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学者” 为中共辩护——这是真的吗?

华盛顿促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落幕后,中共召集一批 “维吾尔和哈萨克学者” 写联名信指责美国。看起来只是又一场骗局。

天山网登载的联名信截图

作者:塔希尔·伊明(Tahir Imin)

上周,在华盛顿特区召开的促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上,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谴责中共虐待维吾尔人的暴行,称之为 “本世纪的污点”,随后,新疆中共政府的官方喉舌天山网就发布了一封 “维吾尔和哈萨克学者” 联名写给蓬佩奥先生的信,企图反驳其言论。

本人在此对该联名信的可信度提出几个问题。第一,中国媒体从不报道外国政府或官​​员批评中国的言论,这些 “学者” 和 “知识分子” 怎么会知道蓬佩奥先生在美国的言论和讲话内容呢?

在大陆,国家对媒体的管控非常严格,民众甚至对香港持续一个月之久的大规模抗议活动都一无所知,因为在中国,普通群众只能接触到国家办的中央电视台、新华社等官方媒体。

第二,这些学者为什么能回应外国政府,他们又怎么能够作出回应呢?

目前,那个地区还没有一个人(包括维吾尔人)敢于或者尝试公开回应国际事件,他们对所谓的教育转化营等问题一直以来都保持沉默。中共要求维吾尔学者对很多世界大事和时事话题噤声,其中包括9·11恐怖袭击事件,伊拉克战争,伊斯兰国(ISIS)的崛起,以巴冲突,英国脱欧,日本海啸,等等。

所有维吾尔学者及当地政府官员也被禁止对维吾尔地区的事件作出任何回应,如2014年和田事件,2010年以来推行的双语教育政策,1980年以来中共政府资助大批汉人移居该地区的运动,2009年数万名维吾尔人被输送到中国内地务工,2000年以来维吾尔人的高失业率问题,2017年强迫维吾尔女性与汉族人通婚,以及2010年以来成千上万名维吾尔孩童失踪的事件。

然而这次,突然之间,这么多 “学者” 竟被获准联合起来,统一口径致信蓬佩奥先生。中国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开放的社会了呢?

第三,为什么在维吾尔人中间真正享有盛誉的重要学者没有在这封信上签名?

在媒体界、学术界、文化以及商业领域能代表维吾尔民族的维吾尔学者和知识分子有成千上万,但是,这份联名信上看不到他们的名字。签署联名信的所谓 “学者” 和 “知识分子” 都是为中共政府卖力的,他们长期以来在很多问题上都充当了中共政府的喉舌。那么,这封信真的可以说明维吾尔地区的实情吗?它能代表那个地区至少1500万维吾尔族以及其他突厥民族人民的心声吗?

据了解,自从2017年反维吾尔的运动全面开展以来,很多知名的维吾尔知识分子失踪或被关押。因此,我们想问问中国政府:这些声名远扬且举足轻重的维吾尔学者在哪里?

当地高等学院的校长和副校长在哪里?新疆大学维吾尔语言学家、德高望重的学者阿尔斯兰·阿卜杜拉(Arslan Abdulla)在哪里?新疆师范大学前校长兼新疆文联主席阿扎提·苏力坦(Azat Sultan)在哪里?

新疆大学校长塔西甫拉提·特依拜(Tashpolat Tiyip)在哪儿?新疆医科大学校长哈木拉提·乌普尔(Halmurat Ghopur)在哪儿?新疆教育刊物的作家兼记者亚力坤·肉孜(Yalkun Ruzi)在哪儿?新疆师范大学的教授和作家阿卜杜尔·卡迪尔(Abdul Kadir)在哪儿?新疆大学教授热依拉·达吾提(Rahile Dawut)又在哪儿?100多家维吾尔杂志的主编和副主编都在哪儿?

还有那些最有资格谈论中国宗教政策的人,即2万多宗教学者和阿訇,联名信上也没有他们的名字,他们又在哪儿?

另外,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促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上发表讲话的第二天,这封联名信就在网上发布了。我们只能推定这封信是中共提前就写好的,为了随时回应蓬佩奥的讲话。否则,这么多人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凑到一起,写联名信,然后又发布出去呢?

这封联名信分明是中共宣传部门预备和安排的,不能代表如今正生活在前所未有的压力和隐蔽的种族灭绝政策之下的维吾尔人民的立场与看法。

无论是在自己家乡的维吾尔人还是世界各地的维吾尔人都对国务卿蓬佩奥表示由衷的感谢。他们需要美国政府以及其他外国政府站起来为捍卫他们的人权说话,需要他们做更多的事情来拯救这个因中共的迫害受到生存威胁的民族。

 

来源:寒冬/塔希尔·伊明(Tahir I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