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严控三自教堂基督徒变 “党徒”

从登记三自信徒信息,到控制聚会讲道内容和基督徒所阅读的宗教书籍,三自教会被转化为隐形的党的分支机构。

《寒冬》曾报道过当局强行登记基督徒信息,如今登记工作仍持续进行,中共正不断地利用其搜集到的信息严密监视基督徒,并转化其信仰。

信息登记,信徒去向遭严格管控
2019年1月2日,福建省宁德市40多位三自教堂教牧人员被召集到一起开会。会议期间统战部官员称已有46名三自信徒转到其他教派,批评教牧人员没有了解信徒动态,让他们加入了不受官方管控的教会。政府官员命令教牧人员摸清信徒动向,掌握信徒思想状况,哪些信徒加入其他教会等,并警告如果教牧人员失职要负主要责任,会以扣工资、撤销教牧人员职务作为惩罚,严重的要追究刑事责任。

福建省莆田市秀屿区也有类似规定,当地三自教堂信徒的身分证复印件上交登记后,宗教局官员称,以后到教堂查点人数时,对凡没有登记的、教堂负责人不了解的陌生人,就直接带走。

当地一位政府官员还透露,当局安排一个警察专管5个教堂,掌控基督徒的动向,发现谁超出管控的范围参加宗教活动,就将其抓捕。

浙江省天台县平桥镇政府官员以 “防邪教混入教会” 为由,勒令下王三自教堂所有信徒实名登记上册。

“以后这里每次聚会只可多报少到,不可少报多到,比如:报80人只能来60人,不能报60人来80人,每次聚会人数多出就要查。” 政府官员威胁道。

“按政府的做法,教堂已经成了政府管控的一个单位。” 一三自教堂负责人无奈地说。

被迫签署承诺书,迫害 “合法化”
2018年8月底,辽宁省灯塔市西大窑三自聚会点被要求将所有信徒名单、身分证号码、电话号码都上交当地宗教局。不但如此,当局还勒令教会负责人签署一份 “承诺书”。

承诺内容包括:不举行大型宗教活动;不设置奉献箱;不编印、放送宗教内部资料性出版物,不经销宗教用品、艺术品和出版物;不修建露天宗教造像;不在场所外部设立宗教标识(十字架、教会名称牌匾等);不举办宗教培训;不开展社会活动(包括公益性活动);不准许境外人员参加教会活动;不接受境外捐赠。

经过这一系列的手续,该聚会点才被允许聚会。

该市另一处三自教堂被要求签订承诺书之后,教堂的十字架被迫拆除。

宗教书籍遭限制,信徒意识形态遭到全方位管控
当局对信徒意识形态的管控从对宗教书籍的限制方面可见一斑。黑龙江省鸡西市梨树区三自教堂一信徒向《寒冬》透露,宗教局人员多次到该教堂突击检查,严禁信徒使用非中国基督教协会出版的书籍及歌本,如《甘露吟》《荣耀的敬拜》,并随时到教堂蹲点监督。

1月16日,张家港市民宗局联合其他政府部门在教堂里检查非法宗教类书籍(网络图片)

浙江省温州瑞安市四坦三自教堂信徒反映,去年以来,聚会时常有宗教局人员用手机拍摄聚会及教堂各个角落,而且该教堂讲道内容要经过政府筛选,诗歌本中表达 “主要快来”、”主要作王” 的内容被删减。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两处三自教堂和七台河市桃西教堂也被当局勒令禁止使用非官方出版的宗教书籍。

“我们印点歌本发给弟兄姊妹,就是为了给弟兄姊妹省点钱,他们(政府)就说是盗版。” 一教会负责人无奈地说。

灌输党的思想政策,全面改造信徒信仰
在禁止信徒阅读非官方出版的宗教书籍的同时,”四进” 教堂也越来越露骨,从文化知识类书籍,到直接将伟人传记、红色革命书籍送进教堂,甚至强制信徒学习反宗教法规。

2019年1月24日,济南市历下区盛福基督教堂开展 “四进” 活动(网络图片)

2018年11月底,七台河市金沙新区三自讲道人带着信徒学习 “四进” 宗教场所倡议书,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基督教教义、教规,使基督教沿着中国化方向发展。

10月,哈尔滨市香坊区一处三自教会被要求定期学习法律法规与宗教事务条例,还要把学习情况拍照上传到宗教局。

河南省永城市陈集镇一位教牧人员告诉《寒冬》:”宗教局让我们每次聚会都要先讲法律法规、社会核心力量、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没安监控之前,我们不讲还行,现在不讲不行,讲错了还要追究责任,不听他们的就给教堂关门。这样长久下去,信徒都被他们的思想灌满了,心里还哪有神的地位,他们这样的做法真是太阴险了!”

华人基督徒公义团契刘贻牧师表示,从中共基督教三自会建立开始,三自的政治任务就从未改变过,具体来说,它们的政治任务就是按着党的意思改造基督徒,让中国基督徒成为披着基督徒外衣的党徒。

 

来源:寒冬/林一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