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罗兴亚难民危机一周年——联合国事实调查团:缅甸军方涉嫌种族灭绝、危害人类和战争罪

【专题报道】罗兴亚难民危机一周年——联合国事实调查团:缅甸军方涉嫌种族灭绝、危害人类和战争罪
难民署/Roger Arnold 来自缅甸的罗兴亚穆斯林族人面临残酷迫害后逃往孟加拉国,联合国官员表示可能构成危害人类罪。

缅甸罗兴亚人是世界上遭受迫害最严重的少数群体之一。2017年8月25日,缅甸政府军向该国西部若开邦的罗兴亚人发起了“清剿行动”,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造成近70万罗兴亚人逃到邻国孟加拉国,形成了当今世界演变速度最快的难民危机。在危机爆发了一周年之际,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2017年3月建立的缅甸独立事实调查团今天发布了调查报告。报告指出,缅甸高级军官,包括武装部队总司令敏昂兰(Min Aung Hlaing),必须因涉嫌若开邦北部的种族灭绝罪以及若开邦、克钦邦和掸邦的危害人类罪和战争罪受到调查和起诉。调查团还呼吁将缅甸局势提交国际刑事法院或为此设立一个特设国际刑事法庭。请听联合国新闻张立的报道。

缅甸事实调查团主席马祖基·达鲁斯曼(Marzuki Darusman)表示,调查团在克钦邦、若开邦和掸邦发现了大量违反人权和虐待行为,这些行为主要由缅甸军方(Tatmadaw)和其他安全部队所为,无疑构成了国际法规定的最严重罪行。

达鲁斯曼:“缅甸大面积陷入了暴力的循环并发生人权侵犯和虐待行为。缅甸政府军的压迫性控制以及其他安全部队在全国采取行动的方式是问题的核心。这些行动基于的政策、战术和指挥一直没有遵守国际法,并蓄意针对平民。这些行为是对生命财产和平民福祉的公然篾视,并充斥着极端、不成比例的残暴,是对根深蒂固的歧视性和排他性观念的追求,将主要影响少数族裔和宗教少数群体。这导致了在克钦邦、掸邦和若开邦持续出现的严重侵犯人权行为和违反人道主义法的模式。政府军对人类的生命、尊严和国际法的蔑视应该引起全体缅甸人民和整个国际社会的关注。”

为撰写这份报告,调查团曾前往孟加拉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泰国和英国。虽然调查团从未获准进入缅甸,但该小组从主要来源积累了大量信息,包括通过对受害者和目击者的875次深入访谈,卫星图像和经过认证的文件、照片和视频。

报告指出,缅甸军方在克钦邦、掸邦和若开邦犯下的危害人类罪包括谋杀罪;监禁;强迫失踪;酷刑;强奸、性奴役和其他形式的性暴力;迫害和奴役。此外,在若开邦还存在危害人类罪的灭绝和驱逐的成分。采取军事行动必要性永远不能成为不分青红皂白地杀戮、强奸妇女、袭击儿童和烧毁村庄的理由。 缅甸军方所采取的战术与其面临的实际安全威胁极不相称,特别是在若开邦以及在缅甸北部地区。调查团成员拉迪卡·库马拉斯瓦米(Radhika Coomaraswamy)表示,妇女和儿童尤其受到了性暴力的侵害。

库马拉斯瓦米:“反复出现的一个主要行为是强奸和性暴力,缅甸发生的性暴力的方式极其残酷。前暴力侵害妇女问题特别报告员指出,强奸和暴力的规模、残暴程度和系统性表明,它们是震慑、恐吓或惩罚平民的蓄意战略的一部分。它们被用作战争手段,我们发现的罪行包括强奸、轮奸、性奴役、强迫裸体和肢体残害。据称,类似的性暴力方式在缅甸已经存在了至少30年。在2017年若开邦发生的种族清洗行动中,性暴力受害者最后通常都被杀害了。儿童的人权也遭受了严重侵犯,包括被杀害、伤残、性暴力、拘留,尤其是女童。”

