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器官移植行业繁荣背后的种族灭绝

中国:器官移植行业繁荣背后的种族灭绝
托斯坦‧特瑞 (Torsten Trey)

中国曾宣布,从2015年起不再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进行器官移植。而在此之前,中国已实行该政策几十年,并迅速推动了器官移植行业的发展。然而,有数据表明,良心犯仍然是这种暴虐行径的受害者。

托斯坦‧特瑞 (Torsten Trey)

对于中国来说,移植医学是一把双刃剑。虽然中国想在这个领域当领头人,但要做到这一点,需要在创造器官移植奇迹的同时不引起人们对奇迹背后缘由的注意才行。中国的移植医学始于1999年,此后呈现了爆炸式发展。这种反常的发展一直没有引起人们的怀疑,直到2006年中国首次遭到强摘器官的指控,国际社会才开始关注并对中国进行调查。随后的十几年,中国的器官移植俨然已发展成为一个庞大的产业,可以根据需要从健康、年轻的捐献者身上获得完全匹配的器官。这个行业催生出的器官供应量之大,不仅可以保证中国患者接受器官移植,还能供应成千上万为了器官移植而从世界各地前往中国旅游的人。

2015年初,中国宣布改革,声称要停止其长达数十年摘取死刑犯器官的做法,但对停止强摘良心犯器官的做法却只字未提。相反,中国声明,新设立的公民器官捐赠系统将作为唯一的器官来源。尽管这项改革缺乏透明度,外界也没有对其进行核实,但其改革却已得到一些国际器官移植组织的赞同和认可。

器官捐献者登记人数

中国称,2017年中国进行了1万5千多例器官移植手术,数量位居世界第二,而当时官方的自愿捐赠器官登记人数仅有37.5万。因此,如此大量的移植手术令人印象深刻。但请务必注意,器官捐献的登记人数并不等于实际的器官捐赠人数。鉴于中国的器官捐赠系统4年前才启动,所以时间因素也需要考虑进去。要得到一个可用于移植手术的器官,不仅要等登记在册的捐赠者死亡,而且,捐赠者的死亡状态必须保证器官符合捐赠条件。如果很多人在登记成为器官捐献者后很快就死去,这是极不寻常的。除此之外,并不是所有捐赠者的器官都符合器官移植的要求。英国和美国分别有2100万和1亿5千万器官捐赠者登记在册。然而,去年英国只有大约1千3百人捐献了自己的器官,美国也不过1万人左右而已。对比中国与英美的器官捐献者人数就会发现,中国称所有器官全部通过器官捐献系统获得的说辞从实际操作的角度来看是办不到的。根据中国的官方数据,中国实际器官捐献的人数与登记人数比例是英美的140倍。要知道,中国的器官捐献工作4年前才启动,英美则花了几十年才有了今天的几千万的器官捐赠者。表1所总结的事实引起了人们的严重关切,2017年中国所进行的1万5千次器官移植手术的器官到底从何而来?难道仅仅来源于其刚刚起步的器官捐赠系统吗?

中国:器官移植行业繁荣背后的种族灭绝
器官移植捐赠者登记人数与符合条件人数

2016年,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与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联合发布了一份调查报告——《血腥的活摘器官/大屠杀(更新版)》,该报告深度剖析了中国每年器官移植手术的实际数量,并进行了非官方统计。该报告通过计算中国有多少家具备器官移植手术资质的医院,每家医院器官移植的床位数,每个床位每年的使用次数,以及病床使用率等数据,估算出中国的器官移植产业每年的器官移植手术量为6至10万。如果中国官方称1.5万例移植器官真的来源于自愿器官捐献的话,那么剩下的4.5万到8.5万器官又从何而来呢?

篡改数据与伪造数据

器官捐献系统也同样存在诚信度问题。中国所称的器官自愿捐献系统自2013年8月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反强摘器官医生组织(DAFOH)在2014至2016年对中国器官捐献登记系统进行了为时18个月的监测。监测结果显示,2015年12月30日至12月31日,仅一天时间,该系统录入了2.5万名器官捐献者的登记信息;2016年12月的另一组录入数据显示,仅仅一个星期,新登记注册的器官捐献者就超过了8.83万人。中国历来都是一个不愿捐献器官的国家,其器官捐献者登记系统却两次出现人数激增情况,引起人们极度担忧,捐赠者人数的增幅和年末这样一个录入时间均意味着该系统存在篡改数据的问题。下图显示了中国器官捐献登记系统反常的历史记录,这样的数据明显不真实。

