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名昭著的中国流弊再添一笔:种族歧视

臭名昭著的中国流弊再添一笔:种族歧视
肯尼亞工人(Mugambi MuriukiCC BY-SA 4.0

肯尼亚在经济上依赖于中国,但是在中国人眼中肯尼亚人只是猴子,这两个种族分开使用不同的卫生间,肯尼亚女工因小失误而遭掌掴。这是与中共政权密切相关的又一个突出的”非人化”事例,也是中国当局在扩大其全球影响力过程中的”秘密”衍生物。
马可·莱斯宾蒂 (Marco Respinti)

傅好文(Howard W. French)是前《纽约时报》驻外记者,曾长期担任纽约时报上海分社社长,通晓多种语言并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现任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研究生院教授。 2014年,他在《中国的第二大陆:百万移民如何在非洲建立新帝国》(纽约克诺夫出版社)里记录了这一亚洲大国在”黑色大陆“的扩张,并称非洲是中国的”后院“。中国人有钱,有很多钱,而非洲可谓什么都缺。那么,哪个市场更值得扩张?以下是肯尼亚的个案研究。

肯尼亚独立于1963年,占地面积略多于224,000平方英里,总人口约为5000万,官方语言为英语和斯瓦西里语。肯尼亚共有47个已知民族,其中班图人和尼罗人分布最广,但前者的规模是后者的两倍多。肯尼亚人大多数是基督徒,其中新教徒占绝大多数;其次是穆斯林,另有少数人信奉原始宗教。在众多少数团体中,人们还必须注意到一个全非洲最大的印度教徒社区(主要因移民原因形成),还有一个是受巴哈伊信仰影响最大的团体,以及一个规模较小的佛教团体。肯尼亚的贫困率非常高,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人类发展报告办公室每年发布的人类发展指数显示,肯尼亚在189个国家中排名第142位。

欲望火车

关于这张图片,人们肯定会想到在肯尼亚大约有40,000名中国人(即使统计数据很难收集)。按照商业常理,许多中国人仅仅在肯尼亚待几年,因此他们的员工更替率很高,而且他们基本上都在基础设施建设公司担任管理职务。事实上,肯尼亚政府与中国企业之间的伙伴关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稳固。其主要标志之一是290多英里长的铁路:蒙巴萨-内罗毕标准轨铁路,在那里火车每天往返两次穿梭于首都城市内罗毕和印度洋海岸蒙巴萨港之间。该铁路耗资36亿美元,是该国自独立以来最重要的基础设施,于2017年6月1日投入使用,即第54届马达拉卡日(责任日),1963年的这一天,肯尼亚从大英帝国成立自治政府。该铁路由中国资助,由中国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前身为中国交通部援外办公室)雇用25,000名中国人历时几年建造而成,并将由中国运营。

总体而言,今天的肯尼亚因53亿美元的债务与北京紧紧相连,但在非洲,此类事件不一而足。事实上,在过去的十几年,中国已成为非洲国家最大的债权国,帮助他们建设港口、公路、桥梁、机场和铁路。虽然在非洲领土上主要是私营公司在奔波,但是如果将这种资本和巨大影响力的流动认为仅仅是私营公司的新措施,这样的想法是荒谬的,因为北京的意愿在此起决定性作用。即便如此,但在所有的投资计划中绝不存在称非洲人为猴子等这样的特权。

新殖民主义和歧视

正如约瑟夫·戈德斯坦(Joseph Goldstein)10月15日在《纽约时报》上所记载的那样,事实上,许多中国经理称他们的肯尼亚工人为「猴子」。理查德·奥钦(Richard Ochieng)的事例在网络上疯传。奥钦今年26岁,来自维多利亚湖附近的一个村庄,在内罗毕边缘快速发展的乡镇鲁伊鲁的一家中国摩托车公司工作。他的老板柳佳奇同样26岁,他称所有肯尼亚人都是猴子,包括肯尼亚共和国总统乌胡鲁·肯雅塔(Uhuru Muigai Kenyatta)。当奥钦回答说自1963年以来肯尼亚人就获得自由时,柳佳奇却重申猴子也是自由的。这位年轻的非洲人用智能手机录下的这段视频传遍了全球,这位年轻的亚洲人立即被遣返回国。

