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解决罗兴亚人危机 缅甸民事当局应该发挥作用——专访缅甸人权特别报告员李亮喜

【专题报道】解决罗兴亚人危机 缅甸民事当局应该发挥作用——专访缅甸人权特别报告员李亮喜
儿基会图片/Patrick Brown  成千上万的罗兴亚难民在孟加拉国考克斯巴扎难民营的一个物资分发点排队领取援助物资。2017年8月,缅甸政府军以警察哨所遭到袭击为由向居住在该国西部若开邦的罗兴亚人发起“清剿行动”,导致72万罗兴亚人逃往邻国孟加拉国,形成了当今世界演变速度最快的难民危机。

穆斯林罗兴亚人是世界上遭受迫害最严重的少数群体之一。2017年8月25日,缅甸政府军向该国西部若开邦的罗兴亚人发起了“清剿行动”,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造成70多万罗兴亚人逃到邻国孟加拉国,形成了当今世界演变速度最快的难民危机。事实上,罗兴亚人遭受的歧视、压迫与暴行由来已久,但从未得到改善和解决。联合国缅甸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李亮喜(Yanghee Lee)10月23日向联大提交了年度工作报告,并在此期间接受了联合国新闻的专访。她再次呼吁缅甸的民事当局能够发挥其职能或道德权威,建立问责制来解决罗兴亚人危机的根源问题。请听联合国新闻张立的报道。

罗兴亚人在缅甸长期遭受歧视和迫害。早在该国1982年颁布的《公民法》中,罗兴亚人便被剥夺了获得公民权的资格。数十年来,不断有罗兴亚人逃往孟加拉国和其他国家。 2012年,若开邦罗兴亚人与当地若开族之间发生了一起刑事案件,继而引发了大规模的族裔暴力,导致近百名罗兴亚人被杀害,近10万罗兴亚人流离失所。自那时以来,罗兴亚人的处境每况愈下。在2017年8月的危机爆发前,已有大约30到50万罗兴亚难民居住在孟加拉国。

2017年若开邦罗兴亚救世军(Arakan Rohingya Salvation Army)在若开邦北部针对缅甸军方安全部队发动袭击,引发政府军8月开始进行大规模“清剿行动”。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去年3月建立的缅甸独立事实调查团发布的最终报告指出,缅甸军方在克钦邦、掸邦和若开邦犯下的危害人类罪包括谋杀;监禁;强迫失踪;酷刑;强奸、性奴役和其他形式的性暴力;迫害和奴役。此外,在若开邦还存在构成危害人类罪的灭绝和驱逐行为。这些行为主要由缅甸军方(Tatmadaw)和其他安全部队所为,无疑构成了国际法规定的最严重罪行。然而,缅甸政府对这些罪行一再否认。多次访问缅甸和孟加拉国罗兴亚难民营的李亮喜以自己亲眼所见的事实明确地回应道:不,暴行真实存在。

【专题报道】解决罗兴亚人危机 缅甸民事当局应该发挥作用——专访缅甸人权特别报告员李亮喜
联合国图片/Jean-Marc Ferré  联合国缅甸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李亮喜。

李亮喜: “不,暴行真实存在。2017年1月,我曾访问了若开邦北部。如果你记得,2016年10月也发生了‘清剿行动’,那时大约有8万人被迫离开家园。因此,我亲眼看到留在若开邦北部的人们。我看到村庄被烧毁,房屋被烧毁,我看到人们仍然在那里。随后,我前往了孟加拉国对他们进行访问——这些人是2016年和2017年离开缅甸的难民。我有若开邦北部村庄这些人们的照片,因此这些暴行的确发生了。”

2017年11月,缅甸与孟加拉国政府签署罗兴亚难民回返备忘录,并于今年6月与难民署和开发计划署缔结了一项谅解备忘录,以便为难民返回创造有利条件。缅甸政府代表一再表示已准备好接收返回者,但还未启动正式的难民回返框架。许多自愿返回的难民都遭到拘留。面对如此缓慢的难民回返进程,李亮喜表示,缅甸政府必须为此承担责任。

李亮喜: “对于这一行动进展缓慢,缅甸应该是承担责任的一方。如果条件不利的话,孟加拉国将不会安排难民回返。我敦促所有各方,除非条件有利,否则不要开展回返行动。同时难民回返需要在自愿、安全和有尊严的情况下进行。”

在今年的工作报告中,李亮喜指出,缅甸政府的行为日益表明它没有真正的兴趣和能力建立一个全面运转的民主国家,让其所有人民都享有所有的权利和自由。她表示,缺乏问责制是罗兴亚人长期遭受暴行的根源问题之一。

李亮喜:“坚持人权、法治,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反复说要施行法治,她对法治有很强的兴趣,但缅甸目前的情况不是这样。如果没有法治,那么问责制将不可持续。”

总而言之,我认为缅甸人民不应继续遭受痛苦,国际社会也不能再容忍更多的暴行和不公正。我们必须铭记,国际社会,比如联合国成员国应有的义务。我想提醒他们《联合国宪章》的内容,并提醒他们对此进行坚持。—缅甸人权特别报告员李亮喜

