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洗脑性虐 基督徒亲述四年非人牢狱折磨

剥夺睡眠、蹲板凳、水刑、性侮辱,一名全能神教会信徒遭受中共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和高压洗脑。

网络图片

编者按:据全能神教会2018年遭受中共政府镇压迫害年度报告显示,去年至少有685名该教会成员遭受酷刑和洗脑,至少20人被迫害致死,其中7人死于法制教育中心。中共对该教会成员施行酷刑、洗脑,目的是迫使其出卖教会其他成员,交代教会钱财信息,并签悔过书放弃信仰。

近日,一名全能神教会女信徒向《寒冬》讲述了她被酷刑洗脑的悲惨遭遇。

我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2014年秋,21岁的我在一次传福音中被抓捕。那之后发生的事就像一场噩梦,我至今记忆犹新。

被关进秘密基地洗脑140天
我被抓捕后,被关进一家宾馆,也就是中共的秘密洗脑基地。在那里,警察强迫我观看亵渎神的视频,还给我灌输各种污蔑、诋毁全能神教会的言论。

一周后,警察看我还不签悔过书,就罚我站着,连续三天三夜不让我睡觉,只要我一闭眼,管教就用书狠打我的头和脸,打得我鼻青脸肿。因实在太困了,罚站时我的头总是撞到墙。一女警说我吵到她睡觉,就拿起棍子狠抽我,有一次抽了我半个小时,我的屁股被打得又肿又痛。

洗脑4个多月后,他们看我依然不 “转化”,就把我转到看守所关押。

判刑四年,酷刑洗脑
2015年底,我被扣以 “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 判刑4年。

服刑期间,为迫使我放弃信仰,监狱于2016年8月专门开了一个洗脑班,让2名老师(当局安排的专门对宗教良心犯做思想转化工作的人员)给我洗脑,1名女警、7名犯人负责看管我。

每天上课时,我都被要求坐在老师跟前,只要我不接受他的观点,他马上用手猛打我的头,2个犯人在我身后押着我给老师打,我的头每次都被打得痛到发木。从那之后,我的后脑勺经常感到很沉。

狱警还不让我睡觉,为了防止我睡着,她们指使犯人用力掐我的手臂和大腿,每晚不停地对我说亵渎神的话,企图使我精神崩溃。我担心中了她们的诡计,心里一直祷告,一刻都不敢离开神。就这样,在长达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几乎很少睡觉。

为防止我睡觉,犯人还强迫我整天蹲在小凳子上,我常困得从凳子上摔下来,有时一个晚上就摔下来上百次。我被折磨得精神恍惚,视力模糊,摔下来后根本找不到凳子,犯人就狠狠地踢我的下体,我的下体被踢得又肿又黑,连小便都疼痛难忍。

在狱警的纵容下,犯人肆意折磨羞辱我。有两次犯人连续几天不让我上厕所,逼得我大小便都拉在裤子里,整个房间臭气熏天,犯人们都围着我看,羞辱我,还拉着我在屎尿上滚。面对如此羞辱,我痛苦万分,但无力反抗。就这样持续了四天,当终于被允许洗澡时,我的屁股上已经长满了红疮。

扎指甲缝,控食折磨
洗脑期间,犯人还用又长又尖的手指甲扎我的指甲缝,我的手指经常被扎得血淋淋,痛不欲生。

此外,狱警还吩咐犯人每餐只给我吃几口饭,我饿得连喝水都吐,瘦得皮包骨,犯人还逼我做蹲马步、原地跑步等运动,不服从就要被打。

因一个多月被控食和剥夺睡眠,我的身体极度虚弱,连话都说不出来,有时突然什么也看不见,晕倒好几次,可狱警不但不让我接受治疗,还说我是故意的,甚至用沾了辣椒水的抹布不停在我脸上抹,辣得我睁不开眼。

遭受水刑,濒临死亡
为迫使我屈服,狱警指使几个犯人把我拉进厕所,两个犯人抓住我的头,按进装满水的桶里。

当时我无法呼吸,不停地挣扎,她们反覆把我按进水里几次,又抬起水桶不停地往我脸上倒水,我几乎要断气,以为自己快要死了,只能在心里不停地祷告。

更让我羞愤至极的是,有两次我在接受洗脑时,拒绝否认信仰,女警就让犯人强行抓住我,扒光我的衣服,甚至丧心病狂地玩弄我的下体。我痛苦万分,却只能任由她们侮辱,我心想,这些哪里是人啊,简直都是畜生、魔鬼啊!

7个多月的酷刑、洗脑,使我的肉体和精神受尽摧残。

2018年11月,我终于走出魔鬼监狱,但噩梦并没有结束,中共仍未放松对我的监视,要求我每三个月去派出所报到一次,连续报到五年。

因着中共的酷刑折磨、精神摧残,我体重下降了三十多斤,还留下了后遗症,常常头痛、全身无力,手常常抽筋,不能提重东西。

来源:寒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