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活下去”:新疆与关塔那摩湾维吾尔人发出的呐喊

为呼吁团结而在伦敦聚集的英国穆斯林称,中国虐待维吾尔族人民的行径 “离大屠杀只有一步之遥”。

 

在英国作见证
4月5日至7日,穆斯林人权促进团体CAGE与5 Pillars联合组织名为 “在中国活下去”(Surviving China)的英国三城之旅,先后在伦敦、伯明翰和曼彻斯特三座城市举办活动,呼吁穆斯林同胞关注新疆自治区 “兄弟姐妹遭到越来越严重的种族灭绝” 这个事实。

以曾被关押在关塔那摩的维吾尔人哈利勒·马哈茂特(Khalil Mahmut)和流亡记者鲁基耶·图尔杜什(Rukiye Turdush)为代表的团队讲述了中国维吾尔人的境遇,唤醒人们对维吾尔民族日益恶化的处境的关注。

加拿大维吾尔协会(Uyghur Canadian Society)前主席托度希女士(Turdush)着重强调,自2016年以来,教育转化营数量大幅增加,被关押在教育转化营中的维吾尔人越来越多,他们对器官摘取充满恐惧,而他们的孩子则被集中囚禁在孤儿院。托度希女士已有两年未能与家人取得联系。由于她一直在西方国家倡导人权,之前又供职于总部设在华盛顿特区的自由亚洲电台,目前她众多同辈表亲中已有31人被捕入狱,上个月其中一人差点死在了教育转化营里。

CAGE的社区事务指挥官阿扎德·阿里(Azad Ali)在介绍集会时提醒众人,本次集会的主题是关于维吾尔人的心酸话题,集会的目的不仅是提供信息,更是 “呼吁行动”。他说,“这些都是真人真事。” 他希望那些对维吾尔人的联合运动不了解的人能借此机会增进了解,并希望这次三城之旅可以帮助人们了解专制国家是如何利用莫须有的恐怖主义指控对维吾尔人实施打压的。

托度希女士说,中国想利用西方国家对恐怖主义的恐惧心理,将一切有民族信仰的维吾尔人或批评中共的维吾尔人都说成是恐怖分子。她反问道,“怎么可能所有维吾尔人都成了恐怖分子?这太荒谬了!”

教育转化营充当了 “种族灭绝政策” 的工具
托度希一直追踪调查新疆的 “种族灭绝政策”,她说 “新疆” 这个称谓从一开始就是中国强加给维吾尔民族的 “殖民” 称呼,包括毛泽东时代(1949年,毛写过一篇文章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但她和很多维吾尔同胞一样,更愿意把 “新疆” 称为东突厥斯坦。毛泽东说过,中国应该吞并长城以外曾被古代帝王控制过的所有领土,至于非汉族的人口,他们的种族、文化和宗教信仰必须被汉化。托度希说,“我认为,现在的中共政府动机也一样,其实文化灭绝十年前就开始了,但我觉得真正的种族灭绝是两年前开始的。” 她想知道,为什么中国一开始矢口否认教育转化营的存在,后来被曝光后在无可辩驳的证据面前,又百般隐瞒、歪曲事实真相。她质问道,“为什么他们非要这么做?”

被关押在关塔那摩湾的维吾尔人真实的境遇
维吾尔人在中国遭受的迫害无疑是一场悲剧,雪上加霜的是,2002年至2013年期间22个逃离中国的维吾尔人被美国关押在关塔那摩湾。他们的境遇在美国媒体中引发了激烈辩论,最后美国司法部颁布释放令,他们才得以沉冤得雪。据《波士顿环球报》2009年发表的一篇社论称,一些维吾尔人逃离新疆欲前往土耳其和欧洲。当时他们途经阿富汗时虽遇到战乱,但因着阿富汗能为他们提供保护,而且免签,他们只好留在阿富汗,住在维吾尔原住民生活的村子里。后来战况恶化危及了他们的安全,于是他们逃往巴基斯坦。巴基斯坦的村民们很清楚,如果把他们说成是 “恐怖分子” 交给美国,每交一个人可拿赏金5000美元。他们设计让这些维吾尔人去一座清真寺,这些维吾尔人进了清真寺就被逮捕,最终被关进关塔那摩湾。

美国联邦法官最后裁定,这22名维吾尔人从未参加过阿富汗塔利班的战事,也从未与基地组织合作过。虽然极少数维吾尔人希望或梦想参加军事训练以便以后有朝一日用来对抗中国,但大多数人并无不良居心,他们只想逃出新疆免受迫害。美国花了十年时间才认识到这一点,因为几年前,全世界都相信中共的说法,认为绝大多数维吾尔人都支持恐怖主义。中共把关于被关押的维吾尔人的假新闻不断往美国和其他国家散布,直到最近几年,西方人在得知新疆的实际情况后才认真对待这些假新闻。

后来获释被安置到百慕大的哈利勒·马哈茂特谈道,中共对曾被关押在关塔那摩湾的22名维吾尔人另有目的。他不无讽刺地说,中共到今天还不说实话。他说:“他们随随便便就诬蔑我们是恐怖分子。” 他还说,在过去二十年间,恐怖主义这一指控已成为中共镇压维吾尔人民的完美烟幕。他在新疆的家人有的因为伊斯兰教信仰而被关押,例如为清真寺购买土地,送孩子到地下伊斯兰学校学习,蓄须,穿戴伊斯兰风格服饰。“其实我们不是什么恐怖分子,我们只想和和睦睦地生活,安安稳稳地遵守信仰。” 他说。