但是,戈德斯坦说:”该地区不断增加的中国劳动力所带来的歧视性行为让许多肯尼亚人感到不安,尤其是在他们的政府寻求与中国建立更紧密联系的时候。“事实上,“随着肯尼亚积极接受中国在该地区不断扩大的影响力,许多肯尼亚人怀疑这个国家是否在不知不觉中迎接强大的外国人大量涌入,这些人正在塑造本国的未来——同时也带来了种族主义态度。对于这个国家来说,这是一个痛苦的问题,许多肯尼亚人,尤其是年轻的肯尼亚人,并没有预料到在21世纪还会面临这个问题。”但是正如之前所说,肯尼亚的例子并非个案,因为中国”’在非洲各地大规模放贷、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为了支付这些项目所需的资金,许多非洲国家向中国借款,或是依赖于例如石油贮藏这样的自然资源“。

据戈德斯坦说,在内罗毕,“一人描述说她看到一名同为女性的中国经理因为一个小失误,扇了她肯尼亚同事耳光。其他肯尼亚工人解释了他们办公室的卫生间是如何以种族进行区分的:一个是中国员工专用,其他则是给肯尼亚人使用的。另一名肯尼亚工人描述一个中国经理指示肯尼亚员工去疏通被烟蒂堵塞的小便池,尽管只有中国员工敢在里面吸烟。”

关于著名的内罗毕-蒙巴萨铁路,戈德斯坦提到:“七月,肯尼亚报纸《旗帜报》刊登了一份报告,对中国管理下肯尼亚铁路工人所处的‘新殖民主义’氛围作出描述。报告说,一些人遭受了侮辱性惩罚,并且除了记者在场的时候,他们不让肯尼亚工程师开火车。这是一个尤其爆炸性的说法,因为在该列车的首次通车时,两名肯尼亚女性开车的新闻获得了不少报道,当时该国总统乌胡鲁·肯雅塔(Uhuru Kenyatta)也在车上。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几名现任及前任火车司机确认了只有中国人能操作火车的说法,对一系列带有种族主义的行为进行了描述。‘穿上制服,你看上去就不像猴子了,’24岁的弗雷德·努比(Fred Ndubi)记得他的中国主管这么说。和他一起的两名工人也给出了同样的说法。”

非人化

中国海外精英的种族主义甚至出现在电视上。戈德斯坦解释道:“两年前,中国一家洗衣液公司播出的一则广告中将一个黑人洗成白皙的亚洲人,以此来展示洗衣液的强效。去年,中国受欢迎的通信软件微信为其将‘外国黑人’翻译为英语中的带种族污蔑的单词而道歉。今年,约8亿观众观看的中国春节晚会电视节目中有涂黑脸和扮动物讽刺非洲人的节目。”

肯尼亚当局也没有坐视不管,例如:“上个月,肯尼亚警察突击搜查了中国一个官方电视频道在内罗毕的总部,几名记者一度遭到拘留。该行动的时机让很多人觉得很是奇怪:同一周,肯雅塔总统在北京,这引发了肯尼亚政府内部是否有人想造成外交纠纷的疑问。”

情况渐趋竭泽而渔,戈德斯坦坚信这种“非人化的形容曾被用来作为奴隶制和殖民的正当理由”,把肯尼亚人贬称为猴子正意味着:眼前利用他们,随后便弃之如敝履,以便在该国呼风唤雨。如今不幸的是,对《寒冬》读者而言,中国当局及其领导人所实施的“非人化”概念已屡见不鲜:在中国当局及领导人眼中,属于”邪教“的人甚至是没有身为人的权利(而我们的读者都知道”邪教“只是一种方便有效的措辞),在警察局、监狱和再教育营中他们被当作动物对待;然而,最终遭到如此对待的已不仅限于所谓”邪教“团体的成员,而是扩大到所有信奉宗教的人,甚至包括那些经中共政府授权(并由它控制)的宗教。但是现在中共及其为扩大自身影响力而准许在国外开展业务的中国人的非人化行为也在逐渐侵占非洲。此外,正如《寒冬》曾报道过,《外交政策》上的一篇文章称,中国正在利用其经济实力阻止外国媒体报道宗教迫害的相关新闻。中国的黑手逼近海外,当然非洲也不可避免。

文章来源:寒冬  /  马可·莱斯宾蒂(Marco Respinti)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