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国镇压突厥裔穆斯林

中国政府在新疆对1,300万突厥裔穆斯林的镇压已达空前水平。据可靠的学术机构和人权组织估计,约有一百万突厥裔穆斯林被关进称为“教育转化班”的营区,被迫背诵宣传资料、学唱讚颂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中国共产党的歌曲,还要学讲汉语。若不服从就会受罚,甚至遭受酷刑。

 

营区外,新疆各地的突厥裔穆斯林随时都可能遭到当局任意逮捕和监控。他们的护照被没收,被迫参加升旗典礼,还要出席批鬥亲友或讚扬中共的会议。本文中,研究员王松莲接受纳兹许.托拉基亚(Nazish Dholakia)专访,分享她从曾被关押或尚有亲人在新疆的人士口中得知的情况。

新疆正在发生什麽事?  

中国政府正在大规模镇压突厥裔穆斯林,主要是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当局在新疆设立许多教育转化班。在强迫用非母语学唱红歌、说汉语的同时,还不准突厥裔穆斯林用维语 “As-Salaam-Alaikum”(伊斯兰式问候语,意为“愿和平降临於你”)互相问好,只能用汉语打招呼。如果不服从,或被官员评价学习不及格,就要接受处罚。处罚方式包括关禁闭,一段时间不准吃饭,或罚站24小时等等。

镇压措施不仅限於教育转化班。还有许多突厥裔穆斯林被关进看守所和监狱。据官方统计,新疆正式逮捕人数在最近五年内增为叁倍。

镇压的影响也不止於中国边界。许多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旅居海外,镇压措施使他们骨肉隔离。部分家属或者被关在新疆,因为护照被没收而无法出国,或者被拘押,而其他家属则身在中国之外。他们彼此无法互相联繫。

镇压措施为何在最近几年升级?

2016年底,陈全国由西藏调任新疆党委书记。在西藏,他制定了多项压迫性政策,其中包括在西藏各地部署数十万党政幹部,现在也被複製到新疆。中国政府已经牢牢控制全中国的宗教活动。我们在新疆看到的是,中国高层领导班子正在迫害少数民族和少数宗教


中国政府正在新疆地区对突厥裔穆斯林实施有系统的人权侵犯行动。新疆各地1,300万突厥裔穆斯林居民遭受强迫性的政治思想灌输、连坐处罚、限制迁徙通信、日益限缩宗教自由以及群众监控等违反国际人权法的待遇。

为什麽把突厥裔穆斯林关进教育转化班?

中国当局把所有跟“26个敏感国家”(包括哈萨克、土耳其和印尼)有联繫的人都当做目标。例如,曾在土耳其停留两星期的人,就会成为目标。用WhatsApp等手机APP与海外通讯的人,也会成为目标。还有些人只是留鬍子就被送进教育转化班,因为政府禁止男性蓄鬍。但是,任何人若未涉嫌犯罪,被关进教育转化班都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教育转化班的在押人员会被关多久?

我们访问的在押人员都在营区被关了好几个月。官员告诉他们要进去十天、叁个月或六个月,只要完成所谓的教育课程就可以离开,但官员没有告诉他们何时可以获释。没有任何正式程序。

中国政府是否承认这些营区存在?

国内媒体报导和政府文件中,都看得到这些营区。他们说这些营区有其必要,因为突厥裔穆斯林“思想上有病”,需要治疗。

但在国际上,中国外交部一再否认教育转化班的存在;联合国今年8月审查中国人权时,官员称这些设施是立意良善的职业培训中心。

中国政府如何解释把人送进教育转化班的理由?

中国政府表示,新疆存在暴力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问题,因此必须治疗突厥裔穆斯林的“宗教极端思想”。该政府声称,它是在为突厥裔穆斯林执行“文明化任务”。

中国政府对恐怖主义采取极为宽泛、模糊的定义。新疆和中国其他地区确实发生过一些暴力事件,但因中国政府严控相关讯息,其实情很难独立查證。官方“严打行动”名为打击恐怖主义,实则利用它的广泛授权对新疆突厥裔穆斯林实施惩罚和监控,把基本人权抛在脑後。

除了教育转化班和各种拘押场所,新疆还实施了哪些压迫性政策?

拘押场所之外的情况,和里面惊人类似。迁徙受到限制。居民的日常和家庭生活均遭到毁灭性影响。只要和海外人士联繫,就会被当局处罚。突厥裔穆斯林想到外地探亲,甚至就医,都必须申请许可。当局还以“集中保管”的名义,全面回收居民护照。有些人早已迁出新疆,却因返乡探亲而在当地受困。

有一位女性为了求学,带著一个孩子离开新疆,另外两个孩子请父母代为照顾,计划几个月後再回来带走他们。但因当局回收护照,她的两个孩子目前困在新疆,而且她已经一年多联络不上他们。她不知道父母出了什麽事。她听说,有些孩子因为监护人被认为政治上不可靠,被迫和监护人分开,送进孤儿院。

当地政府鼓励邻里之间互相监视,并以官员监视所有居民。此外还有高科技的群众监控系统。新疆各地设置无数检查站,配备能识别人脸的摄影机。家家户户门前都贴上QR条码,官员只要扫描条码即可确认家中有无未登记人员。当局还大量采集生物特徵数据,连儿童也不放过。由於推行“结亲”运动,党政幹部每两个月至少有五天要住在新疆居民家中,特别是在乡下地方。

中国政府对宗教的管制也变本加厉──遵奉伊斯兰教实际上已成为非法行为。在穆斯林斋戒月期间,地方官员严密监视家家户户,看哪一家赶在黎明前开灯作饭以备整天禁食。许多清真寺被迫关闭改作它用,或被拆毁。当局没收祈祷垫,调查居民每天祈祷次数。

中国政府还骚扰某些旅居海外的突厥裔穆斯林,强迫他们返回中国,否则就要对他们的亲人不利。

中国政府的压迫对人们造成何种损害?

在中国境外接受我们访谈的人士,都非常担心境内亲人正在受苦。有些人收到官员要求返回新疆,虽然担忧仍决定含泪返乡。一位男性说,“我不确定自己回去後还能不能活著出来,但我不能不回去,因为我担心家人的安危。” 这种情况令人心碎,许多人感到巨大压力,甚至产生自杀念头。财务吃紧的人,压力更大。

一位女士说,“现在是零下30度的冬天,我有叁个小孩,一个正在生病。我把所有的钱都拿去给他看病,结果自己也病倒了。我己经没钱付暖气费,但我若把它关掉,孩子们会冻死。” 她的丈夫因为和她联繫而被抓进转化班,加上无力抚养孩子,使她深感负罪。使人面临这种抉择是非常残忍的,何况他们根本没有被控犯罪。

你如何进行这项研究?

我们访谈了58人,其中五人曾被拘押在教育转化班或看守所。超过12位是在2017年1月以後离开新疆,他们都曾经历党委书记陈全国的镇压。其他受访者的家属目前在押,或因护照被没收而无法离开新疆。

我们的受访者均已离开新疆,因为我们不想为尚在新疆的人士造成危险。中国政府不允许我们进入新疆,若访问境内人士将使他们面临危险。此外,我们也分析了许多官方文件和国营媒体报导。

Human Rights Watch. 专访:中国镇压突厥裔穆斯林. © 2018 by Human Rights Watch.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