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脱贫:不可能任务引各乡造假终出人命

习近平承诺中国2020年达到全面脱贫。期限将至,各地 “强制脱贫” 事件频出。甚至还有一七旬老人因 “被脱贫” 自杀身亡。

政府正在推倒房屋(网络图片)

据香港大公报报道,22个省的省委书记、省长已向中央签署脱贫攻坚责任书,立下军令状,这是十八大以来唯一的由党政一把手向中央立军令状的工作。

在军令状的巨大压力之下,”脱贫” 成为一项危及中共官员乌纱帽的重点工作。《寒冬》曾报道,一些地方政府为完成脱贫任务,强迫老人与子女同住。这样合户后原本被列为贫困户的老人,就不能算作是贫困人口,从而 “被脱贫”。还有一些老人的房屋被当作危房强拆。如此一来,贫困户少了,那些看起来破旧的房屋也在短时间内消失,脱贫任务随之顺利完成,但老人们却遭了殃。

被 “脱贫” 有家难归,一七旬老人被逼服农药自杀
河南省周口市商水县72岁的王章明和老伴李梅与两个儿子分家后,就在村东建了一座小屋,日子过得清闲舒心。

2018年8月,他们又在小房子旁搭建了两间砖瓦房。新房还没建好,政府就要求他们搬去跟儿子住。

政府人员直言不讳地告诉王老:”这是政策,谁也没办法,过了这个风头再搬回来,我们拍个照片就完事了。” 显然,在他们眼中,”脱贫” 不过是一场运动,与群众是否真的摆脱贫困无关。

几天后,王老的房子最显眼的位置被挂上了一块 “无人居住” 的牌子。这样,王老和老伴就名正言顺地 “脱了贫”。

这块 “无人居住” 的牌子还有其他的作用。据当地政府官员说,危房改造也是 “脱贫” 政策的一项,既然已经 “无人居住”,这所房子当然就不用改造了。

为了保持 “脱贫” 成果,政府人员违反此前的承诺,开始威胁王老,如果敢搬回小屋就要强行拆房,因为这是 “给政府脸上抹黑”。

王老深知他们并不仅仅是说说而已,商水县魏集乡的每个村都有被强行推倒的房子,其中仅李庄一个村就有25座房子遭此劫难。王老只好选择住到了二儿子家。

然而,与儿女同住并不像政府说得那样简单。

2018年10月,因二儿子家要拆旧房盖新房,王章明夫妻俩没地方住,又搬回以前的老房子。不久便被村支书发现,再次以拆房威胁两位老人搬走。

两位老人吓得赶紧搬到大儿子家,可大儿子家与老人关系并不好,也没有可以居住的地方。

被折腾得精疲力尽,无处可去的两位老人只好坐在河边。李梅哭诉道:”自己盖的房子不让住,这还让俺咋过呀?这是什么世道啊!这不是把人往死路上逼吗?”

王章明试图劝妻子想开点,妻子表示想找地方休息会儿,于是独自回到了小屋。

等王章明回到小屋的时候,发现妻子已经服下农药死在了小屋里。

“脱贫” 闹剧:党让说啥就说啥
脱贫悲剧与闹剧在其他地方也不断上演。

为了迎接上级的脱贫检查,山西省运城地区的一些贫困村民正在接受特殊的 “培训”。

一位政府内部人员称,今年脱贫任务如果完不成,相关负责人会被撤职。为保乌纱帽,政府安排专员包户 “脱贫”,隔三岔五到贫困户家里强行灌输扶贫口号,要求他们在接受考核时统一口径,必须回答已经达到两不愁(不愁吃、不愁穿)、三保障(医疗保障、住房保障、教育保障)。为体现两不愁,还要求贫困家庭衣柜里挂上好衣服,冰箱里面放上鸡蛋、肉类。

“政府让我们说什么,我们就得说什么,如果有一户答得不合格,今年这个县就脱不了贫。政府就不会让我们有好日子过!” 一被 “被脱贫” 的村民无奈地说。

令运城市垣曲县村民张某哭笑不得的是,村干部为应对脱贫检查,要求张某谎称自己2014年是贫困户,2015年已经脱贫。但张某告诉《寒冬》,此前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贫困户,更从未享受过贫困户待遇。

临汾市乡宁县冯某则被要求承认收到了2年的扶贫款,事实上,自从冯某2017年被认定为贫困户后,从未收到任何扶贫款项。冯某被迫无奈,只好陪着政府 “演戏”。

习近平扶贫政策下一步会怎样?
早在习近平提出2020年全面脱贫的目标时,舆论就普遍认为,按照客观情况分析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美国三一学院退休经济学教授文贯中曾表示,习近平既然已经把话说出口,最终就有可能完成,”作为一个政府的任务,通过各种人为的、短期的、特殊的手段达到目标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这不等于说这种脱贫是可持续的。一切恢复常态后,贫困会再度来临。”

(文中均为化名)

来源:寒冬/古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