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操控的人肉监控器:各地网格员人数庞大 超严格任务曝光

网格员有了更多的任务,监视举报每个居民的日常生活,信徒和异议人士成了主要目标。

为了更深入基层管控民众,监视社区发生的所有事件,中共政府将社区划分成“网格“,设网格员监视居民,上报任何可能对中共政权造成麻烦的“隐患“。

据中国大陆官媒报道,在今年1月的全国公安厅局长会议上,公安部部长宣布,2019年,维护政权安全、防范政治风险是公安工作的重中之重。分布在各基层的网格员成为这一任务的执行者之一。《寒冬》获取的多份关于网格员的文件中显示,上访人员、宗教信徒、流动人口和集体性事件等都被列入重点管控项目,并且关于网格员的规定越来越细致,除了日常苦差之外,政府还制定了严格的巡逻制度和上报制度,确保大事小情都在政府掌控之中。

社区“万事通“

网格员的首要职责是熟知监管的社区内的各种动态。山东省一位从业时间较长的网格员向《寒冬》解释说:“网格员必须知道自己辖区内每个住户家庭成员,各自的职业、年龄等等。我们必须格外注意出租户,还得让他们的邻居都盯着,如果换了租房户都得及时报给网格员。“

该网格员说,他要下到自己负责区域内的酒场、娱乐场所及其他公共场所观察、打听大小事。“网格员得做到万事通,掌握每个人的一举一动,打架斗殴的、夫妻争吵的都要掌握。“除此以外,网格员还必须巡逻检查宗教场所,监视信徒。

该网格员说:“重点监管对象包括异议人士、刑满释放人员、信教人员,尤其是信全能神的。我们必须得掌握这样的家庭成员出入情况,特别是在‘敏感日’更得严格监控。“他所说的“敏感日“是指重要的政府会议和重大事件纪念日,如六四事件纪念日

“我们小区里有个信法轮功的,有人专门看着她,她本人不知道,政府有重大活动她不可能离开本地,她就是拿邻居家一个南瓜,政府都知道。“

全线巡逻:密织网罗

最近《寒冬》获取数份来自各地的文件,这些与网格员有关的文件证实了山东这位网格员的说法。根据文件,宗教信徒和上访人员是重点监控对象。对于管辖区域发生的事件,网格员自己解决不了的要立即通过专用手机上报,小到邻居纠纷冲突,大到民众抗议等群体性事件都要上报。

山东省东营市一名刚从业的年轻网格员告诉《寒冬》,最近上级给他一部安装了特别软件的手机,要求他用这部手机将自己负责区域发生的事情拍照上报到专门的信息平台,还要按照路线定期在网格内巡逻,拍照、登记、上报所有大事小情,比如信徒私自聚会,或者社区里的流动人口信息,每份上报信息都会被自动分类,发送到有关政府部门跟进。

一些地方要求网格员每月核对、新增、修改系统中的基础数据(含实有人口、实有房屋、企业、重点场所、重点物品、重点设施等)300条及以上,才视为基础信息录入达标。

网格员配发手机,要使用一个特殊的手机软件登记各种事情。所有信息收集到网上平台。
网格员配发手机,要使用一个特殊的手机软件登记各种事情。所有信息收集到网上平台。(网络图片)

据官方媒体报道,政府正在培训网格员使用专用手机,确保熟练使用手机上报各种事件。

“政府可以通过这部手机监视我们巡逻的路线,看到我们的里程数。巡逻中只要我们停下,管理人员就能监测到,马上要求我们继续巡逻。“东营这位网格员解释说。

类似措施也在全国其他地区落实,根据浙江省某地最近下发的《专职网格员网格工作标准(试行)》,网格员每天要开展不少于4小时、3公里网格巡访工作。网格内重点人员和重点场所每月至少走访一次,所有住户、场所每季度轮巡1次。

有的地方政府还组织紧急集合演练,教授网格员如何处理集体性事件与“骚乱“,演练时由警察培训网格员,并给他们配发盾牌、警棍。

严苛的奖惩措施

福建省某地7月下发的《社会治理网格化中心绩效考评细则》对网格员巡逻事项的规定多达上百条,还对网格员的绩效考评制定了准则,与工资直接挂钩,每名网格员每月开始总分100分,扣一分相当于10块钱人民币(约1.40美元)。

例如,网格员少巡逻一次扣5分;不按规定时间、路线巡逻,一次扣3分;网格员上、下班未用政府发的手机签到,或者未用该手机拍照,一次扣5分;紧急集合或演练无故缺席一次扣10分。紧急集合不服从上级指挥,扣50分,并予以辞退处理,这是最重的处罚。

还有的地方辖区内若发生10人以上冲突,如工人讨薪、病人与医疗人员纠纷,若网格员2小时内未上报,则被扣3分;若有20人及以上到区政府上访,扣2分;有人进京上访伸冤,扣3分;若在“敏感日“没有看管好重点管控人员,例如出名的异议人士、人权人士、上访人员、全能神教会、法轮功等受迫害宗教团体的成员,就双倍扣分。有的地方还要求网格员在“敏感日“对这些“重点人员“做到一日三见面。

山东省某地网格员正在社区巡逻。
山东省某地网格员正在社区巡逻。(网络图片)

网格员主动举报线索的,可以获得奖励,比如在福建一些地方规定发现全能神教会或者法轮功成员的,每治安拘留1人奖励1000元人民币(约140美元),提供重大线索的另有高额奖励。

枫桥经验“升级版“:群众管控群众

对于致力于打造奥威尔式国家的中共来说,除了无处不在的高科技监控,人力因素还是不可替代的,特别是在管控基层社会时,网格员发挥着关键作用。因此,政府要求做到凡有人的地方都得有网格员监视“重点人员“。

说得直白一点,中共的目标就是每个社区都有政府的眼线,确保“治安稳定“。中共惯常使用这种方式来镇压异议人士、少数民族群体、宗教信徒。

这种基层管理方式被毛泽东称为“枫桥经验“。

福建省某地今年5月下发的《网格管理工作责任捆绑和考评评价办法(试行)》中说,要“全力打造枫桥经验‘升级版’“,围绕“发现得早、解决得了,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的目标展开工作,换句话说,就是将所有政府认为的“隐患“消灭在萌芽状态。

“枫桥经验“是毛泽东时期利用广大民众“监控、改造““阶级敌人“的做法。实施方法是,“十个人包夹改造一个人,矛盾不上交、社会改造“。2013年,“枫桥经验“被习近平再一次“发扬光大“,要求各级党政机构、部门继承这一“优良传统“。

如今,“枫桥经验“在中国仍然可行吗?时间证明一切。因着愈发严格的要求,繁多的扣分项目,一些网格员开始打退堂鼓。

浙江省杭州市一位网格员告诉《寒冬》,一开始很多人想干这工作,但现在已经有70多人因要求太严辞职了。但据这位网格员透露,政府似乎并不愁,因为他们一个小县城,还有700多个网格员,其中有些是兼职网格员,继续为政府“维稳“。

来源:寒冬/叶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