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基督教会镇压加剧

中国:对基督教会镇压加剧
尤家花园教堂原貌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中国当局应立即释放西南城市成都一独立基督教会的牧师和多名教友。当局亦应返还教会财产,允许该教会成员恢复信仰活动。

2018年12月9日,成都秋雨圣约教会主任牧师王怡和百馀名教友分别在教会办公室和自宅遭当地警方拘捕。秋雨圣约教会未向政府登记注册,被视为“地下”教会。

“关闭成都这所基督教会,足见习近平政府打压中国宗教自由的行动方兴未艾,” 中国部研究员王亚秋说。“中国政府自称尊重宗教自由,此举无异自我嘲弄。”

当局并搜索、查封秋雨圣约教会的多处房产,包括办公室、幼儿园、神学院和圣约学院,另有多名教友遭到抄家。警方强迫教会成员签字切结不再参加教会聚会,并阻止他们前往教会学校。该教会的微信账号也同时被注销。

部分已获释的教会成员表示曾遭警方殴打。其中一人说,他被绑在椅子上,不给饮水、食物达24小时。数十名教会成员仍然在押。部分在押人员家属表示已收到警方拘留通知书,但其他人没有得到任何通知,不知亲人的下落和安危。根据王怡母亲收到的书面通知,王怡已遭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教会长老李英强的妻子表示,根据警方通知,李英强因涉“寻衅滋事罪”被拘留。

王怡是中国著名基督教人士,曾为法律学者,以激励人心的布道和大胆批评中国共产党而闻名。被捕前不久,王怡曾发表文章批评政府严格管控宗教,呼吁中国基督徒实行公民不服从,诸如抵制政府不准在宗教场所外传教或禁止儿童上教堂等命令。王怡被捕两天后,他在被捕前留下的一份声明在网上传开。王怡在文中誓言“以和平的方式…去抵制一切迫害教会和干预基督徒信仰的行政和司法措施。”

近年来,警方频繁骚扰王怡和秋雨圣约教会的主要成员,该教会是独立的福音派教会,拥有逾500名教友。2018年初,该教会曾发动联署,抗议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该条例禁止“未经许可”的宗教传授,禁止参加境外宗教传习或会议,并扩大地方当局控制宗教活动的权限。中国政府原本就对宗教活动加以各种限制,包括只能信奉官方认可的五种宗教、宗教活动只能在官方批准的场所进行等等,新法更进一步收紧控制。

有些教会成员认为,这次大逮捕可能是因为上次联署行动收到全国超过400位牧师的签名。9月,成都当局通知该教会,指其活动违反官方宗教政策。

在习近平主席领导下,中国政府要求宗教“中国化”或“适应中国特色”──也就是要求宗教团体支持党和政府的领导──基督教也因此受到进一步管控。当局拆毁数以百计基督教堂或教堂上的十字架,强迫教会迁移,没收圣经和其他教会物品,以及在获准继续运作的教会安装监控摄像头。4月起,网络销售圣经遭到查禁。9月,北京当局关闭中国最大基督教地下教会之一的锡安教会。

3月,牧师曹三强被控在中国和缅甸之间“组织他人偷越国境”,判刑7年。曹三强长期参与为缅甸贫困少数民族提供的教育项目。2014年,牧师张少杰则以“诈骗”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等罪名被判刑12年。

9月,罗马天主教会和中国达成协议,试图解决数十年来有关中国主教任命权的争议。中国约有1,200万天主教徒,分为坚持効忠教宗的地下教会,以及由国家选任主教组成的官方教会。根据协议,未来新任主教将由北京提名,但教宗拥有否决权。许多人期待这份协议可以让地下教会主教不再受到迫害。然而,11月,浙江主教邵祝敏遭当局强迫失踪,这已是他担任主教两年之内第五次被失踪。邵祝敏现仍下落不明。

同时,中国政府持续在藏区加强对佛教的限制,并在穆斯林占多数的新疆地区对宗教活动实施前所未见的严格管控,人权观察对此有详细记录。

“王怡牧师曾说,即使身陷囹圄也会坚持为信仰抗争,” 王亚秋说。“所有支持宗教自由人士都应声援王怡,抗议中国政府打压宗教。”

(文章来源)图文来源:Human Rights Watch.叙利亚难民儿童就学援助缺乏保障:金流不透明、目标不准确、数据不齐全.© 2018 by Human Rights Watch.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