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诘问:中共如何审查境外关于其迫害宗教的新闻

非洲诘问:中共如何审查境外关于其迫害宗教的新闻
在华非洲大学生(BetosehaCC BY-SA 3.0

马西莫·英特罗维吉(Massimo Introvigne)

《外交政策》上刊登的一篇文章揭露了中国是如何利用其经济影响力阻止外国媒体报道中国宗教迫害问题的。
9月14日,阿萨德·艾萨(Azad Essa)在权威期刊《国际政策》上发表文章,揭露了中共将控制海外媒体的统战政策运用到宗教迫害领域的内幕。

阿萨德·艾萨是一名记者,在南非第二大报刊平台独立传媒(Independent Media)有自己的专栏,每周发表关于少数民族和人权的文章。 9月初,艾萨在其专栏上讨论的内容是:赴北京参加中非合作论坛的非洲各国首脑对中国宗教迫害问题保持沉默,尤其是只字未提百万维吾尔族穆斯林被关押于恐怖的「教育转化」营事件(想必《寒冬》读者对该事件并不陌生)。这种情况让人感到惊讶,因为一些非洲首脑和维吾尔人一样信奉逊尼派伊斯兰教。但是,外界广泛谴责除了官方投资之外,来自中国的钱还会直接流入非洲政客的腰包,如果考虑到这方面,人们也许就不会感到那么惊讶了。

艾萨的文章在独立传媒集团的几家报纸上登载后,他接到电话称他的文章不会上载到网络版。一天之后,艾萨的专栏被取消,他被告知,因该集团的报纸改版,他的文章变得不合时宜。

然而,事情的真相是,中国国有企业持有独立传媒集团20%的股份,是他们要求管理层解雇这位令其烦恼的记者。中国正投资数十亿资金以巩固其在非洲的政治霸权。它已经向媒体界投资,一方面,邀请生活拮据的非洲记者访华、宴请他们,并以其他方式援助他们;另一方面,中共直接控制的中国媒体在非洲设立频道或当地版本。然而,这还不足够,在非洲这块中共的战略要地上仍有批判中国极其恶劣的人权状况的声音。

因此,中共决定高价收购非洲主流媒体的股份,进而直接接管他们。因为许多非洲主要媒体都在亏钱,所以他们非常乐意地将股份卖给了中国人。肯尼亚的民族传媒集团就属于这样的情况,而南非的独立传媒集团与此同时得到了中国国际电视公司和中国非洲发展基金会的大量投资。此外,被称为「非洲发展最快、最具影响力的数码电视运营商」四达时代在非洲30个国家均建立了附属公司,四达时代名义上独立经营,但有记者揭露了其与中国的关系。诸如此类被中共收买的媒体还有很多。

不过,中共在非洲媒体界的投资并不是为了获得经济收益,更不是出于人道主义援助。中共是想控制关于中国的新闻报道。它知道,通过直接或间接地控制媒体及集团,它能够进入当地媒体行业并影响其他的媒体。

目前,这个策略已见成效。如今,要在非洲找到愿意报道中国宗教迫害状况的媒体越来越难了。而这绝非偶然,中共这种系统化的行动同样在世界其他地区进行,只不过方式可能较为隐晦、微妙。

新闻来源:寒冬 / 马西莫·英特罗维吉(Massimo Introvign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