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难民申请在日本均未获批 人权组织向联合国提交声明

在难民政策颇为严苛的日本,全能神教会的难民无一获得庇护。联合国已就此情形进行讨论。

截至2019年1月,中国基督教新兴宗教团体全能神教会逃离中国的信徒中,已有270人在日本申请庇护。

他们的申请无一获批。

全能神教会在中国遭到残酷无情的迫害,这是公认的事实。全能神教会称其已有30多万名信徒被捕,学者们认为这个数字是可信的。据数百份已公布的中国法院判决书显示,全能神教会信徒仅仅因其参与被中共禁止的宗教团体而遭到重判。很多非政府组织还报告了全能神教会信徒遭到酷刑、法外杀害和器官摘取的案例。

日本难民政策的严苛众所周知。据《日本时报》报道,2017年日本政府收到了19,628份庇护申请,只有20份获得批准。国际观察员对此情况愈发感到关切。

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四十届常会(2019年2月25日至3月22日)上,获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认可的非政府组织之一——法国非政府组织社团及个人良心自由协会(CAP LC)提交了一份关于全能神教会难民在日本情况的书面声明。该声明已在联合国官方网站上发布,接下来将展开讨论。

该声明提到了攻击全能神教会的假新闻(其中包括某些日本媒体散布的假新闻),并分析了全能神教会的难民在日本申请庇护未获批准的各种原因。

声明指出,”日本经常拒绝庇护申请,理由是全能神教会的难民个体无法证明自己遭受过迫害。但是,根据《日内瓦公约》,庇护寻求者无须证明自己实际上遭受过迫害,只要能证明其『害怕遭受迫害』的恐惧是可相信的就已足够。在中国身为全能神教会成员就会害怕受到迫害,这应该是显而易见的。”

该声明继续写道,”然而,有些人反对称,如果这些难民真的受到迫害,就应该被捕过。” 社团及个人良心自由协会指出:”在中国,全能神教会拥有数百万信徒,是一个规模庞大的地下宗教团体。中国当局承认已被其确认身分的全能神教会信徒只占少数,并且承认其事实上通过悬赏鼓励群众向警方举报全能神教会信徒(其中有些悬赏通知发布在互联网上,针对所有全能神教会的信徒,不仅限于该教会带领)。全能神教会的信徒通过跨省逃亡可能会在数年间成功躲避抓捕,因为他们同时会从全能神教会地下网络以及家庭关系网络中得到保护,这些关系网络在中国非常重要。有些人可能在互联网上读到过全能神教会『反对家庭』、要求成员必须与家人断绝关系的说法,并故此倾向于对所说的家庭关系网络表示质疑。然而,多位学者已经证明那种说法 假新闻运动的一部分。实际上,全能神教会的圣典对家庭予以肯定,并且该教会的大多数中国信徒都是由其亲属传教归信全能神的。”

声明还谈到一点,”大多数全能神教会的难民都是中产阶级或学生,他们离开中国会失去很多东西。他们不是轻易决定逃到海外,唯有得到可靠消息警告其很快会被捕时,他们才会逃离中国。他们都曾看到当地全能神教会信徒(往往很可能就是他们的亲属)遭到抓捕并被判处重刑,因此他们对抓捕和迫害的恐惧是非常可信的。”

声明中也提到另一种经常出现的反对意见。”有些人反对说,一个难民如果受到迫害,根本不可能拿到护照。” 该说法显然不适用于那些当时尚未被当局发现的全能神教会信徒。而那些已被当局发现的信徒则可能利用中国电子警察系统(Policenet)中的漏洞(这些漏洞其实比一些非政府组织的互联网报道中所讲的要大),或者购买一本护照,由于腐败现象在中国普遍存在,这总是有可能办到的。据美国国务院统计,中国每年都曝出数百万起警察及行政人员贪腐案件。其中相当一部分涉及假护照或非正规护照。只要工作人员贪污腐败,那么任何与生物识别数据或指纹有关的问题也能得到解决。皮耶路易吉·左卡蒂尔尼(PierLuigi Zoccatelli)是一位专门研究新兴宗教运动和中国移民的意大利学者,他的一项研究清楚地表明,尽管中国神奇的面部识别技术被大肆宣传,中国机场的防控措施其实收效甚微,很容易规避。

声明最后说道,”结论是,逃离中国到日本寻求庇护的全能神教会难民应该获得庇护,这是无法回避的。我们承认并尊重日本在处理大量庇护申请方面面临着困难这一事实。然而,在日本寻求庇护的全能神教会成员为数不多(270人),想必不会造成国家问题,而他们一旦被遣返回中国,就会面临被捕并判处重刑的极大风险,甚至更糟的境遇。我们促请日本这个因致力于捍卫人权而受到广泛尊重的国家向全能神教会的难民伸出援助之手。”

 

来源:寒冬/马西莫·英特罗维吉(Massimo Introvign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