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冈将”越南模式”运用于中国?或许是,或许不是

梵蒂冈将"越南模式"运用于中国?或许是,或许不是
马西莫·英特罗维吉(Massimo Introvigne)在越南胡志明市西贡圣母圣殿主教座堂门前

马西莫·英特罗维吉(Massimo Introvigne)

中国学者称梵中协议沿袭了”越南模式”,然而,他们曲解了越南模式。

上周六,梵蒂冈和中国在北京签署协议,现任枢机主教的伯多禄·帕罗林(Pietro Parolin)教士是其中的重要推手。 1996年,帕罗林主教曾担任圣座与各国关系部门副部长,相当于外交部副部长。任职期间,他和越南共产党政府洽谈并签订了协议。协议赋予梵蒂冈教廷为每个空缺主教的教区指定三位主教候选人的权力,然后越南当局(实际上指越南共产党)将从这三名候选人中选出一人进行任命,最终梵蒂冈教廷将其祝圣为主教。虽然梵蒂冈和越南的协议在2010年曾有修改,但核心内容并未改变。

帕罗林枢机主教现任梵蒂冈国务卿。人们很自然会猜测,他在处理与中国的关系时会再次使用自己的越南模式。中国学者中就有此论调。 2016年12月,北京人民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兼欧盟研究中心主任王义桅教授指出,”北京与梵蒂冈很可能采纳越南与梵蒂冈二零一零年达成的协议,也就是说,表面上由梵蒂冈来正式任命,而事实上主教人选事先早已由北京敲定”。 2018年2月,中共报纸《环球时报》英文版报道称,会谈双方在”寻求中梵双方都能接受的主教任命方式。例如,他们可能参考关于主教任命的『越南模式』,即越南政府向教廷呈交主教候选人名单,由教宗圈选”。

事实上,《环球时报》报道有误。在越南,是梵蒂冈教廷递交候选人名单,然后政府从中选定主教,而不是倒过来。王教授的言论同时受到天主教专家的批判。那些专家称,梵蒂冈给政府递交的候选人名单从未提前经越南共产党授意。其实,许多主教候选人都是曾在意大利、法国或美国留学的越南人,而这些人并不是越南共产党所中意的牧师类型。资深研究员林瑞琪(Anthony Lam)说道:”假如说越南新任命的主教是由国家敲定,对越南各个相关教区的信众来说,实是不能接受的侮辱。”事实上,因候选人中没有人符合越南共产党的意愿,政府曾多次拖延数年才从三名候选人中选定主教。

当然,越南模式和梵中协议的确有一些相同之处。在两国,天主教主教都是由圣座与共产党协商后任命的,并且其中无神论执政党在遴选主教的事上扮演重要角色。从这一点来说,称梵中协议「史无前例」并不完全正确,因为越南正是一个先例。

然而,中国学者和媒体按照他们自己的意愿曲解了越南模式。 《环球时报》称,越南的天主教里”主教仅仅拥有象征性的宗教地位”,但这种言论并不符合事实。尽管越南共产党确实加紧了对宗教的控制,近几年来尤其突出,但是主教绝对不是傀儡。同一篇文章还论述了中国和越南的一个不同之处,报道称:”中国仍坚持让中国天主教徒选择自己的主教,所以梵蒂冈有可能会作出妥协,放弃遴选和任命权,承认中国所选主教的合法性。”

所谓的”中国天主教徒选择”主教只是一种宣传措辞,实际上指”中共选择”主教。这与越南模式不同,但却是中国在和梵蒂冈的协商中期望达到的。我们都知道,协议内容目前是秘密的,但有一些人预测中梵协议可能和越南模式相反,即是《环球时报》有意或无意曲解的越南模式:政府将提供三名候选人,然后由梵蒂冈选出主教,或者政府指定一名主教候选人,梵蒂冈教廷有权否决他,如果遭到教廷否决,中共就得再提供一位候选人。时间会证明一切,几乎没有秘密协议可以永远是秘密。不过乍一看,帕罗林枢机主教与中国达成的协议和其于22年前在越南取得的成果相比要逊色。

图文来源:寒冬 /马西莫·英特罗维吉(Massimo Introvigne)

2 thoughts on “梵蒂冈将”越南模式”运用于中国?或许是,或许不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