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提交法案 拟制裁中共在新疆的罪行

美国提交法案 拟制裁中共在新疆的罪行
美国国会大楼(Kevin McCoyCC BY-SA 2.0

一项两党法案已经提交美国参众两院,法案要求禁止向中国出口可被用于监控在押穆斯林的美国技术。另外,法案还要求追究新疆中共党委书记在这个”自治”地区严重践踏人权的罪责。

马可·莱斯宾蒂(Marco Respinti)

11月14日星期三,两党议员向美国国会参众两院提交法案,呼吁特朗普政府对中国镇压少数民族穆斯林的行为给予更加强硬的回应,包括考虑制裁位高权重的中国高官——中央政治局委员陈全国,追究其身为新疆党委书记在该地区严重侵犯人权的责任。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国会参议员马可·鲁比奥(Marco Rubio)与来自新泽西州的民主党国会参议员鲍勃·梅南德兹(Bob Menendez)共同向参议院提交此项法案,此法案在众议院的发起人则是新泽西州共和党国会众议员克里斯托弗·史密斯(Christopher H. Smith)和纽约州民主党国会众议员托马斯·苏奥齐(Thomas Suozzi )。参议员鲁比奥与众议员史密斯分别任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主席与共同主席,该委员会是美国政府的一个两党独立机构,其法定职能是监督中国人权与法治进展。

新法案还呼吁特朗普总统考虑任命新疆问题”特别协调员”,以协调美国对中共在新疆暴行的政策,并考虑禁止将可被用于监控在押维吾尔族人的美国技术出口中国。

继8月29日15名两党参众议员联名上书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以及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之后,此法案再次敦促尽快制裁参与或指挥实施新疆侵犯人权罪行的个人与公司。

在新疆”自治”区,被关押在”教育转化”营的穆斯林多达150万,在营内被迫接受强行洗脑的人当中,维吾尔族人占了一百万,其余还包括哈萨克族人﹑回族人与其他少数民族的穆斯林。

今年7月24日至26日,美国国务院在华盛顿特区主办促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在此期间,参议员鲁比奥与众议员史密斯就已经开始披露新疆穆斯林受迫害的真相。此次会议由国务卿蓬佩奥与美国宗教自由无任所大使萨姆·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组织,来自82个国家的代表出席了本次会议,共同讨论世界的宗教自由现状。会议后,美国立法机关与美国国务院更加关注中国宗教自由问题。

特朗普总统的关税政策打响了中美贸易战 ,举世瞩目。毫无疑问,时刻关注中国问题的参议员鲁比奥与众议员史密斯,正是借此时机提出中国的人权与宗教自由这个很多人在与中国打交道时都避之唯恐不及的问题。身为天主教徒的参议员鲁比奥与众议员史密斯二人长期投身并捍卫人权事业,后者更是以反堕胎闻名。在”新时代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中国”,中共政府多年来推行丧心病狂的”计划生育政策”,一直遭到史密斯众议员直言不讳的批判。现在,他们有了得力的搭档——虔诚的长老会信徒国务卿蓬佩奥与天主教徒布朗巴克大使。乔治·布什时期,美国曾非常注重世界宗教自由问题,巴拉克·奥巴马政府对这一问题虽并不热衷,但也至少认同真正的宗教自由。事实上,如果说特朗普政府执政的第一年看起来并未过多关注国际宗教自由问题,那么随着蓬佩奥接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出任国务卿主管美国外交事务,以及布朗巴克被提名出任宗教自由大使之后,局面现已有所改观。

这种新的态度同时也是美国政治转型的又一重要标志。在”9·11″之后,美国政府出于政治考量大放厥词,恶意把所有穆斯林都说成恐怖分子,与恐怖主义有染。可悲的是,为了尽量让中共满意,美国对新疆维吾尔族人也是如此。但是面对现实,这种立场已经在逐步转变。今天,由于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的不懈努力,美国已经学会分清谁是朋友,谁是敌人,也学会了在中国穆斯林中间分清敌友。

上周三提交美国国会的法案,其根据是《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即《2012年解除对俄罗斯与摩尔多瓦杰克森-瓦尼克修正案与谢尔盖·马格尼茨基法治责任法》。谢尔盖·马格尼茨基(Sergei Magnitsky, 1972-2009年)是一名俄罗斯税务会计师,在该国供职于美国费尔斯通·邓肯(Firestone Duncan)律师事务所,死于莫斯科巴特罗斯卡亚·蒂什纳监狱(Matrosskaya Tishina Prison)。 2012年,美国国会通过了这项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两党法案,并于同年12月由时任总统奥巴马签署后正式生效成为法律,意在惩罚对马格尼茨基之死负有责任的俄罗斯官员。实际上,《马格尼茨基法》授权美国政府对世界任何地方与侵犯人权行为有牵连的外国政府官员实施制裁。

文章来源:寒冬 / 马可·莱斯宾蒂(Marco Respinti)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