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如何破坏和阻挠联合国人权机制

无代表国家和民族组织(UNPO)的一份报告详细记录了中共政府(及其他专制政权)正利用合法或不合法手段压制受迫害群体,极力阻挠受迫害者的呼声得到国际社会关注。

作者:马可·莱斯宾蒂(Marco Respinti)

UNPOStvn2567CC-BY-SA-3.0

如果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 Human Rights Council)变成自己最大的敌人该怎么办?日前,在英国经济与社会研究委员会(Economic and Social Research Council)的支持下,无代表国家和民族组织携手牛津大学和西藏正义中心(Tibet Justice Centre,西藏正义中心是美国的一个合法机构,成立于1989年,总部设在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Oakland),倡导人权,支持西藏人民自决),共同发布了一份重要报告《得寸进尺:欺凌和妨碍联合国人权机制的行径》(Compromised Space: Bullying and Blocking at the UN Human Rights Mechanism),记录了专制政权操纵整个联合国人权机制,竭力阻挠、破坏追究其反人类罪、侵犯人类尊严法律责任的一切努力。这份报告发布于美国促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Ministerial to Advance Religious Freedom)期间,三个国家成了该报告重点关注的对象:伊朗、俄罗斯,当然少不了中国。该报告所列的数据是根据与来自不同族群的77名人权工作者的访谈以及他们提供的证词,历时三年调查得出的结果。

专制国家一般都会拦阻受迫害的弱势群体跟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接触。例如,专制国家用诡计或出面阻止民间社会团体参加联合国会议,确保它们在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United Nations Economic and Social Council(ECOSOC,简称经社理事会)不能获得咨商地位(这是联合国给予非政府组织的最高级别地位);再例如,专制国家在国内外从政府资助的组织中抽调人员对民间社会团体的活动人士及其家人进行骚扰、恐吓,以达到阻止其代表进入联合国总部的目的。这不禁让人想起中共一贯使用的手段,即使这些手段毫无成效,甚至有时还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就像中共利用韩国反 “邪教” 活动分子、中共的 “同路人” 吴明玉在韩国组织活动收到反效果那样。

正如无代表国家和民族组织秘书长拉尔夫·邦奇先生(Ralph J. Bunche III)向《寒冬》所解释的,“伊朗、俄罗斯和中国现在双管齐下,他们一边利用联合国现有的程序,一边极力操纵法律机制,将合法性和非法性揉合在一起。” 邦奇先生还说,具体而言,中国 “内蒙古、维吾尔和西藏的活动人士设法前往联合国,却被关押起来。因此,至今还没有一个藏人能离开被中共政府占领的藏区,顺利前往位于日内瓦或纽约的联合国总部提供证词,然后安全回国”。

多里坤·艾沙先生(Dolkun Isa)是另一个典型例子。他是总部设在德国慕尼黑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的现任主席,也是无代表国家和民族组织的副主席。邦奇先生说,“由于中共对联合国施压并提出强硬要求,艾沙先生一直未能在联合国经社理事会获得咨商地位。他和他的支持者甚至就在联合国大楼内被跟踪、骚扰。由于中共政府的影响,多年来他一直被定为『恐怖分子』,尽管从未有证据表明他参与任何恐怖组织。”

无代表国家和民族组织是一个由非政府人员组成的国际组织。拉尔夫·邦奇秘书长说,“我们这个组织1991年成立于荷兰,旨在满足那些逃离共产党政权的人的需求,与逃亡者携手为那些无法出席国际场合的人发声。” 该组织在比利时布鲁塞尔设有办事处,位置极具战略性,是欧洲议会的所在地,而且不久还将增加美国办事处和瑞士日内瓦办事处,而日内瓦是联合国第二大办事处的所在城市。邦奇先生指出,“我们这个组织代表了46个国家和民族,共2.5亿人”,这些人面临的处境大多数都很艰难,其中很多都很悲惨,中国的维吾尔人处境更是相当于文化灭绝,令人震惊。

为什么维吾尔人在中国遭到严重迫害和镇压?邦奇先生解释道,“这是两个观点导致的。首先,中国政府希望消灭(民族)多元化。维吾尔人不属于汉族,所以他们必须直接消失。其次,(对中共政府而言)维吾尔人不幸处在一带一路倡议的中心地带,本身就是一块绊脚石,应该被打碎、挪走。” 所有希望能帮助维吾尔人减轻痛苦的人 “都应该要求中共终止拘禁新疆人民的行径,拆除目前关押着数百万维吾尔人的集中营。这也意味着,在此之前,中国不能被视为战略盟友:与中国的合作并不能缓和这一局势”。这位无代表国家和民族组织的领导人总结道,新疆维吾尔人所发生的 “也是当今世界所发生的”。

 

来源:寒冬/马可·莱斯宾蒂(Marco Respinti)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