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头号偏执狂、亲共分子吴明玉挑起社会仇恨再次骚扰难民

7月22日,针对全能神教会难民的新一波假示威在韩国汹涌而至。发起这些示威活动的韩国亲共分子及宗教偏执狂正在挑起社会对所有受迫害的弱势群体的仇恨。

作者:马西莫·英特罗维吉(Massimo Introvigne)

吴明玉又来了!她是何许人也?

声名狼藉的韩国亲共分子吴明玉曾扬言,她将于7月22日在首尔针对在韩寻求庇护的全能神教会中国信徒发起示威活动,大概有25名全能神教会信徒的家属受中国国安部特工胁迫和操纵,被连哄带骗带到韩国,届时,吴明玉将带这些家属参加示威活动,劝自己的家人 “回家”。如果全能神教会信徒真的回到中国,他们显然回不了家,而是进监狱。上周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 “促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 期间,在一份发给与会者的资料中,13个非政府组织对吴明玉组织的假示威表示强烈抗议。

对于韩国媒体和国际媒体,了解清楚吴明玉是谁非常关键。吴明玉曾坦承,她支持、赞同与中国当局合作,共同反对全能神教会和中共不认可的其他团体。她针对一些受迫害的弱势群体,使用同样的手段散布仇恨和偏见,也一次次重复着她的阴谋。吴明玉一再怂恿她的几个朋友,以及某些人的家属参加她策划的虚假 “自发示威”,针对那些她不认同其生活方式的人,让家属劝他们 “回家”。她认为,如果被劝对象是寻求庇护的外国人,那么他们应该被遣返回国(然而信徒一旦回国就会面临被捕或更糟的局面),如果被劝对象是受迫害的弱势群体成员,应该把他们交还给愤怒的家人和一些基督教牧师,让他们的家人和牧师把他们关押起来,通过打骂、攻心等各种手段暴力劝导他们改变生活方式及信仰。在韩国,被吴明玉定为 “异端” 而遭到她谴责的团体成员和同性恋者就属于这种情况。而对于某些团体成员,吴明玉干脆提议把他们关进监狱。

攻击 “异端” 和法轮功

显然,吴明玉的这些提议只能来源于其仇恨心理与言论,而这些仇恨言论在别的国家是遭到制裁的。被她定为 “异端” 的,主要是法轮功和全能神教会等遭受中共迫害的团体,对于这些团体,吴明玉将其成员描述为犯罪分子,把寻求庇护的成员称为 “假难民”。对于她仇恨的团体,为了诋毁其成员的人格,她会称它们是 “伪宗教”,不是真正的宗教或信仰,她也是这么定罪法轮功的。

为了将维吾尔难民送回 “家”(即恐怖的教育转化营),吴明玉把他们跟恐怖分子联系在一起,与中共的惯用宣传手法如出一辙。她将国际社会与中国及其无耻轴心的盟友混为一谈,声称 “国际社会指控维吾尔人为恐怖分子”。她甚至声称,6月20日《寒冬》在首尔共同主办一个会议时,与会的 “声援维吾尔人运动(Campaign for Uyghurs)” 澳大利亚领导人努尔古丽·沙乌特(Nurgul Sawut)代表 “激进的伊斯兰教”。但事实上,“声援维吾尔人运动” 并不是宗教组织,而是非宗教的。当时,人人都看到努尔古丽·沙乌特露出一头黑色的长发,也看到她没有戴面纱。她以这种形象出入公开场合,已经在提醒众人,她并不是一个极端主义的伊斯兰教信徒,但是唯独吴明玉一个人对此视而不见。

攻击维吾尔人

吴明玉还不厌其烦地论证新疆是中国的一部分,认为维吾尔人应该表现得像中国良民。让人想不通的是,这些跟她一个韩国基督教组织到底有什么关系?表面上,她的组织在打击 “基督教异端”,实际上,凡是合中共心意的事情就是吴明玉心里最喜欢做的事情。

在吴明玉看来,维吾尔人连真正的穆斯林都算不上。她写道,那些 “提倡在新疆挑起反华情绪和抵制运动的人正在积极利用伊斯兰教的反政府术语,以及伊斯兰教的不满情绪为他们的所作所为正名”。她说,“维吾尔的伊斯兰教信徒是伪宗教团体成员。”

攻击伊斯兰教

如果说吴明玉将维吾尔人视作真正的穆斯林,那么她的言语会更为不堪。与中共以往反维吾尔宣传相比,吴明玉的言论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她还侮辱伊斯兰教,居然声称伊斯兰教不过是个 “异端”,并非 “世界三大宗教之一”。