“一带一路” 的绊脚石
托度希女士称,中国西部大多是说突厥语的维吾尔逊尼派穆斯林、哈萨克人、吉尔吉斯人和乌兹别克人,他们妨碍了中共政府向中亚和欧洲扩张的野心。她说:“中共的动机就是想推行一带一路政策,恢复古代丝绸之路。” “如果中共政府无法控制东突厥斯坦,他们的帝国梦将便无法实现,所以他们担心失去这片土地。”

托度希女士在描述宗教信仰局势在新疆日益恶化时说,伊斯兰教信仰现在差不多被取缔了。“人们被迫谴责伊斯兰教,清真寺遭强行拆除、关闭,而那些未被强拆的清真寺大门上方却飘着中国国旗。” 她说,维吾尔人通常不过春节,但今年春节期间,在新疆伊斯兰信仰最密集的和田地区新开了24家猪肉店,向维吾尔人家家户户分发了144吨猪肉。

她说:“《古兰经》、祈祷跪垫以及其他伊斯兰教书籍一概被烧毁,任何人不许持有宗教书籍不许把宗教信仰传给孩子。” 而且,割礼和葬礼也受到了严格控制。政府人员已经承认10%的喀什人口被关押,遭到监禁的和田人口更是多达40%。她说:“教育转化营的数量正不断增加。”

关于酷刑和迫害的叙述
托度希女士说,目击者关于教育转化营内受酷刑的描述让人听了心碎,她援引了维吾尔女子米娜(即米日古丽·图尔荪,Mihrigul Tursun)的遭遇。米娜三次被关押,三胞胎孩子中有一个离奇死亡,她因持有埃及护照而最终获释。她曾遭受过电击酷刑,以致突发心脏病,有一次她被关押三个月,期间她亲眼目睹同监室68名室友有9人先后死亡。

据托度希女士描述,维吾尔人不仅肉体上遭受酷刑,精神和情感上也备受摧残,而他们的遭遇也影响着那些仍生活在新疆的 “自由” 人,他们每天都活在被抓捕的恐惧中。她说:“虽然维吾尔人仅占中国总人口的1.5%,却占被捕总人数的21%,现在人人自危。”

她谈到那些被抓坐牢之人,可悲的是,他们的孩子再也不能与亲戚住在一起,而是被安置在国营孤儿院中,那里人满为患,他们却出不去。她说:“他们不许说母语,被迫接受中国人身分。中共的目的是断了维吾尔民族的族脉,毁了他们的根,斩断他们与自己的文化之间的关联。谁知道他们的未来何去何从?又有谁知道他们还能不能回家?”

她描述道,在教育转化营之外,人们的生活充满了恐惧,并被密切监视,160万汉族干部被派入住多数维吾尔人的家中,去一次就要与他们同住数天,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除此之外就是 “恐怖、无助、精神崩溃”。

被海外穆斯林同胞遗弃
托度希女士抱怨道,中国的维吾尔人被世界各地的同胞所遗弃,他们为了经济利益而向中国投桃报李,这无疑是在伤口上撒盐。她说:“伊斯兰合作组织的穆斯林成员国利字当头,只顾本国利益,拒绝反对中共虐待维吾尔人的行径。”

对此,她抗议道,“所有伊斯兰成员国政府都在护着中国的犯罪行为”,她呼吁每个穆斯林都来抵制 “中国制造” 的东西。

她还呼吁众人想方设法对抗中国,她说:“我相信个人的力量。没有一个文明国家会对无辜的孩子下手,会用这种手段将人关押起来,让他们失踪,但中国却在做这种事。”

她和马哈茂特先生描述道,所有流亡他乡的维吾尔人在精神上都长期备受煎熬,他们觉得与自己的亲戚朋友间的联系被切断了,与自己的文化和故土间的联系也被切断了。

她说:“他们(中共政府)抹去了我的童年,抹去了我的记忆,对每个维吾尔人发起的这种攻击是难以想像、无法容忍的。” 她表示,与亲人失去联系导致海外的维吾尔侨胞因心理压力太大出现了严重的精神失衡等症状。她说:“我们所有人都深受影响,无法正常思维,夜不能寐,食不知味,同样受尽了折磨。”

CAGE的对外事务联络官穆阿扎姆·贝格(Moazzam Begg)在总结本次活动时,敦促穆斯林同胞抗议世界上所有伊斯兰国家的政府为了经济利益而向中国俯首称臣。有的伊斯兰国家甚至出卖了生活在本国的维吾尔同胞,将他们遣返回中国。他举例说,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Imran Khan)公开表示,他对关押维吾尔人的教育转化营一无所知。

贝格恳切地说:我们能做的事情很多,为他们祈祷当然很有力量,但我们也必须向所有与中国有贸易来往的国家施压。」他呼吁穆斯林同胞致信本国的国会议员,请求他们在当地的清真寺社区将这个问题公之于众,了解当地居民的消费习惯。他说:“中国出口总额2.3%的产品出口到英国。不要买中国货。”

他请众人利用社交媒体写下自己的遭遇,成为公民记者。他说:“我们目前所站的立场非同寻常,可以了解事情的进展并为此做点什么。” 他恳切地呼吁众人,“与我们孤援无助的维吾尔兄弟姐妹并肩携手,一定要让他们知道他们并不孤单。”

照片提供者:露丝·英格拉姆

来源:寒冬/露丝·英格拉姆(Ruth Ingra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