中国:器官移植行业繁荣背后的种族灭绝
中国器官捐献者登记人数

中共官员多次就中国的器官移植改革对国际器官移植团体发表演说并作出承诺,但与中国的器官捐献登记系统一样没有诚信度。例如,2017年2月,中国官员前往梵蒂冈参加一次器官移植会议时表示,中国禁止器官移植旅游,在中国没有器官移植旅游,而且,一旦发现医生或者医院接待器官移植的游客,将会取消其资格或吊销其执照。该官员言之凿凿,所以,某些国际器官移植团体相信了他的这番说辞。

然而,2017年11月,也就是梵蒂冈会议9个月后,韩国电视台“TV朝鲜|节目摄制组假装家属要进行肾脏移植手术来到中国,对器官移植旅游问题进行实地调查。摄制组使用隐蔽的摄像机记录了他们访问天津市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的过程。在该医院的名录里列着三个专为器官移植游客而设的国际住院部。事实上,这家医院的床位一直爆满,还不得不租下了医院附近一家宾馆的一整层楼来安置来自韩国的病人。这家医院的一名护士透露,来该医院接受器官移植的中东患者比韩国患者还要多。当被问及政府是否禁止器官移植旅游时,这名护士回答道,中国政府假装不知道此事。

阻碍器官移植正常发展的根本因素

归根结底,人们必须得意识到,无论器官捐赠系统多么复杂,设计得多么完善,要想成功,都必须从系统外部因素起步。一个成功的器官捐赠系统需要社会上有人愿意捐献器官。而一个社会,只有当人们相信他们的健康﹑福祉与尊严不会因为作为器官捐献者而被践踏时,他们才会愿意把器官捐献出来。在中国这样一个没有法治的社会背景下,人们根本不可能具备这样的信心。

强摘器官没有”全面被禁”跟中国的法律漏洞不无关系。 1984年,中国出台法律条文,允许摘取死刑犯器官,即使在公开承诺2015年全面停止摘取死刑犯器官的同时,也并未废除1984年的相关条款,该条款至今仍有法律效力。另一方面,中国没有禁止摘取死刑犯和良心犯器官的相关法律,虽然曾宣布要停止摘取死刑犯器官,但中国的法律框架表明,摘取死刑犯和良心犯器官的作法仍然是合法的。这着实令人恐慌。

2017年1月,英国《金融时报》援引中国最高法院院长的话,说共产党凌驾于中国宪法之上。在中国卫生系统中,医院自负盈亏,医疗保健私有化,在通过贩卖器官牟利的刺激之下,器官捐献程序恐怕会被严重滥用。中国的器官移植行业更是如此,在过去的二十年中,这一行业已经高度商业化。

如果这些阻碍器官捐赠行业正常发展的根本因素得不到解决,中国的器官自愿捐赠系统注定会失败。

隐藏的巨兽

中国的器官自愿捐赠系统的发展可能困难重重,但器官移植活动自2000年以来却一直势头不减。正如我们以前在学术论文《中共对法轮功的冷酷种族灭绝》中所指出的,中国器官移植行业的发展紧随中共政权对法轮功的种族灭绝政策。在这场运动中,中共将大量法轮功学员秘密、无限期任意拘留,并有计划有步骤地对他们进行血液检查和健康检查。由于学员人数众多且无还手之力,他们是唯一能解释中国为什么会有如此大量活体器官满足器官移植行业的原因。大量的证人证词可以证实这个解释,中国的医院、中共官员也亲口承认这个事实并被记录了下来。

在前面提过的2017年”TV朝鲜”电视台所制作的韩语纪录片中,不到半个小时,护士就向记者保证,其亲属可以在一到两个星期内收到肾脏。他们被告知,如果他们向医院额外“捐款’,等待时间还可以缩短到两天。这位护士还保证这些器官来自年轻健康的捐赠者。记者偷拍医院时是晚上,他们注意到,医院的手术室每天24小时都有手术。

结论

中国的器官移植行业缺乏透明度和问责制,中国对统领世界器官移植领域野心勃勃,中国没有法治,以及国际社会某些领域对中国的说辞不加批判地全盘接受,所有这些情况都给中国得以逍遥法外提供了方便之门,以至于国家策动对法轮功冷酷的种族灭绝这样的反人类罪在中国得以实施。学术界目前正在讨论这些导致中国的种族灭绝继续缓慢发展的情况。现在国际社会应该揭开中国所谓”健康改革”的骗人面纱,正视这些证据和现有的数据,揭露中国强摘器官的行径——这不仅仅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更是中共实施冷酷的种族灭绝中的一种赚钱手段。

图文来源:寒冬 /  托斯坦‧特瑞 (Torsten Tre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