吴明玉认为,如果你了解穆斯林,你就会对他们产生敌意,“自元朝开始,汉族人接触伊斯兰教越频繁,对穆斯林产生的敌意就越强烈。汉族人认为穆斯林为人粗鲁、好斗、贪婪。” 吴明玉觉得这一点有必要再强调一下,“汉族人历来都认为穆斯林是自私贪婪的人。正因为此,中国对穆斯林的憎恶和蔑视变得非常普遍。”

吴明玉引用一本百年以前反穆斯林的书中内容,拿种族主义开玩笑,以博她的读者一笑,“如果一个穆斯林独自去旅行,他会发福而归;但如果两个穆斯林结伴去旅行,他们将瘦弱而返。” 她说,不过穆斯林的 “犯罪” 不是玩笑,穆斯林 “为达目的,多可怕的事都能干得出来”。她举了一个例子,活像恐怖电影的某个镜头:“汉族人过春节的时候,穆斯林不过春节,他们就邀请汉族人到他们毡房(活动的房子)饮酒寻乐,后来穆斯林倒头大睡,半夜起来一看,汉族人烂醉如泥还在酣睡中,就拆了毡房,将碎片盖在汉族人身上,把他们打死。然后,穆斯林将死人的尸体放入一口枯井,拿了汉人身上的银子跑了。”

大多数民主国家都有法律条文,制裁针对任何世界主要宗教发表的仇恨言论。也许韩国没有相关法律,但应该有。

反人权,反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

就像某些人路过时装店时总忍不住要进去买几件新衣服一样,吴明玉也总忍不住要参加示威活动,且理由不正当。2019年7月2日,她对部分韩国人的反国家人权委员会( 국 가 인 권 위 원 회 ,National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of South Korea)示威拍手叫好,指出反对 “异端” 和同性恋的人已经开始联手,并表示赞成。很明显,吴明玉丝毫不喜欢人权。她希望能 “废除、解散” 国家人权委员会,认为这是一个保护 “撒但异端” 的机构。她在这里所说的 “撒但异端” 指的是耶和华见证人。

多年来,韩国因为把出于良心拒服兵役的耶和华见证人信徒抓去坐牢(但耶和华见证人的信仰禁止信徒服兵役),一直受到联合国的批评。联合国指出,世界上几乎所有民主国家都通过了相关法律,允许人们出于良心拒服兵役。在韩国,这个问题也正逐渐得到解决。

吴明玉平时总说要把人送回 “家”,但在耶和华见证人一案中,她却破了例。一些出于良心拒服兵役的耶和华见证人信徒确实出狱回了家,但是吴明玉希望把他们再送回监狱。

反同性恋者

吴明玉认为,国家人权委员会应该解散,因为该机构宣传 “反歧视” 政策,保护 “同性恋者”。她不喜欢 “反歧视”,建议将同性恋视为 “社交混乱”。宗教对同性恋有不同的立场,用冷静的方式表达对同性恋的观点也能受到宗教自由的保护。然而问题在于,吴明玉认可、支持的组织在韩国一直被指控帮助同性恋者的父母上街绑架同性恋人,并对这些年轻人进行强制治疗和洗脑,旨在改变他们的性取向。他们像 “异教徒” 一样在街头遭到绑架,吴明玉也希望他们能 “回家”。

在一篇文章中,为证明自己对同性恋者采取的立场是对的,吴明玉称,我们不能按自己的喜好随意创造文化,应该只允许 “按照神的意愿创造人类的历史和文化”。问题是,吴明玉要我们相信,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神想要我们做什么。她把自己当成神的发言人,可以随意宣传偏见,可以随意冒犯所有少数派群体。

在西方,人们记住了吴明玉(Ms. O)的故事,因她与 “色情小说之母” 笔下的主人公吴(O)同姓。“色情小说之母” 安娜·赛西尔·德克洛(Anne Cécile Desclos,1907—1998年)是法国人,最广为人知的作品是1954年以笔名波莉娜·雷阿日(Pauline Réage)写的Histoire d’ O (英语:Story of O,汉语:《吴的故事》)。韩国的吴传播的是精神色情,她打着原始种族主义理论的旗号,挑起人与人之间的仇恨,挑起人们对最弱势群体(比如难民)的仇恨。仇恨言论不是随便能发表的言论,在韩国应该被立即制止。

 

来源:寒冬/马西莫·英特罗维吉(Massimo Introvign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