调查团指出,民政当局几乎无法控制武装部队的行动。“它们的行为和忽视助长了暴行的实施。国务资政昂山素季也没有利用她作为政府首脑的职责或道德权威来阻止若开邦正在发生的事件。”调查团成员克里斯托夫(Christopher Sidoti)表示,有罪不罚现象在缅甸的政治和法律体系中根深蒂固,让缅甸军方得以凌驾于法律之上。因此,该国的受害者数十年来一直难以实现正义。

克里斯托夫:“调查团基于合理的理由得出结论认为,所发现的严重侵犯人权行为和严重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的行为,构成国际法规定的最严重的罪行。这些主要是由缅甸政府军所为。调查团的结论是,有必要进行刑事调查和起诉,重点关注武装部队最高军官,这些行为涉及国际法规定的三类罪行:种族灭绝、危害人类罪和战争罪。我们对自2011年起的时期进行调查,我们确定的、在这一时期发生的侵犯人权行为是军方长达半个世纪的虐待行为的一部分。这些行为不断重演的原因是军队指挥官和部队几乎完全不受惩罚。缅甸军方从未被问责。缅甸的条款无视法律系统的结构,司法体系缺乏公正性和能力来让国内的法律体系为人权侵犯受害者带来公正。有罪不罚现象明显地助长了根深蒂固的压迫和歧视性行为。它导致暴力周而复始,受害者保持缄默。这必须停止。”

调查团要求建立一个独立、公正的机制来收集、整合、保存和分析有关违法行为的证据。它还建议针对那些疑似主要负责人进行有针对性的个人制裁,包括武装部队总司令敏昂兰和其他五名高级军官。

罗兴亚人在缅甸长期遭受歧视和迫害。早在该国1982年颁布的《公民法》中,罗兴亚人便被剥夺了获得公民权的资格。数十年来,不断有罗兴亚人逃往孟加拉国和其他国家。 2012年,若开邦罗兴亚人与当地若开族之间发生了一起刑事案件,继而引发了大规模的族裔暴力,导致近百名罗兴亚人被杀害,近10万罗兴亚人流离失所。自那时以来,罗兴亚人的处境每况愈下。在2017年8月的危机爆发前,已有大约30到50万罗兴亚难民居住在孟加拉国。

2017年若开邦罗兴亚救世军(Arakan Rohingya Salvation Army)在若开邦北部针对缅甸军方安全部队发动袭击,引发政府军8月开始进行大规模“清剿行动”。报告指出,这一危机是罗兴亚人“从生到死都遭受的严重、系统性和制度化的压迫”的必然结果,也是一种“排他性的观念,包括持续拒绝授予公民身份和严格限制行动自由”的结果。 但安全部队对若开邦罗兴亚救世军袭击事件做出了“立即、残酷且严重不成比例”的反应,表明“一定程度的预先计划和设计”。在去年8月初,大量军队和军用物资已经开始在若开邦北部聚集。

报告指出,缅甸军方在北部实施的行动“是针对平民的系统攻击”,并“公然无视平民的生命、财产和福祉”。武装部队的行动对人口造成了毁灭性的影响。调查团还证实,非国家武装团体犯下了侵犯和虐待行为。这包括克钦邦和掸邦的“民族武装组织”和若开邦罗兴亚救世军。

缅甸在经历了近半个世纪的军政统治后,终于在2010年产生了民选政府,并釆取了开放政策,着手进行政治和经济改革。达鲁斯曼指出,缅甸需要进行民主转型来解决导致危机的根源性问题。

达鲁斯曼:“缅甸的民主转型几乎没有开始。这需要三大转变来防止此类暴力犯罪重演。安全部队尤其应该受到公众的监督,所有的国家机构必须回应人民的需求。这需要对政府军全面进行重新构建。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和解进程必须由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概念推动,是包容的、基于平等和尊重人权的原则。国家种族与公民权利和人权之间的捆绑必须被打破。最后,有罪不罚的做法必须结束。由于目前,问责制在缅甸国内完全无法实现,因此,实现问责制的动力必须来自国际社会。”

张立,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图文来源:联合国网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