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界能为化解 “维吾尔人危机” 做什么

每天接触《寒冬》关于维吾尔人危机的报道,了解公民社会能在多大程度上受这方面的报道的影响。或许每报道一篇,我们就前进一步。

作者:马可·莱斯宾蒂(Marco Respinti)

以下评论发表于2019年6月7日 “正视中国的暴行,对维吾尔人权危机作出全球性反制” 国际会议(Confronting Atrocities in China: The Global Response to the Uyghur Crisis)的 “媒体合作” 座谈会期间。2019年6月6日至7日,该国际会议在华盛顿特区的乔治·华盛顿大学(GWU)艾略特国际事务学院(ESIA)举行,由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主办,维吾尔人权项目(Uy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维吾尔裔美国人协会(Uyghur American Association)和乔治·华盛顿大学的中亚项目(Central Asia Program)协办,资助方是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国家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座谈会由自由亚洲电台维语部主任阿里木·塞依托夫先生(Alim Seytoff)主持,出席座谈会的除了笔者外,还有德国记者哈拉德·马斯先生(Harald Maass)、土耳其记者及华盛顿特区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穆斯塔法·阿克约尔先生(Mustafa Akyol),以及土耳其记者麦尔维·谢布南·欧鲁奇女士(Merve Sebnem Oruç)。

先生们、女士们,色兰(السَّلَامُ عَلَيْكُمْ,意思是祝你平安)!面向这样一群与会者,我以自己的名义使用这个阿拉伯式问候语,可能听起来有点居高临下的感觉,但是请相信,我是真心的。

非常感谢大家给我这个机会在这么重要的会议上发言,讨论中共因新疆维吾尔人民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对其进行残酷的迫害。

几十年前,“绝不让历史重演(Never again)” 这个口号引发了全世界对犹太人遭到种族灭绝的关注,希望类似的事情永远不要再发生。然而,历史一再重演,如今正在中国上演。这就是我们永远不能降低对维吾尔人现状关注的原因。所幸最近几个月媒体开始关注此事,将很多维吾尔人的苦难呈现给大众。但这还不够,因为中共政府的态度根本没有转变,迫使我们大家需要再加把劲。

天安门大屠杀30周年纪念活动刚过去三天,能在这样一个富有真知灼见、发人深省的会议结束之际发言,我感到无比的荣幸。我衷心感谢主办方邀请我从世界的另一头来到这里,我特别感谢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里坤·艾沙先生(Dolkun Isa),早在今年1月31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欧洲议会上,他已好意邀请我参加今天的会议并发言。

听了今天上午感人肺腑的见证,我不知此时说什么才好,也许很难让大家感兴趣,但我只想说,从今天下午开始,我会一直支持你们。

我是一名意大利专业记者,靠通讯报道为生。今天这个名为 “媒体合作” 的座谈会安排得非常好,专门讨论媒体应该如何报道维吾尔人的悲剧。与其他与会人员一样,我也收到了要求,让我分享报道这个问题的经验,以及尽力设想公民社会能在多大程度上借助这方面评论报道的经验。

另外,今天我以《寒冬》主任的身分和大家交流,谈一谈维吾尔人的危机,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向大家说明和传达我的同事们对这个话题的感受和感想。我的同事遍布三大洲,来自不同的国家,包括主编、副主编、新闻编辑、作者、新闻记者、报料记者、通讯员、撰稿人、网站管理员和翻译人员,他们孜孜不倦地工作,绞尽脑汁,全天候不间断地将资讯传递给公众,组合成了一支致力于揭露真相、捍卫自由和正义的出色团队,我在此对他们每一个人说声 “谢谢!”

请不要误会,我们并不是英雄,我们只是网络杂志工作人员,专门报道中国的宗教自由和人权状况。今年5月2日,我们创刊刚满一周年。我们的报道对象包括所有受中共迫害的宗教团体,我们尽我们所能捍卫所有宗教信仰。事实上,我们坚信,和任何其他政权一样,中共无权限制信仰自由,无权限制任何信仰的公开表达。

《寒冬》自创刊开始,便与来自不同国家的多位学者、记者以及人权活动人士携手合作,共同为无法发声的群体发声。《寒冬》的独特之处在于拥有数百名通讯员,遍及中国各省,也就是说,我们发布的材料是由被迫害、被压制的民族或团体提供的。
许多人对我们不拘一格的工作心存敬意。我之所以自豪地公开这么说,没有半点不好意思,不是因为我勇气可嘉敢发布这些报道,而是因为我们有许多记者和通讯员,他们冒着极大的危险不断报道中国的人权新闻以及各宗教团体所遭受的迫害,为本刊提供大量的独家图片、视频。所有功劳和荣誉应该归给他们。

《寒冬》因发布令人震惊的视频而声名鹊起,比如首次发布的从内部流出的系列独家视频——《新疆又一关押维吾尔人的教育转化营曝光》,还有反映父母遭关押的新疆维吾尔儿童被囚在所谓的爱心学校、爱心幼儿园,接受中共全日制 “再教育” 的独家视频:《维吾尔儿童被集中洗脑》。

记录宗教迫害

的确,我们的记者工作非常出色,并一如既往地继续努力:这不是我们自吹自擂,而是中共自己说的。事实上,2018年8月至12月,我们有45名中国大陆供稿人和记者因采稿、拍摄中共在中国大陆迫害宗教信仰、侵犯人权的事件遭到中共政府抓捕。新疆伊犁、哈密等地共22人被抓,其中4人随后获释,其他18人的具体情况不详,至今下落不明。在这些被捕的人当中,就有那位勇敢拍摄上述反映新疆教育转化营独家视频的记者。新疆教育转化营关押着至少有100万维吾尔人,他们只因是信徒,是少数民族,便遭此厄运,很多人遭到了酷刑。

