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官随需提供:中国非法器官移植从配型到手术仅需十余天

纵然国际社会一片谴责,活摘良心犯器官的暴行在中国一直没有停止,仅需两周即可得到理想的肾源。

研究中共强摘人体器官暴行的专家李挥戈博士在接受《寒冬》采访时曾表示,2017年美国肾脏移植平均等待时间为3.6年。据美国器官捐献与移植政府信息(the US Government Information on Organ Donation and Transplantation)公布的信息显示,2018年,美国登记在册的18岁以上的器官自愿捐献者逾1.45亿人,而与此相比,中国仅有373,536名器官自愿捐献者登记在册。虽然两国自愿捐献器官的人数相差悬殊,然而在中国仅需十几天就可以找到适合患者的器官供体,实在令人震惊。

呼吁停止强摘器官暴行的条幅
呼吁停止强摘器官暴行的条幅(VOA)

“想要年轻的肾源?没问题。”

《寒冬》采访了来自中国北方的一名先生,他讲述了自己最近在山东省烟台市毓璜顶医院接触到的肾脏移植过程。他要求匿名,所以我们在此称其“陈先生”。

因一个亲戚需要器官移植,陈先生带他去了烟台市一流的大型三甲医院毓璜顶医院。他们之所以去那家医院是因为有人推荐,称在那里会很快得到能满足自己要求的脏器。

”我们当时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获得肾源,只是想看看,没想到医院很快就有人联系了我们。”陈先生回忆说,”从配血型、体检到安排手术,仅仅约十几天的时间。”

医院当时称提供的可用来移植的肾脏是来自死者家属捐赠,但医生不让陈先生和他的亲属见提供肾源的家属。

“医生对我们说,要是愿意多花点钱就换年轻点的,并说肾源保证健康、没病,还让我们不要担心。”陈先生说,“我们当然愿意换年轻的。”

很快,医生便通知陈先生与其亲属,说有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刚刚出车祸死了,其家属愿意把他的两个肾脏捐出来。”我们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有年轻的肾源,但事情就这么凑巧。“陈先生回忆当时他听到消息喜出望外。

真是巧合吗?

中共反覆宣布,自2015年1月1日起,中国已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为移植供体来源,称器官自愿捐献将成为器官移植使用的唯一渠道,但毓璜顶医院却能在短时间内提供肾源,并信心十足向患者家属保证供体是健康的,这一案例与其他多起按需求供给患者脏器的事件都令人质疑器官供体的来源。

2017年,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布报告,证实在中国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仍在继续。报告提供了104份电话跟踪调查录音,是与中国大多数省份近100家医院院长、移植科主任、手术医生、护士通话的记录。烟台市毓璜顶医院就是其中之一,该医院每年肾脏移植手术就高达300例。

在一份电话录音中,该医院器官移植中心器官协调员王主任明确表示,器官来源不是红十字会提供的,他说,”我们有办法,我们有我们的渠道。”该院肾移植医生单振飞曾炫耀说:“我们这儿等很短时间,我们这边很多(患者),其他省份的病人都在我们这里住着。我只能告诉你比去年还要好(指移植量更大)呀!“

这些调查结果与陈先生透露的情况极为相似。陈先生称,到毓璜顶医院换肾的人很多。他说,“只要你去,都等得到肾源。”但他不知这些肾源都是从哪儿来的。

今年6月,调查中共强摘良心犯器官的独立人民法庭在伦敦公布调查结果:判定中国政府犯有摘取无辜民众器官的罪行。该独立法庭采集了确凿的证据,最终得出结论,多年来,中共在全国范围内一直大规模强摘器官。该法庭的重要调查结果还表明:中国器官移植等待时间极短,所进行的移植手术数量远远超过政府和医院公布的自愿捐献器官的数据,并且早在2015年中共实施”自愿捐献器官计划“之前,“器官移植手术所需的基础设施和医务人员已得到大规模发展”。

更多宗教团体或民族团体成为器官源

伦敦独立人民法庭还得出结论,称自2017年以来新疆地区所有维吾尔人被全面采集DNA信息,这已经为将来潜在的器官移植创造了资源库。

此外,中国受迫害最严重的宗教团体—— 全能神教会的信徒也是中共泯灭人性的器官强摘暴行的受害者。2018年,总部位于比利时布鲁塞尔的非政府组织人权无国界出版了书籍《折磨致死:全能神教会在中国遭受的迫害》,其中列出了全能神教会成员被活摘器官的案例。

张瑞霞女士(1961-2014年)在河南省林州市被折磨致死。她的亲属在其火化前见到了她的尸体,作证说,“她的腹部凹瘪,有一道长长的缝合疤痕“,这通常是内脏已被摘除的特征。

李算算女士(1966-2013年,曾用名”李爱萍”)在新疆吐鲁番市胜利派出所羁押期间死亡,当局声称死因是”心脏病发作“。但其弟弟作证说:“她全身上下青一块儿、紫一块儿,从脖子下方一直到肚子被划开长长的一道口子,又被缝上,她的脑髓、心脏、肝、肺都被取出。”

来源:寒冬/李明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