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揭露中共的又一个谎言——我们已释放了90%的维吾尔人

新疆中共高层领导人声称,大多数被关押在教育转化营的人都找到了 “合适的工作”。事实上,他们尚未被释放,只是被强迫在教育转化营内建的工厂工作。

作者:马西莫·英特罗维吉(Massimo Introvigne)

“创发创新电子” 是新疆伊宁市教育转化营内其中一家工厂,在押人员被强迫在里面工作。

一次说谎,不断圆谎。中共起初宣称条件恶劣的、关押着300万维吾尔人和其他良心犯(包括全能神教会信徒)的新疆教育转化营根本不存在。后来面对教育转化营确实存在的大量证据,中共又改口说这些是 “职业培训学校”。《寒冬》曾率先独家发布从教育转化营内部流出的视频证据,证明这些教育转化营其实是监狱。

现在中共又开始大放厥词,散布这个谎言的第三个版本。7月30日,两名新疆中共高层领导人对外宣布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是被关押过,但在新闻发布会上,新疆自治区副主席艾尔肯·吐尼亚孜(Alken Tuniaz)说,大多数被关押在教育转化营的人 “90%以上的学员已回归社会,重返家庭,过着幸福的生活”,而新疆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Shorat Zakir)则声称被释放的人当中有90%已经找到了工作。

说实话,真搞不清楚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一个人宣布90%被关押的人已被释放,另一个人又说90%被释放的人已找到了工作,却没有明说有多少人已被释放。这两种说法明显是不同的。

其实,无论哪一种说法都是不对的,但中共的语言总带有马克思主义特有的风格,历来说话都是半真半假、似是而非,背后隐藏着一个实质性的谎言。中共说教育转化营有很多被关押的人 “已回到自己的家中”,这不过是个谎言。他们中的许多人在海外都有亲人,大家都没有收到任何这样的好消息,他们仍然杳无音讯。维吾尔活动人士罗珊·阿巴斯(Rushan Abbas)建议参加过这些新闻发布会的记者明确地问一下(中共),现在她姐姐身在何处,就问一个名字,一个曾经被关押过的人,她是一名医生,不需要任何 “职业培训”,自从2018年9月进了教育转化营便失踪了。难道她不在90%的人当中?那她现在到底在哪里?

《寒冬》曾报道,2018年、2019年中共疯狂地扩建教育转化营。难道新建这些教育转化营就是为了几个月后拆掉它们?谁会信呢。然而,中共的谎言就是这样半真半假,似是而非。《寒冬》已经将这些事实一笔一笔地记录了下来(包括通过发布视频的方式),可以作为证据。确实,有些维吾尔人不在新疆的教育转化营里了,他们已被秘密转移到中国的其他省市。然而,他们的处境丝毫没有改变。有几千名维吾尔人最近被转移到河南的监狱,一名非常勇敢的监狱工作人员告诉《寒冬》,“这些维吾尔人每天24小时都戴着手铐和脚镣,被单独关押在高危监区,只要狱警认为哪个人不听话,随时就可以击毙。这些人被终身监禁,不判刑,不定罪,让他们在监狱里自生自灭。”

确实,许多被关押在教育转化营的人(也许是多数人,有些人甚至可能会说有90%的人)已经 “找到了合适的工作”,但我们怀疑这些工作是否真的是 “他们喜欢的”。除了被强制洗脑,越来越多被关押在教育转化营里的人被派往各个工厂工作,而这些工厂只是转化营内大型建筑楼群(包括监狱在内)的一部分。

欢迎来到 “自由之地”:一进新疆伊宁市教育转化营,“犯人” 就必须在9个工厂内工作。

例如,伊宁市霍城县2018年修建了一座大型教育转化营,占地面积约10万平方米,内建监狱式的 “犯人” 宿舍,以及服装厂、电子厂和食品加工厂等9家工厂。这些工厂现已开始运作,“犯人” 就是被送进这些工厂 “工作”。强迫劳动、强制劳役的收入被用来支付关押300万维吾尔人和其他 “犯人” 的监狱所产生的巨额费用,这确实是一份 “合适的工作”。

在新疆伊宁市教育转化营内人们被强制劳役、从事 “合适工作” 的其中一个厂房内,工人正在调试机器。

 

来源:寒冬/马西莫·英特罗维吉(Massimo Introvign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