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打压地下教会变本加厉 香港牧师忧自创 “中国教”

北京打压地下教会变本加厉 香港牧师忧自创 “中国教”
尤家花园教堂原貌

回顾2018年对中国各种宗教的信徒可说是禁令重重的一年,2月正式实施的新版《宗教事务条例》,宗教团体需要进行政治教育,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更表明要将 “宗教中国化”。12月北京、成都等地的地下教会被关闭;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的王怡牧师更被当局指控 “颠覆国家政权罪”,目前仍被拘留;部分地方更下令禁止庆祝圣诞节。有香港神职人员忧虑习近平要自创 “中国教”及 “维稳神学”,更可能借着北京驻港机构中联办干预香港的教会及宗教自由。

2018年梵蒂冈与中国的关系有突破性发展,双方9月底秘密签订主教任命临时协议,不过,沒有公布协议的细节内容。

陈日君对梵中签秘密协议感痛心

天主教香港教区陈日君枢机10月中出席网台节目时表示,梵蒂冈与中国签订的协议,双方认为是临时所以秘密,他认为这个说法欠缺理据,就算是临时协议都可以公开内容,而且无公布临时会维持多久,让人很不放心。

陈日君表示,过往很多中国的大城市都有地下天主教堂,有些乡村90%的村民都是地下信徒,政府都没有采取行动取缔,不过,2月1日中国新《宗教事务条例》生效之后,天主教徒只可以到中国政府认可的地上教会,陈日君对目前的情况表示痛心。

陈日君表示,最重要的问题是中梵临时协议未能解决地下教会的问题,因为地下教徒都坚决不承认地上的中国天主教爱国教会,现在协议签订后,等于强迫地下教徒入爱国会。他形容是将不在 “鸟笼”内的地下教徒都被赶入 “鸟笼”,担心会引起部份地下信徒 “造反”。

习近平宗教中国化牢牢掌控宗教

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神学院院长邢福增11月初出席一个有关梵中协议的论坛表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5年已经认为,境外势力可能透过宗教影响中国,甚至大量基层的共产党干部及党员都信基督教或者佛教,导致宗教在中国境内快速增长,在2015年的北京中央统战会议中,习近平强调宗教必须 “中国化”。

邢福增解释,习近平的 “宗教中国化”,绝对不是天主教信仰上、神学上的本土化,也不是文化神学的概念,而是一个政治概念,将宗教 “牢牢”掌控。

他表示,去年2月开始实施的新版《宗教事务条例》,在习近平的 “新时代”下,很重视中国国家安全和意识形态的斗争,包括强调 “七不讲”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其实是影响未成年人及大学生的价值观的建立,甚至不准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进入教会、参加宗教聚会。

邢福增表示,习近平上台之后对宗教政策的重要变化,与梵中协议也有一些关系,即是重新建立一套管理天主教的模式,过去的讲法是 “独立自主”、 “自办教会”、 “民主办教”,以合理化中国 “自封自圣”主教的体制,然后将这种做法包装成为 “中国化”,有 “中国特色的”,甚至有梵中协议作为后盾。

中国因素影响香港教会和宗教自由

邢福增表示,中国因素亦影响香港的教会,例如 “政教分离”的思想,希望教会只关心属灵的事情,不要关注政治及社会上公共领域的事务,甚至将中国的 “党主教”的模式引入香港。他举例北京驻港机构中联办,其中一名副主任2016年底来香港之后,主力与香港宗教界接触,参与不同的宗教活动。

邢福增表示,中联盟的网页有报道,2018年2月中联办副主任谭铁牛在中联办内,会见香港6大宗教,包括天主教、基督教的领袖,这种宗教界与政府领袖,在农历新年会面的模式,在中国实行了十多二十年,现在首次引入香港。邢福增担心中联办干预香港的教会及宗教自由,甚至间接向宗教领袖下达指示,要求他们支持政府施政等,是一种不健康的发展。

中国推新宗教事务条例打压宗教变本加厉

去年2月中国正式实施新版《宗教事务条例》后,对宗教的打压变本加厉,4月各大网络商城包括淘宝、亚马逊(中国)等,禁止销售《圣经》,9月底梵中协议签订后,教宗方济各承认由北京认可的七名主教,并要求闽东地区地下教会主教郭希锦将正权主教让给三自爱国教会主教詹思禄,同月,北京下令关闭拥有1,500名成员的锡安教会,这是北京最大的民间教会之一。

12月成都秋雨圣约教会被当局查封,超过100名工作人员和教友被警方拘留,拘捕行动中有教友受轻伤,当局更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拘留牧师王怡,目前仍未释放。

河北省廊坊市等地方,去年12月发布圣诞装饰禁令,要求12月23日至25日全市的商场和街道不得出现圣诞装饰,圣诞老人、圣诞树、圣诞糖果和彩灯被禁止挂出。

香港工联会会长兼港区中国全国人大代表吴秋北12月26日在社交网站贴文,呼应中国 “庆毛诞、反圣诞”的极端民族主义情绪,他认为12月26日毛泽东诞辰才是 “中国人的圣诞节”。

香港牧师指习近平自创中国教

每月在北京驻港机构中联办门外举行祈祷会,关注中国基督徒的香港基督徒社关团契成员刘志雄牧师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可能中共基于内部分析,经济下滑导致社会动荡不安,为了保护政权,加强对公民社会各方面的监控,而宗教是公民社会力量之一,因此中共要加强对宗教的控制,中国各地亦出现拆十字架、查封家庭教会等。

刘志雄表示,习近平将宗教 “中国化”,例如将中国文化加入基督教,好像是制造另一个宗教,即是 “中国教”或者 “中共教”,透过意识型态去控制公民社会,减轻宗教的影响力。

宣教师吁抗拒中国 “维稳神学”

长期关注中国教会的香港春天教会宣教师吴国伟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吴秋北呼应中国 “反圣诞”的言论,反映一种亲北京政治人物的 “反智文化”。他又表示,宗教中国化的影响之下,也出现了中国化的 “维稳神学”,有神学界人士尝试利用他们的论述权力,去逢迎政权意识型态的需要。

吴国伟表示,以往香港的神学界对中国的 “维稳神学”或者 “统战神学”相当敏锐,懂得辩别及攻击这类 “服侍”政权的扭曲的神学,但是目前愈来愈多人靠宗教维生,香港的神学院亦出现 “维稳神学”的讲师,他认为香港的神学生很多教义都要靠自己去钻研,抗拒中国 “维稳神学”的入侵。

图片来源:寒冬

文章来源:美国之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