被抓捕的45人都被关押、提审过,罪名基本上都是 “泄露国家机密” 或 “涉及境外势力渗透”。有些记者被送到 “法制教育中心” 接受强制洗脑。所幸总共有23人被关押一段时间(有的人被关押一个月),随后就被释放了,但所有人目前都被严密监视,致使他们无法再为《寒冬》工作。另外的22人仍被关押,但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命运会如何,连他们在哪儿都不知道。请记住:大多数失踪的记者都是因为报道维吾尔人受压迫而在新疆的抓捕行动中被捕的,即使有些记者并非维吾尔人。

在此我还要强调,有些被抓捕的人,警察根本找不到他们向《寒冬》发过材料的证据。这很重要,因为我们知道《寒冬》,尤其是我们的记者和通讯员,已成为中共的目标。还有其他记者也被捕了,只是目前我们还不知道确切数字。

对中共而言,记录中国的宗教迫害是严重的 “犯罪”,但如果把这些记录材料放到《寒冬》的网站上,则罪加一等,“有罪的” 记者命运自然就会变得更加多舛。

因此,我就此次座谈会指定的主题来聊聊我的第一手工作经验。在报道中国的宗教迫害这个领域中,尤其是维吾尔人的悲惨遭遇方面,报道新闻的工作不是最重要的,而沟通的工作则往往才是最重要的。就好比你能生产最好的产品,但如果你不知道如何向公众兜售你的产品,就会浪费时间和金钱。如今这一点无人不知,特别是政界人士,他们在沟通时面临的难处比在工作时面临的难处更大。因此,杂志、电视、电台和互联网都是战略工具。也许你只是学者或活动人士,团体虽小,但如果你知道如何跟公众沟通,一样可以取得大的成就。现在,通过带高清摄像头的智能手机(但请不要用华为或中兴)、平板电脑和互联网,就能达到跟媒体一样,非常简单。

《寒冬》“尝试”

下面我举三个例子,并表达我的谢意和敬意。第一个例子是2018年12月由美国纽约市约瑟夫·罗特先生(Yosef Roth)和科比·约翰逊女士(Corby Johnson)这两位非维吾尔人士共同创立的 “维吾尔集会” (Uyghur Rally),这个团体虽小,成效却不错。虽然钱不多,但他们为达到目标不断努力,更重要的是,他们知道如何吸引媒体注意,为他们的公开活动和快闪迅速扩大影响力。

第二个例子是孜巴·木拉提女士(Ziba Murat),她现已退休的母亲古丽仙·阿巴斯医生(Dr. Gulshan Abbas)医术精湛,却被送进中共称之为 “新疆维吾尔族职业培训学校” 的教育转化营,随后失踪。她决定为妈妈做点事情,便通过一些普通朋友联系到《寒冬》,交给我们一篇措词简单优美的个人见证文章。今年母亲节当天,我们非常乐意地为她发表了这篇文章

第三个例子是我们《寒冬》。前面提过,我们的记者和通讯员工作非常出色,但如果没有众多朋友的响应和支持,那么关注《寒冬》的只有一些业余活动人士和学者,不会像现在有那么大的一个读者群体。我在此列举一些朋友,他们是: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维吾尔人权项目、维吾尔裔美国人协会、自由亚洲电台、香港自由新闻(Hong Kong Free Press)、《大纪元》、捍卫自由联盟(Alliance Defending Freedom)、人权无国界(Human Rights Without Frontiers)、欧洲信仰自由联盟(European Federation for Freedom of Belief)、欧洲宗教自由宗教间论坛(European Interreligious Forum for Religious Freedom)、国际宗教自由圆桌论坛(InternationalReli gious Freedom Roundtable)、国际难民宗教自由观察站(International Observatory of Religious Liberty of Refugee)、亚洲新闻通讯社(AsiaNews)、对华援助协会(ChinaAid)、意大利玛丽亚广播电台(Radio Maria)。

我归纳总结一下。我们就像大卫一样在对抗歌利亚。但是若我们有优秀的报道,有巧妙的沟通,那么在某种程度上,“歌利亚” 在原地踌躇时就会遭到打击。请记住,我们45名记者和供稿人就是因为他们优秀的报道和巧妙的沟通让中共抓狂才遭到抓捕的。常言道,团结就是力量。如果我们众志成城,如果我们联成网络,我们的小股力量就会倍增。为了揭露真相,为了捍卫自由和正义,也为了做好工作,《寒冬》“尝试” 把不同领域的专业人士(新闻记者、学者、活动人士和流亡人士)以及不同宗教(甚至是无神论者)凝聚在一起。恕我直言,这个尝试就是一个模板,应该普及和复制。作为公民社会中的一员,我们每一个人,不管是不是公众人物,不管出不出名,都可以开始通过这种简单方式,实实际际地为化解维吾尔人危机做点什么。

我当然不是穆斯林,也不是维吾尔人,但我目睹他们天天遭受的苦难,已学会了爱护维吾尔穆斯林同胞。这是公民社会的另一项任务:公民社会应当成为新闻的放大器,让我们每天早晨一睁开眼就能读到这些新闻。公民社会必须壮大我们的队伍,必须震撼沉默的人、唤醒昏睡中的人,不应该永远只会听命于主子。今天要达到这个并不难:通过邮件列表、博客、视频博客、社交媒体以及良好的传统社交活动和口口相传。与所有极权主义政权一样,中共害怕老百姓,害怕言论自由,害怕新闻自由,害怕心明眼亮的公民社会。没有读者,新闻记者就什么都不是,只有读者理解他的用心后站起来采取行动,他才是真正的新闻记者。

谢谢大家!

来源:寒冬/马可·莱斯宾蒂(Marco Respinti)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