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自教堂高压管控加剧 牧师信徒纷纷转入家庭教会

尽管家庭教会正​​面临严厉镇压,但越来越多的中共批准的三自信徒仍加入其中,他们宁可冒着生命危险,也不愿被洗脑。

家庭教会信徒在树林里聚会(网络图片)

中共通过超乎寻常的管控用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取代 “神” 的计划似乎达到了相反的效果——持续高压措施给官方教会的信众带来了一种日益严重的危机感,越来越多的信徒和神职人员逃离官方教会,冒遭受更严重迫害的危险转入家庭教会。

拒绝再向中共妥协退让
来自江西省抚州市的一名三自教堂牧师告诉《寒冬》说,政府通过严密的控制和监督,逐渐渗透信徒信仰生活的各个方面。“不许我们培养人,管控我们的账目,我们想办什么活动都不行,把我们的下设聚会点关掉,我们不同意装摄像头,他们就翻墙开锁,强行安装,这就等于是把我们都困死。”

“这分明就是要消灭我们的信仰,断我们的根,这是很可怕的事,所以我们绝对不会妥协!” 另一名同工补充道。

一些三自教堂已经在寻找出路。来自江西省的另一位三自牧师告诉《寒冬》:他认识的三所三自教堂的6名讲道人,最近带着信众离开了官方教堂。在去年历经当局要求考讲道证“四进” 进教堂、强迫与佛教信徒一同举行升国旗仪式后,他们愤然退出三自教堂。

“现在的趋势就是回归家庭教会,其实,2014年浙江省全面拆除十字架的行动后,温州那边早就是这样的发展模式了。家庭教会和三自统一了立场,当面临迫害,大家要一起商量对策应对中共。” 这名三自牧师解释说。

与家庭教会合作
也有三自的同工证实,他们正在寻找出路与家庭教会合作,“我们三自的优势在于我们清楚中共现在的政策和动向,可以适时地给家庭教会预警,也可以适当地给他们一些建议,而家庭教会在形式上更加灵活,可以脱离中共体制培养讲道人。”

在2014年,浙江拆除十字架运动中曾经被捕的一位三自教堂牧师谈道:“我们最坏的打算是舍教堂保教会,比如我们十个人一组,一个人负责讲道,我们学共产党打游击。”

然而摆脱政府管控也意味着更大的危险。中共也许早就料到强硬的打压措施会令信徒寻求出路,因此,各地早已开始全面登记三自教堂信徒的详细信息,一旦发现信徒流失,政府人员会逐个确定他们的去向,除非确认信徒已经放弃信仰,否则会持续加以监控。

针对这一趋势,一些教会已经开始采取反制措施。一三自教堂同工透露:“首先我们要保护的就是主日学学生和年轻人,这些年轻人现在都不能在教堂露面,以免被发现登记。教会各项事务的处理,就由我们这些已出名的、年老的信徒去出面。如果政府要我们的人员登记表,我们绝不如实汇报,特别是年轻人、党员这些当局重点打击的对象。”

宁在地下室聚会也绝不敬拜中共
河北省邯郸市一处地下室,20多名基督徒正在聚会,讲道人的妻子坐在门口放哨以确保聚会不被警察发现。

教会负责人告诉《寒冬》:“看透三自教堂的傀儡本质之后,我就带着一部分信徒出来了,但是隐藏聚会不到一年,就被政府人员发现了。他们向房东施压,取缔聚会场所,现在我们只好在地下室聚会。”

由于地下室空间狭小,不到20平米,又没有通风设施,一位八旬老人聚会时呼吸困难,突发冠心病,两个信徒急忙搀扶她走出地下室。

尽管环境不适,受到迫害的危险加增,信徒们并不后悔。随着当局对官方教会的限制越来越加强,信徒们坚持脱离中共管控的决心也不断加强。

教会负责人表示:“中共想让我们信共产党,不准敬拜神,即便以后我们一直在这里(地下室)聚会也不回大教堂。”

信徒们发誓要坚持下去
去年,河南省周口市一位三自教堂讲道人因拒绝将奉献款交给政府遭撤职。他随后离开三自,带着十几名信徒在自家聚会。5个月后,这位讲道人被捕,他所带领的所有信徒都被拍照。讲道人在被胁迫答应停止聚会后获释。此后,他们只好以更为隐秘的方式聚会,聚会时常有信徒在门外放哨。

郑州市一位三自教堂讲道人也选择离开官方教堂,带着信徒们私下聚会,但不久就被政府发现,并被要求签署不再聚会,如再聚会就罚款20万元人民币(约29,188美元)的保证书。

即便是这样,他们也并不打算回三自。她在讲道中鼓励信徒坚持下去,“如果有一天连这样的聚会都保证不了,我们就两三个人一起聚。”

逃离三自的信徒也正使用各种措施防止监控,例如,聚会关掉手机以防被跟踪,凌晨四五点开始聚会。

 

来源:寒冬/江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