缅甸在经历了近半个世纪的军政统治后,终于在2010年产生了民选政府,并釆取了开放政策,着手进行政治和经济改革。然而,缅甸军方仍然掌管着内政、国防以及边防等重要部门。缅甸国务资政、现年73岁的昂山素季曾为争取缅甸民主化,被军政府软禁多年,并获得过诺贝尔和平奖。然而,李亮喜表示,在罗兴亚危机问题上,昂山素季却没有利用她作为政府首脑的职责或道德权威来阻止暴行愈演愈烈。

李亮喜:“至于昂山素季,我仍对她抱有极大的尊重。 但我们必须清楚她是一名政治家,她不是人权维护者,她是一位对建立和平与民主的缅甸政府抱有热望的人。因此,我想她仍然应该或能够通过道德层面的声音指出,缅甸将会是一个所有人都可以和平与民主地生存的地方。如果她能够站出来说,我们不能接受对人类实施暴行,甚至并不一定需要指出是罗兴亚人。我希望她可以说我们必须停止这一行为,我们必须要求军方以及总司令敏昂兰(Min Aung Hlaing)停止继续屠杀,不仅在若开邦,也在克钦邦、掸邦北部、钦邦以及克伦邦。”

在10月24日于联合国纽约总部举行的关于缅甸人权状况的记者会上,李亮喜也表示,缅甸民事当局实际上“大有可为”,尤其在司法改革方面。

李亮喜:“我曾向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提出了一系列基准,其中包括200多条必须得到修正或废除的法律。新的法律需要得到执行。此前的殖民性、压迫性的法律应该被废除。民事当局拥有权力进行司法改革,但这还没有实现。旨在为平民提供保护的新法律实行起来十分缓慢,而压迫平民的新法律或修正案却迅速得到通过。这就是我所说的,民事当局可以采取的步骤,他们有很大的权力这样做。”

今年9月,两名路透社记者因报道军方暴力镇压罗兴亚人事件而被缅甸政府判刑。此外,多名示威者、人权捍卫者、律师等也因行使言论、集会自由等基本人权而被缅甸政府逮捕或判刑。因此,李亮喜在今年的工作报告中指出,缅甸的民主空间正在不断“萎缩”。

【专题报道】解决罗兴亚人危机 缅甸民事当局应该发挥作用——专访缅甸人权特别报告员李亮喜
人口基金孟加拉国办公室/Carly Learson   逃离缅甸一年之后,罗兴亚难民仍生活在孟加拉国的考克斯巴扎地区。

李亮喜:“自这届政府上台以来,越来越多的人因行使结社、集会和表达自由权而被捕。这就是为什么我说缅甸的民主空间正在萎缩。我们看到路透社记者被捕的案例,两名记者在从事发声、报道这些本职工作时被捕。调查性报道的本质就是向世界揭露一些事实真相。三名‘Eleven Media’的记者也遭到逮捕,其他许多人因揭露、捍卫一些敏感事件,以及在过去两三年里反对教育法的学生示威者也遭到了逮捕并面临指控。当然,最高判刑是6个月。但他们反复面临不同名目的指控,这些指控都有着最长6个月的刑期,这意味着,他们的刑期将不断增加。”

自2014年6月担任缅甸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以来,李亮喜曾六次访问缅甸。然而,去年12月,缅甸政府宣布在其任期内拒绝与其合作,也不会允许她进入该国。她甚至曾经遭到缅甸佛教民族主义者的恶语相向,被缅甸政府视为一个“不受欢迎”的人。但是,李亮喜表示,这一“禁令”让她感到失望,并不会让她“妥协”。

李亮喜:“不,报告的质量不会应为这一禁令而做出任何妥协。我的任务是必须与各个方面进行接洽。这受到了限制。我不能与昂山素季进行接洽,不能与军方或民事当局进行接洽。这显然受到限制。但关于获取信息这一方面,从缅甸人民那里获得一手信息的工作却没有受到限制。我仍可以获得一手信息。我与缅甸人民有着直接的接触。”

李亮喜欢迎人权理事会近期通过决议设立独立机制来收集、整合、保存和分析有关缅甸境内侵权行为的证据。但她表示,这还不够,国际社会必须继续努力确保肇事者受到国际刑事法庭或一个可信的司法机构的审判。她呼吁安理会将缅甸局势立即交由国际刑事法庭审理。她表示,与其说这是解决问题的“出路”,不如说是“入口”。

李亮喜:“总而言之,我认为缅甸人民不应继续遭受痛苦,国际社会也不能再容忍更多的暴行和不公正。我们必须铭记,国际社会,比如联合国成员国应有的义务。我想提醒他们《联合国宪章》的内容,并提醒他们对此进行坚持。联合国已经无数次呼吁停止暴行,也在做出更多努力。我们已经看到了卢旺达大屠杀,我们看到了苏丹(达尔富尔)大屠杀,我们从斯雷布雷尼察和斯里兰卡种族屠杀事件中吸取教训,联合国也应尽快响应缅甸局势。”

联合国的人权报告员走访全球各国,就公民、文化、经济、政治和社会等多方面人权问题进行调查和报告。他们不是联合国员工,所做工作也没有收入。来自韩国的李亮喜目前是成均馆大学(Sungkyunkwan University)的教授。

张立,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图文来源:联合国网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