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释基督徒述遭残酷劳役、体罚 曾严重心脏病发求医被拒险死

一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向《寒冬》讲述了他因信仰而被关押四年零六个月的恐怖经历。

中国监狱
中国监狱(合成图)

获释半年多了,唐博轩仍未摆脱恐惧,即使是敲门声也令他高度紧张,十分戒备。4年半的牢狱生活带来的伤害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精神上的阴影也难以磨灭。他害怕再回到那个关押他的人间地狱。

被视为A类分子重点管控

2014年,他因信全能神被捕、判刑。

在监狱中,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视作A类分子,遭重点管控,除了安排两名犯人24小时贴身监视以外,劳动量通常也比一般犯人多。

唐博轩每天的任务是用极细的铜丝制作1800个电子零件,而其他犯人每天只需完成1600个。

“任务完不成就被罚。一天完不成,下班后就被罚站几个小时;几天完不成,就做电疗(电棍电击);长期完不成就关禁闭和整训各15天。”唐博轩回忆道。

犯人每天必须要工作11个小时。由于害怕完不成任务遭到残酷体罚,唐博轩不得不拼命地干活,丝毫不敢放松,不久后他的左手大拇指就变了形。巨大的工作量令唐博轩每天高度紧张,常常压抑得凌晨三四点才睡着。

为了获得高额利润,监狱方极尽压榨之能事,犯人中午吃饭时间只有5分钟,直接在车间解决。因为伙食极差,唐博轩常常饿得头昏眼花,有两次差点昏倒,即便这样也不敢停下手中的活。

犯人连上厕所都被限制,这样他们就有更多时间劳动。唐博轩常常憋得小腹疼痛,时间长了排便困难。有些犯人实在憋不住了,就拿喝水的杯子或塑料袋在自己的工位下悄悄解决。

“畜生都有上厕所的权利,在监狱,人连畜生都不如。”唐博轩说。为了节约时间,他尽量少喝水,不上厕所。

相对于巨大的劳动量,犯人们能得到的报酬微乎其微,不给报酬是常事。有时,一个月只得到6块钱人民币(约0.8美元),连买基本的洗漱用品都不够。

面对犯人的不满,监区书记训斥他们竟敢对抗监狱。

心脏病突发,就医遭拒

在中共监狱里,大多数良心犯往往连就医的权利都被剥夺。这一点,唐博轩也深有体会。

他回忆说,关押期间的一天晚上,他突然心跳加速,呼吸困难,全身冒冷汗。由于狱医曾警告说晚上生病不许打报告,唐博轩只能忍痛熬到第二天早上,被其他犯人抬到医务室。医生敷衍地给他开了三天的药,就把他打发回监室。

三天后,唐博轩病情加重,医生检查时发现他的脉搏跳动非常快,每分钟跳动200多次。医生说是心脏病,非常危险,但也只是草草登记,就让人把他抬回监室。唐博轩已经快说不出话了,他用微弱的声音要求通知家人保外就医,遭管教一顿怒吼。

根据监狱规定,在押人员有权利每周剪指甲、理发、剃须一次。有一次,管教长达40天不让唐博轩和犯人们剃须。他们只好把衣服和被子上的线拆下来,用两根线夹住胡子一根一根地拔,疼得流泪,次日嘴唇就发炎肿大。

全能神教会是中国最大的基督教新兴宗教团体,因发展快、人数多被中共视作威胁而遭到严厉镇压,是目前受迫害最为严重的宗教团体。根据《中国刑法》第三百条规定,加入“邪教”(全能神教会自1995年开始被中共列入“邪教”名单)可判处3至7年以上有期徒刑。全能神教会有的基督徒被判刑长达15年。

(为保护当事人,文中使用的是化名)

来源:寒冬/邓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