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局组民间情报组 深入各地宗教场所获情报有奖

中国宗教信徒除了得躲避无处不在的监控设备外,还要防备政府安排的各类眼线——网格员、信息员、基层政府人员,甚至政府安排的 “假信徒”。

牧师正在教堂里讲道(网络图片)

基督徒私下聚会、传教甚至会友频频被举报,这与政府安排的各类 “眼线” 有很大关系

网格员:每天有偿上报3至5条信息

2018年11月22日,4名讲道人在安徽亳州市城关镇传福音时,在返家路上被当地正在巡逻的人员听出是外地口音,遭举报,警方随即将其中3人抓捕。

类似这样在各村镇巡逻的人员在中国农村普遍存在。中共为了获取民众信息,大量募集网格员,网格员每天巡逻要达到一定的里程数,了解宗教信息是他们工作的主要项目之一。

吉林省的一位网格员透露,他的工作职责范围包括:”熟悉和掌握本网格内宗教活动场所及信教群众的基本情况;发现和收集本网格内宗教渗透和非法宗教活动方面的线索、信息并及时上报;协助上级做好宗教领域稳定工作。”

浙江省杭州市淳安县的一名网格员告诉《寒冬》,当地的 “平安网格群” 由基层干部、党员、无业游民组成。每天每个网格员要上报3至5条有价值的信息,每条信息奖励3元。每个月还要到教堂拍照,将实时情况上报政府。

基层政府人员蹲点监视

2019年4月14日,河南省商丘市,一名正在台上讲道的牧师收到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教堂里有暗访的领导,讲道时注意点。

类似这样在教堂蹲点监视的基层政府人员越来越多。中共制定宗教工作三级网络两级责任制,要求基层政府人员严密监管当地宗教情况。还有一些基层政府人员和党员被任命为信息员,被要求及时向上反映宗教情况,高压政策下,政府人员越来越频繁地出入聚会场所检查、监视。

内蒙古某县政府于去年9月召开紧急会议,要求由村支部书记、主任、两委班子成员组成 “宗教工作管理领导小组”,及时了解宗教活动情况,及时上报私设聚会点、外来宗教人员活动情况以及本地信徒流动情况,有时他们还要入户检查宗教信徒家中是否还有十字架等宗教标志。

三自教堂里的 “间谍” 组织

福建省一名国保大队内部人士透露,政府还在部分地区暗中设立了三自教堂执法队。执法队成员由政府收买或者安插的普通 “信徒” 组成,他们可直接向民宗局汇报教会情况,例如,有无外来讲道人员,有无党员出入教堂,讲道内容是否符合政府要求,有无瞒报财务状况等。

一个教堂会安插数名 “信徒”,组成一个执法队,其他信徒和牧师并不知道执法队的存在。执法队员每月可领取补贴金,若发现线索并举报家庭教会,尤其是举报被中共定为 “邪教” 的宗教团体负责人还有高额奖金。据透露,当地国保大队就曾在执法队的配合下,抓捕4名召会信徒。

 

来源:寒冬/孙凯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