全摆脱撒但对你的控告与攻击,那你蒙拯救的希望就很渺茫了。最终,也就是当神的工作宣告结束的时候,你仍被撒但紧紧抓住,不能挣脱,那你就永远没有机会与希望了,言外之意,就是这样的人完全被撒但掳去了。

接受神的检验 战胜撒但的试探 让神得着全人

在神对人长期的供应扶持的工作期间,神将他的心意、他的要求都一一告诉给人,也将神的作为、神的性情与神的所有所是显给人看,目的是为人装备身量,让人在跟随神期间从神得着各方面的真理,这些真理就是神给人的与撒但争战的利器,人有了这些装备便要面对神的检验。神的检验有多种方式、多种途径,但每一个途径与方式都要借着神的仇敌——撒但来“配合”。也就是说,神给了人与撒但争战的利器之后,就要将人交给撒但,让撒但来“检验”人的身量,如果人走出了撒但摆设的阵营,活着走出了撒但的围攻,那人就通过了这次的检验;如果人未走出撒但的阵营,而是让撒但降服了,那人就未通过检验。神无论检验人的哪方面,检验的标准就是人是否在撒但的攻击之下站住了见证,是否在撒但的网罗之中弃掉了神、缴械投降归顺撒但。可以说,人能否蒙拯救就在乎人是否能战胜撒但,打败撒但;人能否获得自由就在乎人是否能独立地拿着神交给的武器战胜撒但的捆绑,让撒但对人彻底死心、放弃。撒但对一个人的死心与放弃,意味着撒但不再与神争夺这个人,不再控告、搅扰这个人,也不再肆意摧残、攻击这个人,这样的人才真正地被神得着了,这就是神得着一个人的全过程。

约伯的见证给后人的警示与启示

在明白了神完全得着一个人的全过程的同时,人也了解了神将约伯交给撒但的目的与意义。对于约伯所受的苦难人不再耿耿于怀,对于约伯受苦的意义也有了全新的领悟,人不再为自己能否临到约伯一样的试探而担心,也不再抵触、抗拒神的试炼临到。约伯的信心、顺服与约伯战胜撒但的见证给了人莫大的帮助与鼓励,从约伯身上人看到了自己蒙拯救的希望;看到了人凭着信心与对神的顺服、敬畏是完全可以打败撒但、战胜撒但的;看到了只要人能顺服神的主宰、神的安排,只要人有失掉一切也不弃掉神的决心与信心,人便可以让撒但蒙羞失败;看到了只要人有宁可丢掉性命也要站住见证的决心与毅力,撒但便闻风丧胆、仓皇退却。约伯的见证给了后人一个警示,这个警示告诫人,人若不战胜撒但就永远不能摆脱撒但的控告与搅扰,也永远不能摆脱撒但的攻击与残害。约伯的见证也给了后人一个启示,这个启示让人明白了人只有做完全、正直的人才能敬畏神、远离恶事;明白了人只有敬畏神、远离恶事才能为神作刚强响亮的见证;人只有为神作了刚强响亮的见证,才能永远不受撒但的控制而活在神的引领、保守之下,这才是真正的蒙拯救。约伯此人的人性品质、人生追求是每个追求蒙拯救之人所该效法的,他一生的活出与他在试炼中的表现是每个追求“敬畏神、远离恶事”之道的人的宝贵财富。

约伯的见证让神得到安慰

现在我跟你们说约伯这个人是一个可爱的人,你们也可能领会不到其中的含义,也体会不到我为什么要说这些事的心情,等到有一天,当你们经历了约伯一样的或者是类似的试炼,当你们经历了患难,经历了神亲手为你们摆布的试炼,当你在试探中为了战胜撒但,为了为神作见证而全力以赴的时候,忍受羞辱痛苦的时候,你就能体会到我说这些话的意义了。那个时候你会觉得与约伯相比你还差得很远,你会觉得约伯是一个多么可爱的人,是一个值得你去效仿的人,到那个时候,你会体会到约伯所说的那几句经典的话语对于一个败坏的人来说、对于一个在现在这个时代生活的人来说是多么重要,而约伯所能做到的对现在的人来说是多么难做到,当你觉得难做到的时候,你就可以体会到神的心是多么着急,多么担忧,为了要得着这样的人,神所付的代价是多么的高昂,神对人类作的、神所付出的是多么的宝贵。话交通到这儿,你们对约伯这个人是不是有一个准确的了解、也有一个正确的评价了?在你们心目中约伯此人到底是不是一个真正的“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的人呢?相信绝大多数的人可以肯定地说:是。因为约伯所行所表现出来的这些事实是任何一个人包括撒但都不可以否认的,它们是约伯战胜撒但的最有力的证据。这个证据是从约伯身上产生的,这是神所得着的第一例见证,所以当约伯战胜了撒但的试探,为神作了见证的时候,神在约伯身上看到了希望,神的心也从约伯身上得到了安慰。创世以来一直到约伯这个时候,神第一次真正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安慰,什么叫从人得着安慰,神看到了也得到了什么叫真正的为他所作的见证。

相信绝大多数的人听了约伯的见证与对约伯本人的各方面叙述之后,对自己前方的路途有了规划,也相信绝大多数充满忧虑与恐惧的人开始慢慢放松身心,开始一点一点地释怀了……

摘自《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